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6lih精彩言情小說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txt-第六百四十六章老練的警官展示-g5p32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小說推薦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柯南暂时没有动,而是对着四周进行了仔细的勘察。雪地上,除了这仅有的三排脚印外,就只有靠近后门位置有一块扇形区域有明显被水交融的迹象。构成扇形区域上端弧线的,是一条几乎完全被融化的雪痕。扇面上,还有一个一个被融化的小小雪洞。
看到这个区域的时候,柯南的嘴角无形的抽搐了几下,夜这家伙还真是出来袅袅的,而且袅袅都不老实。明明屋里就有厕所的,偏偏还要跑出来。
强忍着不继续想夜的事情,现在破案要紧。祠堂的周围看不出有什么问题,排除夜留下的脚印,就也只有一条进入神庙留下的脚印,没有出来的脚印。
“柯南这个给你。”说着,夜将意见宽厚的大衣递到柯南手中。
这大衣是毛利小五郎的,现在他身上还只裹着一个浴巾。在旅馆里还好,又是温泉又是暖气的,完全感觉不到冷。但是旅馆外面就完全不一样了,零下八九度,毛利大叔现在可能就在祠堂里面打寒颤。
而柯南肯定是想要进祠堂里面常看的,而这个大衣就给了柯南足够的理由进入祠堂里面。
柯南点点头,接过大衣,踩着毛利小五郎留下的大脚印,一手托着大衣,一手拿着手电,往祠堂走去。
“小兰姐姐,我去给叔叔送下衣服。”柯南道。
“好的,小心点柯南。”小兰习惯性的回道。
正常情况下小兰应该会要求自己去送的,但在不知不觉中,小兰已经接受了柯南种种过人之处。而且事实证明,柯南正常情况下都比自己的爸爸靠谱多了。让柯南进去,说不定能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柯南刚到祠堂门口,就看见祠堂正中间平铺着许多长袖和服。而安西绘麻安静的躺在平铺的长袖和服上。她的身上同样穿着刺眼的长袖和服,和服对应心脏的位置一片暗红,从它浸染和扩散的范围看,安西绘麻的死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具体的死亡时间很难判断,因为周围的温度实在太低了。
“叔叔!”柯南喊了声正在用手指挑起衣角,观察死者伤口的毛利小五郎。
“利器插入心脏,一刀毙命。”毛利小五郎无比镇重道。“凶器很可能还是那柄神刀!我本还推测这可能是自杀。”
“自杀身亡的人,可没有力气再将凶器扔回温泉里了。”柯南道。
“嗯。”毛利小五郎点点头,接受了这个现实。然后就发现不对劲,“谁让你进来的!我不是说了让你们不要随便乱动吗?”
“那个叔叔,我是来给你送衣服的。”柯南说完。献宝一样将手中的大衣递了过去。
被柯南这个一说,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就只穿了一件浴巾。刚刚只顾着查看现场了,现在精神力一分散,立马就察觉到身体已经被一股寒气包围。只觉得是被脱光了丢在冰窖中一般,全身上下被寒气侵袭。
啊欠!!
毛利小五郎打了个冷颤,弓着身子,手臂交叉,用手掌互相在手臂上搓了搓。随后才勉为其难的接过柯南手中的大衣,披在身上。撇了眼可怜巴巴的柯南。算了,难道懂事一会,而且也没有造成什么破坏,就不追究了。
仔细查看一番后,柯南和毛利小五郎将祠堂的门关上,等待警方到来后再做进一步的检查。
“老板娘,可以麻烦你多找一些毛巾吗,我需要将这些脚印保护起来,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证据。”毛利小五郎和众人汇合后,第一时间对旅店老板娘说道。
老板娘忙不迭的点点头,立马就和旅店老板一起去储藏室取毛巾。连续发生了两起命案,老板娘这个时候心里怕的要死,可不敢一个人随便到处走动,果断拉着自己的丈夫一起。
毛利小五郎和柯南留着这里等老板娘取布,其余人则来到了客厅。原本旅店老板是提议大家去餐厅的,饭已经做好很久了,就算不吃,餐厅也比其他的地方会暖和许多。
但他的提议刚说出口,就被明智惠里否决掉了。理由是刚死掉两个人,而且看到了那么血腥的场面,实在是没有任何胃口吃东西了。其他人也是这个想法,于是大家一合计,就打算都到客厅等警察来好了。
夜跟在小兰屁股后面,刚入座客厅不久,就听到了敲门声。
“小兰姐姐,应该是派出所的警官到了!”听到敲门声的夜精神一震,立马对身边的小兰说道。
小兰起身,看着客厅坐的一群人后,撞着胆子将门打开。
呼!呼!呼!
门刚拉开一角,就被冷风吹的更开了几分,裹着大片雪花的冷风拼命的往屋里灌。
寒风中,一个身体微微弓着的身影站在门外。身影的主人穿着厚实的大衣,虽然被雪花覆盖大半,但从左右肩膀和头顶帽子上的警徽,还是能看出这是警服。
不过有些遗憾,这位警官看着身子比较单薄,即使对方穿着宽厚的大衣,夜还是能很明显的看出来,这说明对方很瘦。并且这位警官还带着圆形薄框的眼镜。
难道这是传说的干练型?
这位警官在门口摘下警帽,左手拿下眼镜甩了甩雪渍。右手拿着警帽在大衣各处拍了拍身上的雪渣,不想带着它们进入房间,可惜事与愿违,拍下来的雪渣全都被强劲的寒风吹了进来。
拍完雪渣后,警官左手带上眼镜,右手呈九十度拖着警帽,对小兰点点头,表示感谢,这才进了房间。
进来后,看见对方真容的夜立马就被惊呆了。
花白的头发,褶皱的皮肤,微微弓着的瘦弱身体,无一不在透露着对方的老练与资深。
这还真是一位资深的老练警员啊!最少也要八十来岁吧,对方能在这种天气走到这里来还真不容易。
老练的警员用干枯的喉咙发出略带嘶哑声音:“是你们报的警吗?”声音中都带着一丝腐朽的味道。
“是的!”及时赶回客厅的毛利小五郎说道。
他已经将脚印盖上毛巾了,回来的时候刚巧发现警官已经到了,虽然为对方的年龄感到惊讶,但并没有表现出来,毕竟这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你是!”老练的警员推了推眼镜,颤微微的上前几步,看的小兰忍不住想上前扶一把,真怕会摔倒。
“鄙人毛利小五郎,是一名侦探!”毛利小五郎自信的报上姓名。
这里离东京不远,而且对方还是警官,怎么想也应该听过自己的名字和事迹。
“毛利阔阔郎?真是古怪的名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