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z3好文筆的小說 禁區獵人 txt-第七百一十七章 寡婦推薦-4ecfn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维尔纽斯,这座城市距离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直线距离一百多公里。
这也是目前明斯克百公里范围内,唯一一个居民生活依然正常的城市,因为这里是立陶宛的首都。
首都是否陷落,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意味深远,所以尽管西王母的紫色地毯已经快铺到维尔纽斯郊区了,这座城市的人们却依然没有撤退。
这除了政府的决心之外,当然得有民众的支持。
而给予民众这种信心的一部分因素,是当地多元宗教并存的格局。
教廷里的三大教派,天正、东主、新月,乃至欧洲教廷之外的以太教和伊禄教,在这里都有团体。
面临灭世之危,各路神仙那是各显神通,虽然在抵挡西王母方面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但能忽悠住人。
而新月总教长,圣诺曼,就是在今天下午,撤退到了这座城市。
跟天正教皇和东主大牧首两个老家伙不同,圣诺曼还算壮年,今年四十五岁,而且相比于传统的神职人员,还有点儿特立独行。
他本人人高马大,身高得有两米,壮得跟头牛似的,一脸红色的络腮胡。
在新月教派内部,其他派系的主教,私下里都叫他“红胡子”。
他行为处事的风格比较直接,仗着一身强悍的修为,有不服气的打服就是了。
之前几个教派的候选人,就是他一个接一个揍怕了,“主动”放弃,这才让他坐上了如今这个位置。
而他自己身上的这支传承,是整个欧洲最叫得响的,是圆桌骑士之首,亚瑟王。
圣诺曼打小就天生神力,修行天赋又好,到二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站到人间修力尽头了。
从此之后,整个欧洲大陆所有的骑士,就没人能在他手底下走过三招。
当时欧亚修行圈内,都说修力一途,有两东一西三座高峰。
东边那两座,一座是林乐山,一座是章连海,而西边这座,就是圣诺曼。
而欧洲教廷中的新月教派,可能是截止目前为止,历史上最成功的宗教。
因为主导世界近五百年大变局的,就是新月教徒。
地理大发现、奴隶三角贸易、殖民地掠夺、资本主义崛起,这都是新月教徒的手笔。
正是新月教徒,把人类一手推进了工业化进程,缔造了地球上第一批工业化强国。
可以说地球有多大,当年新月教徒就把盘子做成多大。
只可惜盘子大了,利益纷争也就多了,派系林立各有山头自然是难免的。
等到两次世界大战打下来,北美新大陆崛起,而留在欧洲的新月教徒,无论财力还是实力或者话语权,开始急剧衰弱和萎缩。
而到了现在,哪怕是欧洲的新月教派,其中也是派系林立的。
圣诺曼这个所谓的新月总教长,也就是个名誉头衔。他实际上是里头最大派系的首领,英国国教圣公会的大主教。
除了圣公会的教徒之外,其他的新月教徒,包括苏格兰的那些德鲁伊,都不是怎么鸟他的,手下能驱使的大修行者并不多。
而这次诛杀猎门总魁首的行动一旦成功,新月教派的获利是最直接的。
北欧这一整块,大部分都是新月教徒,如果说教廷要入世,他这个新月总教长是统领这块地盘的不二人选。
因此,圣诺曼这回积极性非常高,同时觉得手上这点家底不那么厚实,又不得不小心谨慎。
在西王母地盘附近待了一阵子,圣诺曼觉得这事情的苗头不太对,感觉好像是教皇和大牧首这两只老狐狸在算计自己。
他又得知狩猎队还没那么快完事儿,所以就干脆带人撤到了维尔纽斯,打算观望一阵子再说。
这圣诺曼是位修力的绝顶高手,跟教皇大牧首这一个光明牧师和一个精神术士不是一个路数。
三人真要一对一动手,圣诺曼可以说稳操胜券,但前提是见面就动手,直接把这两个老头秒掉。
可千万不能坐下来谈事儿,否则两个老东西的念力能玩出花儿来,圣诺曼防不胜防。
万一精神被控制了,那新月教派就是人家的了。
所以圣诺曼这位新月总教长,跟天正教皇还有东正大牧首是不见面的,有什么事儿让神佑骑士传话。
人有见面之情,不见面谈事儿,互相之间的猜忌自然就会更重一些。
如今回到维尔纽斯,他是一阵阵后怕。
果然,两个老东西没按好心。
自己带出去三百多位修行者,几乎把手里的牌全押上去了,原本是根据约定埋伏在北方一带的。
而现在跟着自己撤到维尔纽斯的,只剩下五十个不到了。
还有两百五十个修行者,到目前为止,音信全无,那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甭问,肯定是被人埋伏了。
到底是谁干的,圣诺曼觉着这事儿也不用细琢磨,就是天正教皇和东主大牧首。
因为新月教派整体而言,是欧洲教廷中最强大的。
目前也就是不太团结,导致自己这个总教长,手里的实力不如天正教皇和东主大牧首。
可如果这个事情真的成了,北欧这么一大块地方给了自己,自己算是有基本盘了。
那在再来个宗教改革凝聚一下人心,把目前欧洲所有的新月教徒捏在一块儿,这是可以水到渠成的事情。
