e87w1熱門連載小說 皇兄萬歲 ptt-34.南露城,破天門(第一更-6048字)閲讀-2cdlf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十万里半天山的一个悬崖上。
小苏裹着绒绒斗篷,手缩在袖子里,看着远处堆雪人的两个人。
冬天的风很很冷,糅杂了点空气里的湿气,凌厉地如刀子般,割出红扑扑的脸蛋儿。
远处…
戴萌在冻地里没寻到胡萝卜,却寻了根山萝卜,作为雪人尖长的鼻子。
做完这些,夏极又取了一顶帽子扣在雪人头上。
萌萌解开红围巾,缠在雪人脖子上,然后又取出不知哪儿来的水粉开始给雪人画腮红。
夏极笑道:“这是个女雪人吗?”
萌萌道:“我是女人,自然堆女雪人。”
说着,她又拿出胭脂为雪人染红唇。
她做的格外认真,
夏极也在一边帮着修砌。
两人都是没有用半点超凡的力量,否则别说堆一个雪人了,就算是汇聚此方之雪,堆出一个如同山峰般大小的雪魔,也不需这么长时间。
但偏偏弹指就能完成的事,两人却亲自用双手在做,不仅如此还乐在其中。
夏极观雪,堆雪人,便在这无意之间又已收获了一颗技能珠。
这是他借助已经炼化的道蕴获得的。
如何获得的,他并不清楚,因为这是道蕴本身的规则。
这两丝道蕴就如两颗种子,也许夏极能够用香火或是其他东西浇灌这种子,但种子开出什么样的花,结出什么样的果,为何会开这般的花结这般果,而不是其他的?他却是无法真正理解的。
因为,道蕴为物乃是道之所化,虽只是一丝,却也是奥妙深藏。
可用,却不可知。
这便仿是古代的钻木取火,知道钻了能生火,但却不知道这是摩擦起热的缘故,而且也是木头燃点不同,再深入了解又是能量守恒的缘故,再接着了解,却又逐渐上推到了不可知的程度了。
此时,他收获了一门深红色技能珠:冰河覆世经。
简而言之便是这经能修出极度深寒的真气,然后利用这些寒冰真气封住所有经脉,整个人进入宛如死了的状态,
在数分钟或是数个时辰后,这些刻意冻结的真气会直接打破,经过压缩后的真气就如雪崩一般倒灌全身,
不仅可以使得功力提升,
更能够化气为冰,令炎炎夏日也可漫天飞雪,冰封大地,若是有足够的力量,甚至可以一手凭空造出冰河法相,覆压大地,滚滚东去,奥妙无穷。
这玄功若是放到外面,根本就是世人争夺的神法。
但对夏极而言,也不过就是堆了个雪人的功夫便领悟到了的。
他知道了。
便消化了。
便忘记了。
这《冰河覆世经》也化作了他诸多法相之一,而诸多法相又成就那蕴藏了两丝奇异的、似截然不同道蕴的阴阳磨轮。
水涨船高,他的《天宪》所能发挥的力量也随之变强。
而这,只是他的日常。
也许今日和萌萌道别,所以领悟颇多,才有了深红色技能珠,然平时也大多都是浅红色,红色。
他就是以一种旁人已经无法揣摩,无法理解,甚至每天时时刻刻都是以“寻常人获得大机缘”的速度在疯狂地变强。
这变强不是一个境界变强,而是力量。
所谓境界…
适用的,不过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九…的普通人。


雪人堆得再慢,却也堆好了。
戴萌看着雪人发呆。
她似要把这一幕铭记于心。
因为,她知道这一幕再也不会有了。
若是她活五百年,那么便是五百年不会再有。
若是活五万,五十万,五百万,五千万…那么,便是可能永远不会有了。
没有人会陪她这样地堆雪人。
她抬起头,伸手推夏极:“老师,你走吧,我留在这里,而你要离开,那么自然是我在这里为你送行。”
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从怀里取出一颗深黑无光的珠子。
这珠子,非金非木非石非任何材质,有些像是血肉,又有些像是或者的河流。
戴萌把珠子递给夏极:“送给老师。”
夏极把珠子推了回去,“这是你身上的东西,我不能拿。”
“老师!”
