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0k1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 逆蒼天-第一千一十九章 冒犯!-4fdqf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灰暗乐土”首部陆地。
平整开阔的石板地,坐落着,一栋栋花岗岩材质的尖塔石楼。
众多塔楼中央,有几个高台,释放着明亮的能量光芒。
最大的塔楼,一个露天楼台上,站着一位衣着精美,相貌英俊的月夜族男子。
那位高大如山的巨灵族族人,将七块灵晶奉上,就在塔楼旁等候。
塔楼和他高度相当,他硕大的头颅,和那露天楼台几乎齐平。
此刻,这位高大的巨灵族族人,脸色一变,吃惊地看向眼前的小主人。
“兰宾,你疯了吗?”
同在楼台上的帕丁森,是一位出自影族,八级顶尖血脉的强者,他修长的身形,斜靠着露台通往塔楼的石壁,顿时惊叫起来。
“扯下萤能光罩,你是要对付那个人族男子,已经飞离大鼎的阴神?”
一位身形火辣,肩膀和肘部膝盖,生有天然棱刺的修罗族女子,高耸如峰峦的胸口,仅仅盖着银亮的胸甲,胸甲堪堪遮掩住她部分迷人风光,她纤细的腰肢,环着一条暗红灵蛇状的腰带,下半身着极短的皮甲,又长又直的美腿完全暴露在外。
着装暴露,体态火爆的修罗族女子,眼神桀骜野性,似不将任何人放在眼底。
不论男女。
“艾莲娜,你难道不觉得,我们能杀死他们?”月夜族的兰宾,舔了舔嘴角,扬了扬手中的七块灵晶,“这种程度的灵力结晶,在外面可不多见。而那几个家伙,只是认识白鹤,和白鹤的主人,和通天商会根本没什么交情!”
“依我看,我们早就该动手了!”
他显得战意高昂。
月夜族的兰宾,乃“灰暗乐土”三大流寇之王卡尔夫的儿子,七级的月夜族血脉,他老子卡尔夫,生性风流,儿子女儿很多,不过能够进阶到七级血脉的,暂时就他兰宾一个,所以对他颇为器重。
出自修罗一族的艾莲娜,和他一样是七级血脉,不过年龄小他许多。
艾莲娜同样是流寇之王的女儿,乃三大流寇费尔南德的独女,费尔南德曾经是修罗族的一个大将军,在族内权利斗争中失败,一怒之下带着女儿艾莲娜,还有一些忠心他的麾下,索性落草为寇。
没沦为流寇前,艾莲娜在修罗族名声响亮,不止是美貌,暴脾气也相当出名。
至于帕丁森,则是另一位流寇之王罗尼的亲弟弟,有着八级顶尖的血脉力量。
如今,卡尔夫,费尔南德和罗尼这三个“灰暗乐土”的主人,迟迟不肯回来,他们的儿子女儿,亲弟弟,就成了“灰暗乐土”的共同主事者。
虞渊,桃花夫人,还有展若楠、孙竣刚来时,他们就在观察了。
也通过一些隐秘的装置,听到了虞渊等人的对话,大体上,也判断出了几人的力量和境界层次。
兰宾极力主张,以雷霆万钧的手段,将虞渊等人格杀。
他感觉,他们有如此力量。
沉稳的帕丁森,一直劝说他冷静,等再观察观察看看。
朕家“病夫”很勾魂
艾莲娜没有发表态度,似乎无所谓是下手,还是再次观察,在虞渊等人没有异动前,她只是暗中看着,无聊地等待着。
她是无风不起浪,不过现在还没有邪风吹起来。
“萤能光罩撤下,那个人族小子的阴神,可能会迅速烟消云散。不过……”帕丁森皱着眉头,“兰宾,你别忘记了,在那块陆地上,还有我们的人。我们的人,在萤能光罩消失时,也会遭受外域污秽力量的侵蚀。”
“就一阵子而已,又不会立即就死。”兰宾不在乎地说。
在他心底,生活在后面两块陆地的流寇,都是一些低贱的家伙,是没有用的累赘,死了他都不心痛,何况只是暂时被星河异能污染。
“本可以相安无事,再多看看,没必要急躁。”帕丁森摇了摇头。
“艾莲娜,你怎么说?”
兰宾哼了哼,不再征求帕丁森的意见,“艾莲娜,我知道你也无聊,你也应该感觉出,我们有获胜的希望吧?他们不过只有三个阳神罢了,释放出阴神的小子,才魂游境!他们又不是通天商会,不是神魂宗的人,我们要那么怕他们?”