那么接下来,自己正值壮年雄心犹在,自然会拿天正教派和东主教派开刀了,一统欧洲教廷。
这样的局面既然是他自己希望看到的,自然也就是教皇和大牧首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两个老狐狸联手先阴自己一把,很正常。
圣诺曼这会儿只恨自己一开始居然没识破,上当了。
……
这天晚上,圣诺曼来到了一家维尔纽斯的酒馆里头,打算大醉一场,解解心中的烦闷。
这也是圣诺曼这么多年来主要的消遣方式,有什么不顺心了就往酒馆里钻,然后借着酒劲儿跟人打一架。
如果当时没喝得太醉,知道手上留力的话,那跟他打架的人就重伤。
要是喝得太醉了,手上不知轻重,那就算对方倒霉,打死活该,然后花钱了事。
这么多年下来,不列颠岛的酒吧已经被他打遍了,大家都记住他这张脸了。
最近几年他去酒吧都不用说什么,自动就有清场的效果。
今天来立陶宛维尔纽斯的酒馆,不错,这儿的人都不认识他。
他这个新月总教长虽然名声在外,可不出席什么公众活动,除了英国本地之外,欧洲其他地方认识他的人不多。
而且立陶宛这个地方,斯拉夫人为主,身高马大的人本来就多。
他两米的身高,搁在这儿还不算稀奇,所以也就没有怎么引人瞩目。
人进酒吧一打量,发现这家酒馆生意不错,底下大堂的酒桌全坐满了,也就吧台上还有个位置。
于是圣诺曼就坐过去了,然后发现身边坐着个小姑娘。
仔细一看,发现这小姑娘有点儿意思。
尽管皮肤很白,不过看五官,这是个东方女人,长得非常漂亮,脸蛋都快嫩出水来了,年纪也就二十出头。
可她头发是银白色的,盘起来用一朵黑色的头花扎上了,然后身上还穿着一套黑色丧服。
她手上杯子里的酒,圣诺曼一看就认出来了,伏特加滴进去柠檬水,杯口再抹上盐,这叫玛格丽特。
玛格丽特这种鸡尾酒被调制出来的时候,是调酒师为了纪念死去的恋人,这个恋人的名字就叫玛格丽特。
圣诺曼是个粗中有细的人,这会儿他还没喝酒,脑子清楚,就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奇怪。
不过再奇怪的女人,他这会儿是不当回事儿的。
毕竟他是人间修力尽头的实力,这个女人跟自己几乎贴身坐着,在这个距离下,圣诺曼自问天下无敌,这个女人是虎也得卧着,是龙也得盘着。
圣诺曼问酒保要了一杯加冰的威士忌,然后对这女人搭讪道:“一个人?”
“嗯。”身穿丧服的女人应了一声,然后继续喝酒。
小姑娘酒量怎么样不知道,喝酒那是真豪爽,两口就下去一杯。
烈酒穿吼,红晕这就泛上来了,一张美艳的小脸那是白里透红。
圣诺曼看着身边这个女人,手上的威士忌还没喝呢,就觉得自己已经半醉了。
于是他决定,今天晚上换一种玩法,不找人打架了。
他摸了摸脸上的络腮胡,这会儿心里有点儿后悔。
早知道出门之前,好好拾掇拾掇,把胡子刮了,这样人看上去年轻一些。
不过转念一想,这个点这个姑娘孤身一人在酒吧里喝烈酒,估计也不是什么胆小的女人,自己这个模样应该吓不着她。
于是圣诺曼就对酒保说道:“今晚这位女士的酒我请,你给她再来一杯。”
丧服女人没说话,面无表情地接过酒保递过来的酒,又是两口喝完。
圣诺曼一看这架势心里就明白了,自己光请喝酒是不够的,还得喝得过她才行。
而喝酒这事儿,圣诺曼在行。
于是你一杯我一杯,从晚上九点喝到凌晨两点,酒客们都走光了,酒馆也快打烊了。
自己到底喝了多少,圣诺曼已经记不清了,就只觉得身边这个女人有重影。
而这个丧服的女人,之前脸上还有些红晕,这会儿又白回去了,看上去一点事儿没有。
圣诺曼心里想完了,今天晚上这是白忙一场,愣是喝不过人家。
既然文的不行,那就来武的呗。
圣诺曼心思刚转到这儿,身穿丧服的女人说话了:
“我老公死了。”
这是这女人今晚的第一句话。
圣诺曼一听,就知道今晚不用动武了,有戏。
于是他压住了不断泛上来的酒意,说道:
“我老婆也死了。”
吧台里的酒保,正在收拾酒瓶子呢,一听这话没拿住,咣当就摔了一个。
就在酒保即将收拾玻璃碎片的时候,丧服女人说话了:
“我老公在世的时候,你跟他齐名。
所以我这次特地过来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成色。
结果这看下来,果然是人言不可尽信,见面不如闻名。”
圣诺曼这会儿酒意上涌,人已经醉了,没明白这女人什么意思,顺着问道:“你老公谁啊?”
“我老公叫林乐山。”
说完这句话,吧台里面的玻璃碎片,忽然飞了起来。
这些碎片似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捏合在了一块儿,在半空中组成一把透明的匕首,瞬间从背后没入了圣诺曼的心口。
圣诺曼呆呆地看着这个身穿丧服的女人,脑子还没跟上状况,人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力气。
而那把玻璃匕首,在圣诺曼身子上透体而过,悬停在丧服女人的面前。
丧服女人伸手摘下这柄匕首,往吧台上一放,这柄匕首已经变回了一个完整的酒瓶子。
做完这一切,苗雪萍对目瞪口呆的酒保淡淡说道:
“他的酒我请了,结账。”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