“好了,我走了。”
夏极转身,走到小苏面前,拉起小苏。
他正要离开,身后传来戴萌的声音。
“老师,永远不要轻易地在宗门寻到的箓薄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萌萌,永远不要忘记为师教给你的善。”
说罢,一抹寒风卷雪龙掠过悬崖。
再看时,那少年与少女模样的两人便是向苍茫的天边去了。
戴萌站在原地,她身形忽然开始扭曲,变化,雪白的肌肤变得幽黑无光,宛如黑膜深渊。
右手一展,便是化作一柄垂流墨气的巨型黑膜长弓,骨骼为弓身,黑潭为弓弦。
左手一动,便是成了一只恐怖的黑膜巨爪,那巨爪的巴掌里,是流淌的寂静黑潭,是无数缩小了的人面正仰着头,对着天空沉默地嘶吼着。
她的双足更是变成了诸多尸骸拼凑成的黑膜长腿。
她身型亦是开始拔高,高到九丈,整个人便如噩梦里穷极想象也无法梦到的恶鬼,俯瞰着人间。
而周身散发的力量更是超过了人类所知的十三境,而达到了某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只不过,她的脸庞却维持着人类的样子,长发飞舞,深邃的眸子一直目送到那已经看不到的少年离去,她才微微地向前欠身。
“再见了,我的老师。”


夏极与小苏,要去云洲东边的大陆——魏洲,寻找鳄山渔村当初救了小苏的赵老三,以探明小苏受伤失忆的原因,同时扩大对如今世界的了解。
而如今,大陆与大陆之间,除了一些亡命之徒外,根本没有往来。
这些年,夏极已经探明了云洲南部有一处贩卖奴隶的大势力,名为破天门。
名字是霸气,其实不过是因为云洲魏洲相隔海洋名为天门海的缘故,所以便是叫破天门了。
这破天门拥有一个秘密的航线,可以相对安全地往来两边大陆,当初小苏也是跟着这奴隶贩子的船来到云洲的。
此时,他带着小苏,正是往着这破天门去了。
也许是身上还沾着萌萌的气息,亦或是夏极本身善业过强的缘故,一路上还是没有遇到劫妖的拦杀。
入了南方之后,天候越发恶劣。
数日后。
大雪难得地稍稍停了,阳光普照。
夏极默默估算了下,明白已经到了破天门所在的区域了,可破天门这种势力自是无比隐秘的,当然不可能说在地图上标明了,你直接过去就可以了。
南北相隔,之前打探消息的情报贩子也只是明确了是在这一片区域罢了。
这是一座逼仄、油腻、喧闹的凡间城市。
城名:南露城。
这里扒手很多,而阴暗的巷子里更是滋生黑暗的法外之地。
对应的,这等混乱的地方,却也有着难以想象的奢华享受。
夏极没去贫民窟,也没去最奢华的地方,而是带着小苏在一处相对干净,安静的地域寻了个客栈。
老板问要一间还是两间厢房时,夏极便是要了一间。
那掌柜瞅着小苏俏丽可人、却恍恍惚惚、似如无骨的模样,便是露出了男人都懂得笑,然后业务熟练地悄悄问夏极需不需要安排一些助兴的套餐,只需要三千两白银就够了。
夏极直接回掉了。
老板倒是愣了下,因为在这个地段儿,甭管你是什么侠客,修士,只要一个不小心就可能着了道,然后在昏昏沉沉里成为别人暖被里的四脚白羊。
若是武者,便是事后痛哭流涕,也是于事无补。
而如果是修士,这些男女修士通常都有些手段和背景,可这些修士却不知道南露城背后的势力和实力,才是通了天的。
在一番折腾后,那些修士也只能无奈地接受现实。
而助兴套餐虽然昂贵,但却也是真材实料,同时囊括了“保护费”。
也就是说,你带来的女人或是男人,随便怎么折腾,只要不弄死,在交过保护费后都会受到庇护。
掌柜的见他不应,便是猜到这可能是初来乍到的新人。
便是喊道:“少年人,你别看这三千两白银贵,但这是包了你三十天的餐饮,三十天的安全,算起来可是一点都不贵。”
夏极侧身,稍稍释放了点强大气息,忽地问道:“你知道破天门在哪里么?”
掌柜道:“什么破天门?”
夏极也没再问,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便是带着小苏上了楼。
他才上楼,那掌柜的神色冷了下,思来想去,他只觉得这少年着实不凡,十有八九该是修士里的佼佼者了。
那么这么一个人物询问破天门,自然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于是他心底便是了然了。
深夜。
他通过秘密途径把这信息反馈了上去。
第二天早上。
夏极微微推开厢房的窗。
街道少有行人,除了些醉酒未醒也未冻死的流浪汉,在冲洗着地面血迹的人,便是附着阳光的稀疏尘屑般的飞雪了。
雪,在漫天飞着。
小苏睁开眼,她长发又变得细软微黄,干燥分叉,有的甚至缠成了结而铺散在枕被上。
她侧头,目光里映入窗前的少年。
她犹豫着问:“你…昨晚趴在桌上睡得吗?”
