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yh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就是超級警察-984、僞現場還原鑒賞-m1emb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邹晓丽说的这些,其实那天在餐厅内,顾晨通过大师级+想象力,以及大师级观察力的加持下,已经有所了解。
包括男子有跟踪阿美的情况,但当时在顾晨看来,无非是两人打闹调侃罢了。
因为当时的邹晓丽,似乎对男子并不反感,只是打趣的让他别跟着自己。
但顾晨并没有想到,男子竟然跟阿美还有关联。
而这次阿美的死,似乎也跟这名男子有莫大的关联。
“你通知廖俊,让他立刻赶到芙蓉分局。”顾晨再次确认着说。
在电话中,也与邹晓丽达成共识,随后便挂断电话。
……
……
回到芙蓉分局,已经是晚上9点20分。
疲惫已经蔓延在每位刑侦队队员的身上。
大家在三组办公室静静等待,只能依靠卢薇薇的薯片维持着能量。
9点25分,一名值夜勤的三级警司,小跑到三组办公室。
“顾队,有个叫廖俊的人,已经在一号审讯室等候。”
“来了?”顾晨揉了揉双眼,走到王警官身边推了推,将他叫醒:“王师兄,该干活了。”
“嗯!”王警官嘟囔一声,这才睡眼惺忪的伸个懒腰。
嘴里的口水似乎意识着,他刚刚经历了一场豪华盛宴。
大家带着疲惫的身躯,一起来到审讯室。
而此时,那天在餐厅内见到的廖俊,此刻就站在里边,整个人似乎也是狂躁不安。
他看着顾晨,不由愣了愣神,赶紧揉搓着双眼,感觉似乎有些似曾相识。
“你是……”
“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顾晨将资料本放在桌上,伸手请道:“你坐过去吧?”
“好。”廖俊微微点头,有些不确定的坐到对面审讯椅上。
抬头看着面前的顾晨,廖俊再次迟疑的问道:“顾警官,我们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我们一起在餐厅的门口等过雨,当时邹晓丽也在。”顾晨给他提示。
廖俊沉思了几秒,这才反应过来,对着顾晨笑笑说道:“原来那天在餐厅内碰见的是你们?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呵呵……”
一番寒暄似乎碰壁,只见顾晨和他的同事,似乎毫无半点感情波动。
廖俊顿时又有些尴尬,赶紧收回自己的笑容,弱弱的问道:“那今晚是你们把我叫到这里?”
“对。”顾晨说。
廖俊有些迟疑,继续追问顾晨:“那顾警官,我是怎么了?犯得着怎么晚叫过来吗?”
在廖俊看来,大晚上叫自己来警局报道,似乎有些没道理。
凡事不都白天解决吗?放大晚上算怎么回事?
顾晨没跟他啰嗦,在袁莎莎开启摄像机后,直截了当的解释道:“有些事情,我们要向你了解一下,希望你待会如实回答,不要隐瞒。”
廖俊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淡笑着回道:“话说顾警官问话,我当然如实回答,就是不知道顾警官要问些什么?”
“周五晚上你去过哪里?”顾晨直接问。
“周五晚上?”廖俊皱起眉头,有些迟疑的回道:“吃完晚饭,随便逛逛。”
“具体去过哪里?”卢薇薇问。
“就……附近走走,具体也没去过哪里?”
“东林小区。”顾晨直接提醒他:“当天晚上你去过东林小区对吗?”
“呃……”
“是还是不是?”顾晨又问。
廖俊显得有些慌张。
顾晨这么问他,显然是知道些什么,于是廖俊默默点头:“没错,去那边逛逛。”
“你是去找阿美吧?”王警官抬头盯着廖俊,也是不由分说道:“你很少出现在东林小区,可就偏偏在周五晚上,你去到那里找过阿美。”
“我……”
被王警官这么一问,廖俊低头沉思,似乎也知道迟早警方会找到自己。
于是再次点头承认:“没错,我是找过阿美。”
“你跟阿美很熟?”顾晨问他。
廖俊摇了摇脑袋:“不算很熟,我跟她徒弟邹晓丽很熟,我在追求邹晓丽。”
“但是因为我跟她们是同时认识,所以有时候,我也会联系阿美。”
“你周五晚上找阿美做什么?”卢薇薇问他。
廖俊叹息一声,淡笑着说道:“没什么,因为有几分保险订单业务,是我帮亲戚买的,所以我想介绍给阿美,让阿美帮忙,帮我追小丽。”
卢薇薇瞥了眼身边的顾晨,顾晨却是不为所动。
廖俊说的似乎也有道理,但是顾晨通过对阿美尸体解剖可以看出,如此短时间内,接触阿美的人只有廖俊。
而且阿美在吃过意大利面之后,在家中遇害,食物也来不及消化。
由此可见,阿美死亡时间,与廖俊前往阿美家的时间完全吻合。
最起码作案时间高度重合。
顾晨直接又问:“你说你去和阿美谈论关于保险的事情,和让阿美帮你追小丽,你有证据吗?”
