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b7h精品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ptt-第三百四十八章 蜀中行相伴-m0q17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苏礼绷着张脸在这蜀中山村中行走,他的脑子里想着的都是当前这煞魔的情况该如何处理。
理论上,如今他所处的位置已经深入蜀地,并不算是西秦地界,就算返回宗门也不算是任务失。可是他如何能够甘心?
这些邪魔果然没一个是好处理的,难怪当初的剑宗三代门人可以说是前仆后继地镇魔于天裂山中……固然是净光寺和尚的用心险恶,也是夏铭和元锋知道这件事情他们义不容辞。
此时这山村在苏礼眼中似乎没有什么不妥,老人们都坐在大树下面纳凉,孩子们则是在村里村外追逐嬉闹。年轻人则是在地里干活,一切都显得很寻常。
但是苏礼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妥之处,他路过一户人家的时候就听到了一对夫妻吵架的声音。这争吵正以一种不讲道理的速度升级,很快就听见一阵砸东西的动静,这家的男人就伴随着锅碗瓢盆从门口被轰了出来。
苏礼神情一紧,心中询问:“赤老,你能分辨出哪些人是被寄宿煞种了吗?”
赤老老神在在地回答:“自然可以,事实上你作为‘心魔之主’也是可以的。”
“怎么做到?”苏礼问。
“……这我可指点不了你,毕竟‘心魔之主’是你而不是我。”赤老回答地有些敷衍,但却是实际情况。
苏礼倒是有些被触动了……毕竟作为一只‘眉清目秀’的心魔,他常常要去剑崖界给剑宗同门排忧解难。所以很自然地,在剑崖界内的时候他应该就是心魔之身……但那其实也是他意识的一部分才对。
他一时间有些了悟,随后感觉自己的灵魂就像是忽然‘翻了个面’一样……一切仿佛什么都没变化,但是世界在他的眼中却是什么都变了。
整个世界成为一黑白的世界,就好像他进入剑崖界时看到的景象一般无二……
区别在于,他去剑崖界时,是外面的他进入了心魔的剑崖界。而现在则是心魔的他来到了外界!
这种一体双面却又思维如一的感觉很奇妙……或许不是‘两个自己’可以形容,而是他‘换了个马甲’。
苏礼很明白他始终是他,这种类似心魔之主的状态不过是给他的灵魂表面披上一层黑漆漆的外衣而已,他的灵魂本质却是在小封印术之下毫无变化。
于是在这无声无息间他仿佛又掌握了一项小技能,就是不知道这种心魔形态能够让他做到些什么……
他看了看那先前暴躁狂怒将自家男人赶出家门的女人,却是意外地发现他竟然能够感觉到……或者说是十分直观地看到这女人的情绪!
她此时全身赤红显得十分危险,他很自然地就明悟:这个女人暴怒中。
“这是被煞魔入侵的征兆吗?”苏礼问。
赤老摇摇头道:“不是,不过你再看那个男人……”
苏礼转头看去,就见内被一众锅碗瓢盆砸出了家门的男人身上竟然有黑气缠绕……随后这黑气一下子进入了男人原本仿佛白板的身体内,将之渲染成了一片暗红颜色。
随后苏礼就注意到,这男人眼中开始闪烁凶光,在那股暗红力量的支配下,他仿佛要摧毁一切……
“这就是煞种吗?”苏礼看着那一片暗红的爆炸情绪之下,仿佛有一颗黑色的心脏即将成型。
“你这是什么眼神?想杀了我?来啊!你倒是试试看啊!”那没有被煞种寄生的女人却是更暴躁了……
苏礼惊讶地发现这男人身上的暗红颜色居然一下子淡了许多,然后现实中就是这男人开始目光躲闪,然后原本梗着的脖子似乎缩了一点回来。
“你倒是来啊,来打我一下试试啊!你还是不是男人?”女人越骂越痛快。
然后苏礼惊奇地发现,这女人身上的亮红色暴怒的光泽正在飞速褪去,然后变成了一片十分平和的湛蓝。
可问题是,理论上这女人应该已经不再愤怒了啊?可是她却越骂越来劲,还去动手了……
这个时候,她身上跳跃的是喜悦的橙光……
苏礼:“……”
第一次以心魔之主的视角来看世人,他忽然间觉得这个世界他完全看不懂了啊!
而那男人呢?则是被煞魔勾起的暗红色不正常暴怒已经完全消失,随后‘piu~’地一下,那未成型煞种都直接碎了的样子。
于是男人整个都呈现出一种‘面面’的样子,被女人扯着耳朵拉回房间去了……
这一幕,给苏礼年轻的心灵烙印下了浓浓的一笔……男人,果然是一种连煞魔都拯救不了的生物啊!
啊呸!
应该是说……女人,果然是上天派来拯救男人的~
……
苏礼无语地看着这一幕,然后注意到自己戒指里的魔灵赤老已经自闭去了……好像被它吹得很厉害的煞魔、煞种有些没牌面啊,居然被个妇人两下头槌一下扯耳给彻底灭掉了。
于是苏礼只能不管这家伙,继续以心魔形态在这山中小村内巡视了一圈……随后发现这里虽然也有煞魔的魔气痕迹,但是总的来说在这小村质朴天然的生活节奏下,煞魔的煞种并没有能够得逞。
这种情形让苏礼沉思了良久,随后给出了一个推论:“是否是因为这山村受人道庇护的缘故?”
赤老听了恍然道:“应该就是如此了。魔为混沌,然人道为秩序,故而人道昌盛则外邪不侵。”
苏礼听了微微摇头:“没那么简单,人道昌盛虽然有许多好处,但是人心复杂却也会带来诸多黑暗。”
“这山村是因为远离尘嚣所以村民大多心思单纯,可若是换做蜀中大城之中呢?”
苏礼已经能够想到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了,所以不管这边的情况,继续展开剑翼向巴蜀腹地飞去……
心魔状态下,他能够看到丝丝缕缕的魔气似乎是从一个源头发出……无论这无形煞气能否被驱除,还是先将这个源头给斩灭了再说其他吧。
孤身冲入巴蜀腹地其实可以说是有些无智,但他是剑宗三代首徒,这怕什么?背后罩着他的人多着呢!
也不知那蜀中的修行门派会有什么反应,不过顺道和蜀中青冥道了结一番恩怨也是好的……这不是他做人睚眦必报,而是剑宗就是这么‘针针计较’。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