“我随便。”艾莲娜耸耸肩。
她出自嗜战的修罗族,费尔南德没有叛出修罗族前,她就跟着父亲常年征战各方,骨子里就不是安分的主。
暗地里,她也看了一阵子,确定就桃花夫人麻烦,真动起手来,可能有点意外。
“我们两个只要意见一致,那就没问题了!帕丁森叔叔,二比一,你不支持也不行!”兰宾洋洋得意地说。
帕丁森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点了点头,“我总觉得不对劲,可你们既然决定了,那就……这样吧。”
习惯了冒险生活的流寇,没有真正贪生怕死的,只要觉得有希望,什么都敢试。
白鹤,还有白鹤的主人,黎会长,是他们知道一点希望都没的,唯有容忍。
至于陌生的桃花夫人,虞渊,展若楠和孙竣,并没有那样的威慑力,也没有展露出,自在境强者的气势和力量来。
既然兰宾和艾莲娜想试,帕丁森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浮生缭乱
……
拉在后方的陆地。
虞渊的本体真身,缩入煞魔鼎内中世界,缓缓消融着那些,因“生命祭坛”炼化而散逸四肢百骸的气血精粹。
其魂灵形态的阴神,则是飘荡在外,四处晃悠。
阴神离体,以灵觉感知去探索玄妙,本就是应有的修行。
另外,魂灵形态的阴神,能窥见肉眼不可查之物,能全方位地进行观摩。
这块陆地有光幕笼罩,空气中没有驳杂,有害于魂魄的污秽异物,加上除了他们这些闯入者外,还混杂着大量的,五级和六级血脉的流寇,甚至还有更为弱小不堪的四级血脉战士。
他们都能生存下来,虞渊当然不担心,他释放在外的阴神,会有什么问题。
没多久,他的阴神在此方陆地,别的一处陈列物资的地方,又有了发现。
一株有着九片叶子,每一片叶子,皆闪烁着碎小星光的奇花。
九星花,在浩漭天地属于天级八品的灵草,能炼制不少罕见的天级丹丸,这一株九星花似乎在枯萎中,它扎根的土壤极为松软,似在加速它的死亡。
“暴殄天物啊,九星花扎根的地方,绝不该是这样的。”
仅看了一眼,虞渊就断定“灰暗乐土”的流寇们,不清楚九星花的价值,更加不知道该如何培植九星花。
甚至有可能,九星花原来的主人,也不知道它的习性。
因为,浩漭天地罕见的奇花异草,可能在外域星河内不值一提,没多少人在意。
他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重新培植九星花的三种方法,已在思索着,收集什么灵材重新凝做土壤,供九星花再现生机。
突然间,始终笼罩着陆地的能量光幕,如朦胧灯火般倏地熄灭。
明扬天下之龙腾天启
陆地,直接暴露在荒寂幽暗的凶险星河!
呼!呼呼!
撕裂魂魄的污秽异能,顿时涌入这块被拖曳着航行的陆地,清晰呈现出来的虞渊魂灵之身,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妈的!”
下一刻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扣在大地的煞魔鼎,和他游荡在远方的阴神,几乎同时行动。
大鼎和阴神极速靠拢!
难以言喻的奇诡痛楚,因外域星河的狂暴异能注入,从虞渊魂灵形态的阴神传来,如有数不尽的刀刃割裂着魂魄。
比起在涅灵界,他不知死活地释放出阴神,此刻承受的痛苦折磨,猛烈了十倍!
在涅灵界,界壁只是绽裂开来,流逸涌入的星海异能,不够浓稠直接。
萌宝支招:亿万首席豪宠妻 码字的小狐狸
可现在,虞渊的阴神是完全暴露在外!
我的女友是偶像 秀满家大表哥
“唔!”
桃花夫人,还有展若楠、孙竣三人,也骤然惊异变色。
他们三个行走在陆地各方,同样想找找看,有没有适合自己的物资和灵材,发现能量光罩消失,第一时间就警觉起来。
好在,他们要么是自在境,要么是阳神之身,无惧星河污秽异能的侵蚀。
啊啊!
银鳞族的哈特,虚空灵魅的贝宁,冷不防暴露出来,即使不是虞渊那般的阴神吗,血肉之躯也承受不住。
姣美的贝宁,嫩白如玉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化,干裂,渗出鲜血。
体魄强健的哈特,脸皮子如被风刀划破,皮也裂开。
不仅他们,许多血脉弱小的流寇,同样在哀嚎着,不知所措地承受着侵害。
甚至有一些,四级血脉的魔蝎族族人,就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心脏遭受不住地爆开,当即就死了。
几个五级血脉的地穴族族人,眼看着皮开肉裂,急忙深入地底。
陆地上,一时间鸡飞狗跳,骂声如潮。
“奔着虞渊来的。”
桃花夫人眯着眼,嘴角笑容不变,宠辱不惊地说道:“流寇就是流寇,为了袭杀虞渊的阴神,连弱小的同类也不管。”
轰隆!
身形如山的巨灵族战士,突然从天而降,砸在虞渊阴神和煞魔鼎之间,比门板都大几倍的巨型手掌,重重拍向黝黑大鼎。
哐当一声,火星四溅。
急着和阴神汇合的煞魔鼎,被他一巴掌拍飞,他则是咧开嘴,残忍地笑起来。
咻!
大鼎倒飞时,虞渊的本体真身从中飞出,强行在半空稳固。
刺溜!
人娇宠
他这具千锤百炼的体魄,遭受着外域污秽异能的侵蚀,像是被火焰巨锤敲击,也溅射出点点异芒。
不过,仅仅数秒,这具体魄就不再有异芒四溢。
说明,短短时间内,他这具体魄就适应了,星河外的狂暴扭曲异能,不受侵害。
只是……
魂灵形态的阴神,就这么一会儿,从先前的无比清晰,已变得模糊虚幻,而且还在因外域异能的侵蚀变糟。
没实体真身的庇护,阴神就是无根浮萍,会被星河深处的异能腐蚀。
“嗯?”
他手上佩戴的天罡盾,在这时骤现神异。
一点幽芒,一闪而逝。
来源于他的虚幻阴神,如身披一件青黑色的透亮宝衣,被天罡盾轻柔地裹着。
超越狂暴升級
手上的戒指不在了,他那着急回归,和本体还隔了一段距离的阴神,继续虚幻模糊的趋势,突然就止住了。
阴神被天罡盾罩住,温暖安然,一丝丝本就属于他的魂力逸出,融入他的阴神。
他的糟糕状态,因天罡盾的支援,大幅度缓解。
汹涌而至的星河异能,被天罡盾隔绝,没有丁点能越过防线,继续侵害他那脆弱的阴神魂体。
“有好戏看了。”
桃花夫人的明艳目光,从虞渊的阴神,徐徐转移到“灰暗乐土”首部陆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