“呃……”
廖俊顿时语塞,犹豫了几秒后,摇了摇脑袋:“对不起警察同志,我……我没有证据。”
想到这里,廖俊忽然又问顾晨:“对了顾警官,我听邹晓丽说,阿美死了,有这事吗?她是什么时候死的?”
“就是你去阿美家的时候。”顾晨说。
廖俊一听,整个人忽然惊愕道:“我去阿美家的时候?我去阿美家的时候是周五,那为什么今天你们才通知我?”
卢薇薇双手抱胸,也是躺靠在座椅上说道:“因为我们今天上午才发现阿美的尸体,当然得今天通知你。”
“可死亡时间你们怎么就能断定是我去到阿美房间的时候?这已经过了一个双休日,难道你们的法医就这么厉害?能够断定几天前的死亡时间?”
廖俊似乎是有备而来的意思。
如果说之前的廖俊,还有那么一丝伪装的话,那么现在他这一问,反而将自己暴露出来。
顾晨就知道,如果自己拿不出充足的证据,廖俊一定很得意。
因为他可能知道,阿美的尸体,是在空调房间内经历了几天时间。
如果再想通过尸体判断出准确的死亡时间,似乎有些困难。
而如果警方拿不出准确的死亡时间,那自己完全可以有不在现场的证明。
也正因为如此,此刻的廖俊才有恃无恐,甚至还反问警方。
顾晨淡笑了一声,抬头看着廖俊道:“你想知道为什么?”
“对,我就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断定阿美的死亡时间是我在阿美家中的时候?”
廖俊脸上挂着不满,身体微微前倾道:“有些东西,我希望你们警方要清楚,怀疑人没关系,但得讲证据。”
“你们无凭无据将我深夜叫到警局,我可以配合,但是如果你们随意污蔑,我可要告你们。”
“呵呵。”王警官也没想到,面前的廖俊竟然会反应如此强烈,不由干笑两声,提示着说道: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你那天晚上在阿美家干过些什么,你应该自己最清楚。”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你们污蔑我,我可不答应。”廖俊似乎也不怕王警官。
先前尚且能保持谦虚的心态,在这里接受警方的质询。
可现在,廖俊似乎有些翻脸,脾气也上来了,直接靠在座椅上反驳,为自己辩解。
顾晨将文件夹打开,将一份尸检报告交给身边的卢薇薇,让卢薇薇拿给他看。
在廖俊接到尸检报告的瞬间,顾晨提醒着说:“死者阿美,死于窒息,死亡地点是在她租住的房间内。”
“而且当时空调开启,整整几天时间,的确给我们的尸检工作带来麻烦。”
抬头瞥了眼查看报告的廖俊,顾晨又道:“不过你也要知道,我们尸检有多种手段,即便有人想误导警方办案,我们还是可以有能力找出阿美的具体死亡时间。”
“你们解剖了尸体?”廖俊看着尸检报告上的说明,整个人脸色一沉。
从刚才的信誓旦旦,变成现在的忧心忡忡。
顾晨微微点头,继续说道:“我们在对阿美尸体解剖的同时,发现她胃中含有还没有消化掉的面条食物。”
“你要知道,毕竟人死后,身体机能会全部停摆,包括消化作用。”
“而餐后胃部必须经过两至三小时才能排空食物,完全通过身体则约需24个小时。”
“而我们根据正常人消化速度和阶段来判断,阿美的死亡时间,恰巧与你进入阿美家的时间完全吻合。”
“我……”
闻言顾晨的说辞,再看着手中的检测报告,里面有详细的消化参考数据,以及阿美胃中食物状态。
廖俊不自觉的擦了擦额角汗珠,继续说道:“就凭这个,你们就断定凶手是我?”
