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t98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來自繆星 邊城浪子-第922章 揣測分享-0q5qd


我來自繆星
小說推薦我來自繆星
圣辉首都南区远郊,于静谧的湖光山色之中矗立一个非常优美别致的庄园,这是凌家大宅,在整个南部公民居住区域,这地方也是独一份的存在。
此刻已是傍晚,夜色逐渐黯淡,凌家豪宅的餐厅里面已经坐满了人,除了凌星琪、凌星汶、方琳之外,还有一位衣着华丽光鲜的中年贵妇,此人正是凌致星的太太朱碧华。
凌致星一共五任妻子,但如今还活着的就只有这位朱碧华了,她的身份也并不简单,是圣辉联邦碧玉家的长女,碧玉家族看似宗派,实际上是联邦的隐形大财阀,星虹集团能够发展到今天这种庞大规模,就是当年凌致星和朱碧华结合的结果。
而朱碧华的两个女儿正是凌星琪和凌星汶,今天是风云大会举行的第八天,方琳被淘汰已经对星虹集团的计划有所影响了,所以全家人都接到了凌致星的通知,晚上在家一起吃饭。
方琳本是朱碧华的私人保镖,跟随了朱碧华多年,如今星虹集团已经彻底走上正轨,朱碧华也不再操心集团事务,基本上都是闲置在家,所以方琳多数时候是跟随凌星汶在走动。
两个女儿之中,朱碧华对凌星汶是格外宠爱的,其实凌星汶本来也是一代天之骄女,武道天赋很高,甚至比凌星琪都高,但在十三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经过了一年漫长的治疗之后变得体质脆弱,不合适剧烈运动,至于修炼就更加不可能了。
那时候联邦的医疗体系还不能和今天的发达水平相比,等到凌星汶真正调理好体质,已经是二十六岁,基本上就错过了最黄金的觉醒时期,在源能者的道路上注定成就不大。
凌星汶干脆也不再专注修炼,把精力投入了集团事务中,凌星汶在社交方面展现出卓越的才能,至少她认为自己这方面的才能是无人能及的,而事实上是背靠着父母的声名,联邦很少有人违逆她,所以这也养成了她目中无人、狂暴易怒的脾气。
不过现在回到了母亲身边,再暴躁的脾气都得收敛起来,此刻凌星汶坐在长条餐桌边,安静得像个乖乖女。
“阿琳,上次把你打伤那个人叫丁蒙,这次淘汰你的也是那个丁蒙吗?”朱碧华显然也有点不太相信。
方琳恭敬的答道:“华姐,那个爆疯的具体信息还是要等星哥和三小姐回来了才能作出准确判断。”
“这是什么情况?”朱碧华的脸色有些不悦。
一旁的凌星琪赶紧解释:“星弦和那个丁蒙打过很多次交道,她应该比较清楚丁蒙的动向。”
朱碧华不屑的哼道:“你们也该好好反思你们自己了,这些年为什么三番五次的栽在一个难民的手上,而且这个难民以前还是一个劳工。”
这个问题实在是让人头痛,这其中的是非曲折真不是三言两语解释得清楚的。
凌星琪是真的很想说一句,那小子以前就被我杀过,奈何人家能复活呀,还把吴叔他们给反杀了。
这件事可能对丁蒙来说还不算多大回事,但凌星琪却是被朱碧华关在家足足半年之久,天天让她面壁思过,吴仓真他们那群高手以前就是碧玉家的门人,随着朱碧华出嫁的时候跟随着来到凌家的。
此刻大门分开,一脸严肃的凌致星率着两名老者进来了,两个老者的身后是凌星弦和金晓妍。
朱碧华皱眉道:“家里又不是公司,怎么家庭聚餐还把秘书给带来了?”
金晓妍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对不起,夫人,我马上离开。”
朱碧华也不看她,头转向另一边:“哼!”
凌致星皱了皱眉头:“晓妍这段时间够辛苦了,留下罢!”
金晓妍根本不敢接话,低眉顺眼的站在凌星弦的身后。
“都坐吧!”凌致星环顾四周一眼,“这里没外人,都是一家人!”