夏极没回答,坐到床榻边,看了看她虚弱的脸色,眼中露出担忧。
看来小苏的伤并不是可以随着时间恢复的,反倒是竟随着时间在恶化。
按理说伤势都是养养便好了,但这她为何却是养养就变差了?
原来还没事的,现在却已经虚弱不堪了。
而她的伤势还在加重…
夏极也检查过,小苏的身体一切正常,恢复力是极其旺盛,没有受到半点阻碍的。
这究竟又是什么原因?
小苏看到他满脸担忧的出神模样,忽地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夏极道:“是。”
他暖暖地抱住了妹妹,轻轻抚着她的长发。
小苏轻轻舒了口气,闭上眼任由眼前的少年抱着。
她好累好累,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脑海里记忆犹如一个世界爆炸了,粉碎出无数的碎片,这些碎片从天而落,好似是泥土,要把她活活埋了。
她感到无法呼吸,但现在却舒服了些,安心了些。
她也伸手抱住了面前的少年,就如溺水的人抓住了稻草。
夏极看她又要睡去,便是左手轻轻从勾腰往上托去,直到枕住了头,才把她当做无价的珍宝小心地放了下来。
小苏呼吸逐渐均匀,她又睡着了。
而此时,厢房门外传来敲门声。
“客官,白…白粥送来了。”
夏极露出微笑。
他等的人来了。
于是,他打开门。
果然,门外站着拘谨的小二,还有两个身披血边黑衣、周身散发着可怕气息的人。
小二本能地与那两人保持着距离,双腿抑制不住地抖着,就如同食草动物随着两个可怕的荒莽巨兽。
而在这早晨空旷的客栈过道里,那微微暗淡的光线里,还隐约有着轻微的鼓声。
细细去听,却是从那两人体内传来,那是血液从内拍打肌肤的声音,是凡人需要仰望的境界。
两人看到夏极的时候,一人冷冷盯着他,如看死人。
另一人则是咧开嘴,露出狰狞且邪恶的笑容,他一边笑着,还一边目光往屋里看,似是想看到什么“美好”的场景,然后可供他稍后一并的尽兴。
夏极从小二手里取过托盘,接过白粥道了声谢,然后招招手,示意两人一同进来。
那两人脸上露出猫戏老鼠的神色,却也不急着出手,而是想看看这少年要做什么。
他们在修士里固然可能不算强,但背后的势力已经给了他们莫大的信心,让他们觉得那也成了自己实力的一部分。
夏极放下白粥,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平静道:“来看。”
两人被勾起了些好奇,便是发出冷冷地哼笑,却还是走了过去。
夏极指着此时的天问:“觉得如何?”
一人道:“雪天而已,雪还没大。”
另一人怪笑道:“道友是何门派的?来寻破天门做什么?”
夏极问:“天可能变?”
一人随意抬手,顿时之间,笼罩此方约莫千米的天空飞雪便是凝固住了,好似被一股天地的威压遮挡了。
这人支撑了片刻,便是收手,深吸一口气,自得道:“当然可变,道友还是老实交待吧,究竟来此作甚?”
夏极没回答。
他抬手指向天空,淡淡道:“雪好大。”
旁边那人见他不答,而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便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雪哪里大?道友这眼珠子似乎….”