“难道不是吗?”卢薇薇见他不死心,继续说道:“我们调查过阿美最后一次用餐的时间。”
说道这里,卢薇薇赶紧将之前大家的调查报告翻开,指着几处时间道:“阿美最后一次用餐时间在周五晚上6点20分到6点58分之间,所吃食物是意大利面。”
“这也跟我们后来解剖作业中,发现阿美胃中食物是一模一样。”
“而且阿美进入小区的时间在晚上7点25分,从那之后,阿美再没有离开过东林小区。”
看着面前有些慌神的廖俊,卢薇薇继续做着解释:“可就是这么巧,有个人从当晚6点30分左右就进入到阿美所住小区,直到7点50分才离开。”
“算上跟阿美在家中交集的时间,也有25分钟左右,而那个人就是你。”
“可……可我只是在跟阿美聊一些保险业务,还有让她帮我追小丽。”廖俊有些慌张,却强装镇定。
证据似乎对自己不利,这点廖俊非常清楚。
顾晨不跟他绕弯子,直截了当道:“你说你跟阿美在房间聊这些,现在没人可以证明,但是阿美的死亡时间不会假,当晚只有你接触过阿美。”
“而且根据阿美腹中食物的消化程度也可以清楚证明,她的确死于周五晚上7点25分到7点50分之间。”
见廖俊低头不语,顾晨又道:“而且不仅如此,我们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阿美家的地砖,在当晚是被清理过的,包括家里的各处角落,都有明显清理过的痕迹。
“但有趣的是,阿美家的拖把,虽然含有阿美的指纹,但同时我们通过技术手段发现,有明显类似于手套的物品,遮盖过阿美的指纹。”
“试问一下,阿美拖地有必要戴着手套多此一举吗?而且我们在阿美的出租屋内,也并没有发现手套的踪迹,而且根据我们后期人员的检测,不仅没有手套的踪迹,甚至连你的鞋印都没有。”
“我……”
闻言顾晨的说辞,廖俊顿时有些慌张。
他不知道顾晨这么说的意思是什么?脸上带着更多的是无辜。
顾晨又道:“如果按照现场这种情况来说,以及你的说法,那么我来还原一下当时的现场。”
“你很早就等在阿美家门口,等她回家之后,你们二人开始闲聊关于你说的那些事情,然后你离开阿美的屋子,阿美开始戴上手套,用拖把清理着房间,直到将房间打扫的不留痕迹,甚至将你的鞋印擦去。”
“之后阿美打开空调,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然后自己窒息死亡。”
听着顾晨打趣的推理,廖俊的脑袋低得更下。
他不敢抬头看顾晨,尤其是他那双犀利的眼神。
顾晨起身,缓缓走到廖俊的面前,大声问他:“如果按照你说的那样,还原出的现场就是这样,你认为合理吗?”
“我……”
“你也觉得不合理对吗?”顾晨问他。
廖俊神色慌张,不敢作答。
顾晨转身走上几步,再次回头盯着廖俊。
“那么现在我再来还原一下现场,你听好了,你提前来到阿美房间,等待阿美进屋。”
“你们两个在屋内发生争执,你憋死了阿美,让她窒息死亡。”
“后来为了误导警方,让警方无法判断阿美的死亡时间,于是你开启了空调,人为干扰了空气温度。”
“再加上案发时间在周五晚上,你完全可以利用双休日的时间,让大家无法注意到死去的阿美,也增加了警方对尸体死亡时间判断的难度。”
“之后,你为了逃避追踪,戴上手套,清理了凌乱的房间,甚至还将地砖清理过,最后逃之夭夭。”
看着面前一言不发的廖俊,顾晨也是语重心长的说道:“有时候你太刻意去隐瞒什么,反而会让这些隐瞒无限放大,忙中出错。”
“你为了假装是阿美自己打扫了房间,刻意穿着阿美的拖鞋在清理,但你却忽视了一个重要细节,可能你自己也没注意到。”
闻言顾晨的说辞,廖俊这才微微抬头,不可思议的看向顾晨。
“你说的细节是什么?”廖俊问他。
“鞋子的正反摆放。”顾晨直截了当的告诉他。
廖俊微微皱眉,似乎还是不解。
顾晨则是淡笑着说道:“我检查过阿美的房间,三房两厅,每个房间都铺着地板,而每个房间阿美也都放有一双拖鞋,供自己进入房间的时候穿。”
“可能你没有注意道,阿美在每个房间所放置的拖鞋都是反方向,这样一来,她进入房间便可以不用调头,或者将拖鞋转向,而是直接可以穿进去。”
“但是在我们破门进入阿美出租屋内却发现,阿美死去的房间门口,那双在房间外头所穿的拖鞋鞋头,却是正对着门口。”
顿了顿,顾晨又道:“这样一来,阿美穿鞋得反向操作,完全不符合她的生活习惯。”
“而且在客厅内,我们虽然没有发现你的鞋印,但却通过技术手段,发现了窄窄的脚印。”
“这你应该是在打扫完房间地砖后,为了不让自己留下鞋印,才穿着袜子回到门口再离开的。”
“再加上之前我们解剖阿美尸体来判断的死亡时间,你无疑是唯一的嫌疑人,因为之后没有人在进入过阿美房间。”
“我……”
廖俊在听顾晨解说时,手心一直在冒汗。
现在廖俊才感觉,面前这个年轻警察,似乎根本不好对付。
顾晨先用自己的说法,还原了一遍当时的现场,结果是漏洞百出。
可当顾晨按照自己的根据和线索,再次还原了一遍当晚的现场,结果是滴水不漏。
这种反差让自己判断,就是三岁小孩都知道,前一种推理还原,明显漏洞百出。
可前一种推理还原,却是基于自己的说辞。
这样一来,自己撒谎的嫌疑,似乎在无限放大。
再加上顾晨通过尸检解剖,已经可以推断出阿美的具体死亡时间,的确跟自己进入阿美房间内完全吻合。
廖俊的心理防线有些动摇。
顾晨的线索,自己无法反驳,也挑不出毛病。
见廖俊欲言又止,顾晨再道:“就算要开空调,勉强一点,也是在第二天中午,可阿美的死亡时间是晚上,所以空调开启的时间,一定是你离开阿美房间的时候,请问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