他到底是一家之主,朱碧华也不敢反对。
一行九人很快落座,凌致星自然是坐的中央首位,他的神色并没有放松,看得出心情不是很好:“阿琳,我的预想中,你至少是要进16强的。”
方琳低头道:“星哥,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凌致星摆了摆手,这意思就是并不责怪她。
“那个爆疯的真实身份就是丁蒙吗?”凌致星这话问的是凌星弦。
就算朱碧华再怎么不待见凌星弦,她也不得不承认,凌家这三姐妹中,凌星弦的武力不是最强、美貌不是最好、地位不是最高,但凌星弦的综合能力是最强的,凌致星把凌星弦安插在执行总裁的位置上,就是对凌星弦这些能力的认可。
“是的,爆疯的真实身份就是丁蒙!”凌星弦平静的答道,现在真要为丁蒙隐瞒也没用,随着风云会比赛的深入,曝光的高手越多,丁蒙的身份是迟早会被挖出来的。
凌致星现在的表情感觉就是一头的黑线,这是一个很头痛的问题,爆疯的身份换成是欧阳广都还好,那比赛的结果他跟喻天临还可以商量。
盛豪和星虹虽然明面上对立,但在很多大事上两家人都要协商,包括风云会这样的比赛,以两家人的能量,很多场次的结果都可以操控,但现在丁蒙又蹦出来了,这局面真是让凌致星感觉头大,因为明天凌星琪就要迎战丁蒙了,这是极为关键的一场,关系着星虹集团的整体计划。
“星琪!”凌致星再度转移目光。
凌星琪也扭头:“爸!”
凌致星道:“这两年新找到的能源,多是作为修炼资源配给你的,和丁蒙交手你有几成把握。”
这也是个很厉害的问题,凌星琪沉吟着道:“如果丁蒙一直停留在当年毒龙星的那个层面,我有十分把握,但通过今天他和方姨的交手,我感觉这几年他又精进不少,真要交手胜负很难说,我只能说有五成把握。”
凌致星扭头望向身后的西装老者:“老龙,你怎么看?”
老龙慢吞吞的答道:“换我的话我有七成把握,但我个人还是希望大小姐进入上面的视线,我们都是老骨头喽,没太大的发展了。”
凌星琪赶紧道:“龙老你太谦虚了。”
凌星弦道:“爸,龙老,冰怡集团那边除了丁蒙之外,还有两位高手参赛,不可小看呀。”
凌致星还没来得及答话,凌星汶顿时不满了:“小妹,你是几个意思,怎么老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一个小小的冰怡集团能够和我们星虹集团相提并论吗?”
凌星弦淡淡道:“二姐,丁蒙势力已成,已不是当初那个小小的个体了,何况他们参加风云会,真正的动机是什么我们也不知情,万一他们不是冲着奖池去的呢?”
凌星汶争辩道:“不是冲着奖池去,难不成还冲着我来吗?”
凌星弦一阵无语,有时候己方阵容中有猪队友就是眼前这种情况,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啊,何况以丁蒙今时今日的实力和声望,他犯得着单独冲你来?
龙老也在点头:“那个代亦的确是不能小看,虽然她跟大小姐有差距,但差距也不是很大。”
另外一个老者目光闪动,显然是想说什么。
凌致星道:“天哥,你呢?你怎么看?”
天老显然也在沉思:“大小姐,我们的思路还是比较清晰,那就是把你推入上面的视线中,所以明天那一场你是必须要赢下来的,根据你以前描述和我们搜集到的方方面面的信息,我初步推测,丁蒙如今手上应该没有神光装备。”
他能观察到这一点实在是很惊人,凌星琪也面带惊色:“真是这样吗?”
天老点点头:“阿琳今天这一场我也看了,丁蒙在那种情况下使用的都是炽阳战纹,而不是他过去的神光光刺,我猜测他应该是失去了装备,否则九星级的武技配合神光能源,没有激不出他装备的道理,这一点你不妨善加利用。”
凌星琪也是目光闪动,她显然也在思考这其中原因。
凌星弦果断否决:“天老,你们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丁蒙已不是当初纯粹靠神光能源压人的那种实力了,我感觉他没有神光装备,不是真的没有了,而是已经不需要了。”
“你是在质疑天老吗?”凌星汶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凌星弦淡淡道:“我只是觉得万事小心点好,很多败局都是轻敌大意造成的。”
凌星汶恼怒极了:“你怎么老是帮别人说话,能不能为自家人考虑考虑?”
凌星弦皱眉道:“二姐,你当初若是稍微尊重一下人家,冰怡集团的力量也许还能为我们所用,局面断然不是现在这么严峻。”
凌星汶怒道:“过去的事情现在再提有意义吗?”
凌星弦争辩道:“犯错不可怕,怕就怕再犯相同的错,就会铸成大错,届时难以挽回。”
凌星汶大手一挥:“我怎么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教我。”
凌星弦霍然站起,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桌面:“我已经饱了,先走一步。”
餐桌上空空如也,饭菜都还没有上来,她就说饱了,的确是饱了,不是吃饱了,而是气饱了。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是这些年多次出现,如果不是极为重要的事情,凌星弦是从来不回凌家的,她在外面有自己的私宅。
凌星琪已经站起:“爸妈,我去劝劝小妹。”
“嗯!”朱月华点点头:“劝她冷静些!”
从凌致星回来到现在,她至始至终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