但他话还未说完。
天就变了。
忽然之间,数十里大地风雪大作,原本的小雪骤然成了暴雪,狂风卷动,犹如深藏伟力的龙卷横空,
带动无穷无尽的白色化作漩涡,在天中旋转。
两人感受着这雪中的恐怖威能,已然大脑一片空白。
夏极道:“雪上有人。”
一口四个字吐出,窗外的世界又是变了。
那直如汪洋雪海的天穹上,怒涛翻滚,群龙乱舞,编织成了一个高大无比,坐于云端,面容模糊的少年人。
而整个南露城都已经陷入了骇然与惊惧之中。
这…
这已经完全不是修士的力量了。
而是不知是何等层次。
厢房里的两个人意识还没转过来,但身体却已在本能的颤抖了。
他们虽是修士,虽也突破了神通境,或许也达到了业力境,可面对夏极,他们竟被唤醒了“弱小生物面对食物链顶端生物”时的恐惧感。
夏极看向两人,听着他们牙齿已经在打颤了,便是温和道:“别怕。”
一声既出,两人便是只觉柔风铺面,身体忽地暖了暖。
只不过,此时窗外那空前煊赫的末日之景,
那声声入耳的肆意撞夯之声,
那高坐云端,如是雪中神明的存在,
都让他们难以压抑心悸之感,
心便是才刚刚暖了一点,就立刻又吓得如被大手攥紧了,
以至于那心脏的静脉、动脉、迷走神经等等器官都被冻结了。
两人身子如动物般,执行着“遇到极大危险便是骇然不动”的本能,僵硬无比地仰望这窗外,面容扭曲,再不复起初的得意、邪恶与狰狞,而呈出压抑与窒息的痛苦。
夏极轻声道:“雪停了。”
他吐出这三个字。
一口吹散了这数十里地的风雪。
云山的神明,也随着这一口烟消云散。
天空如同儿戏一般,前一刹那大雪漫天,后一刹那便是雪花顿止,只不过却还是阴沉沉的。
夏极又道:“太阳出来了。”
五个字,吐破了铁灰色的苍云。
云后,冬阳忽起。
苍云染金。
阳光普照着大地。
而别说南露城了,此时但凡看到此景的人,无论凡人还是修士,都已经跪下了,
跪在这和煦的暖光里,只觉自己如在梦中,不敢想象,难以置信。
那厢房里的两人自然也跪下了,
他们的理智、意志早就在这浩瀚的伟力面前崩塌了,他们血边黑袍匍匐于厢房的尘埃之中。
夏极视线越过他们,落在中央小圆桌的白米粥上。
冬天冷,粥的热气已经散了,他急忙端过米粥,坐到了床榻边。
小苏被刚刚的动静折腾醒了,便是睁了眼问:“怎么了?”
夏极道:“粥快冷了。”
“哦。”
夏极扶着她起身,然后小口小口地喂她。
小苏吃着吃着问:“刚刚外面好像很吵,发生什么事了?”
夏极道:“没什么,不过是天气变化无常,惹人惊讶了。”
“哦。”
小苏脑子如同浆糊,好糊弄的很,她乖乖地吃完粥,便是躺入被窝,往里侧了侧,又进入了梦乡。
夏极看向那两人。
那两人早已匍匐地近乎趴在了地上,丝毫都不敢动。
夏极轻声道:“我需要一艘船过天门海,去魏洲。”
“似似…似…”
“明…明明明明…”
那两人已骇得无法说话了。
夏极道:“你们的流程需要多久能报上去?三天够不够?”
“狗…狗…”
“不三天,两天,我们立刻…立刻…去报。”
夏极道:“走吧。”
两人如蒙大赦,急忙往外爬去。
爬了一半儿,夏极忽然问:“你上面的人里会不会有人觉得我不够强,又或者觉得我是得了什么奇遇,然后想要抢夺机缘?”
两人僵住了,上头的想法他们根本不知道啊。
夏极道:“转告他们,我不想出手。”
“是…”


当晚。
黑暗里。
破天门。
“今早的天地异景,竟是一个修士造成的?还是言出法随?这是何等功法?”
“北地有先生,传道天下,功法名为《天宪》,这《天宪》便是利用神通之力来达成言出法随的效果,而使用者越是强大,这一门功法能发挥的便是越多。
鬼影,他造成这等异像时,可曾动用什么额外的法器,亦或是…你猜测他用了多少力?”
“启禀门主…
我还是看清楚的,他没用法器。
至于用了多少力,我只觉得他说那些话的时候,就如寻常人聊天一样,就是随口吐出那些字。
结果,他说雪好大,雪就变大了,他说雪上有人,雪顶便是凝了个人,他说雪停了,雪就停了……
总之,我感觉非常轻松。”
“竟有此事?”
一旁一个沉吟的男子轻轻捏须,忽地怪笑一声道:“门主,我以为他固然能造成这场景,但若是不曾消耗,那就不该了。
他定是听了我破天门的名声,想渡海,但又知道我破天门背后的势力在南方乃是通了天的,所以他便是逞威。
这可真是打的好算盘,真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门主瞥了这男子一眼道:“那你意欲如何?”
那男子哼了声,往天空拱拱手道:“该如何可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门主说了算,而是需得请问了上头那位大人,这才可以。
而如此之人,但却必然身怀了不得的机缘与奇遇,若是错过了,那位大人定会狠狠责罚我们。
何况,那位大人乃是无敌之人,岂会怕了此等人物?
我们这南方,便是龙来了也得藏着,虎来了也得卧着。”
传信之人又把夏极后一句话说了一遍。
门主倒是慎重,另一人却哈哈大笑道:“不想出手?不想出手?啧啧啧,这可不是他说了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