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600z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首輔嬌娘 愛下-148 風波(二更)展示-lpl72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小净空的态度十分坚决,萧六郎无法,只得自己先去国子监了。
小净空将房门关得死死的。
顾娇过来敲门:“可以去上学了吗?”
小净空在门后问:“他们都走了吗?”
顾娇轻声道:“走了。”
小净空哼哼道:“坏姐夫走了,琰哥哥和小顺哥哥也走啦?”
顾娇点头:“嗯,都走了。”
小净空这才将门打开一条缝,但他也没立刻出来,而是将小脑袋探出门缝,左右看了看。
确定没人,他才背着书包走出来。
约莫是还在害羞,小脸儿红扑扑的。
为了掩饰尴尬,他尽量作出一副严肃又老成的样子,威武霸气地走在前面,奶凶奶凶的!
一路上都很滑,为了不让小家伙再摔跤,顾娇将他抱起来,一直抱到国子监的门口。
哎呀。
小净空的小脸蛋红透了。
他是一个成熟的小孩子了,在家抱抱可以,但不可以在外头抱抱。
可是好喜欢娇娇的抱抱,舍不得不要。
顾娇把人抱到门口才放下。
小净空陶醉得不要不要的。
虽然一大早让三个不懂事的大人气得够呛,但和娇娇一起上学还是很开心啦!
“到了哦。”顾娇揉揉他的小脸蛋。
“嗯!”小净空不舍地点点头,“那我进去啦!”
顾娇俯身与他平视,理了理他的衣襟:“乖乖听夫子的话。”
小净空拍着胸脯保证:“我会哒!”
这倒不是卖乖的话。
国子监的夫子比县城私塾的夫子厉害得多,尤其神童班的夫子,那都是相当有才华的。
他们授课的内容确实大部分都是小净空没学过的新知识,小净空学得还算认真。
“进去吧。”顾娇拍拍他的小肩膀。
“娇娇再见!”小净空冲顾娇挥挥小手。
顾娇含笑目送他进入国子监,他是全国子监最小的学生,不是那身国子监的衣裳,谁都不敢相信他是神童班的学生。
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顾娇才转身离开。
国子监共分为两大院区,主院区是国子监六堂,副院区是国子监蒙学,进大门后一个往左,一个往右。
神童班又在国子监蒙学的最里面。
小净空早上闹脾气耽搁了一点时辰,这会儿已经不早了,他稍稍加快了步子。
却不料刚路过一座假山时,假山后突然窜出一个孩子。
说不清谁先撞的谁,总之俩人都摔倒了。
小净空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个子小,没摔疼,对方却嗷的一声痛呼起来。
小净空简直被这一嗓子嚎懵了。
他忘了爬起来,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对方。
那是一个和他同桌差不多高的小男娃,同桌七岁,小净空猜测他也七岁。
可他同桌很瘦小,他却很胖,比林成业哥哥还胖。
不知是不是他嚎得太厉害,周围不少人被他吸引了过来。
小净空看着那些人一窝蜂地围过去,七嘴八舌地问他怎么了,那紧张又害怕的样子,活像是小男孩马上就要死掉了。
小净空歪着脑袋看着他,难道真的摔得很严重?
小净空正寻思着自己要不要也去关怀他一下,就见那个小男娃突然哭丧着脸指向小净空:“他撞我!他撞我!他撞我!快把他给我抓起来!”
那群围着小男娃的下人朝小净空看了过来。
其中一个年长的男子……嗯,小净空觉着他不大像是男子,可他又分明不是女子。
就挺迷。
他笑了笑,对小净空和颜悦色道:“是你撞了我家小公子吗?”
他明明在笑,可小净空并没感觉到他的善意。
小净空自己爬了起来,认真地想了想,纠正道:“我确实没看路,但他也没看路,如果他看见了,他会避开我的!我走得不快!所以不能说是我撞他,应该是我们两个撞在了一起!”
年长男子淡淡一笑:“那就是你撞了我家小公子,别害怕,我家小公子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过去给我家小公子道个歉,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小孩子嘛,都是很好哄的。
道歉了,小公子的面子找回来了,也就没事了。
小净空却不干,他一脸惊愕地看向对方:“他也撞了我,为什么要我给他道歉?是不是我道完歉,他也会给我道歉?”
年长的男子一噎。
小男娃在地上蹬腿儿大哭:“我才不要给他道歉!把他给我抓起来!抓起来!抓起来!我要治他的罪!”
小净空的耳朵都要被他吵聋了,怎么会有这么能嚎的小孩子呀?
这头动静太大,引来不少围观的学生。
几名夫子也闻讯赶来。
夫子们将各自的学生喊回了班里,只留下神童班的蒋夫子。
蒋夫子昨夜才得了消息,说他们神童班会插班进来一名学生。
这名学生并未经过入学考试,但他身份不同凡响,国子监不得拒收。
蒋夫子向两个小当事人了解了情况。
小男娃大声道:“他撞我!”
小净空严谨道:“不对,是我们撞在了一起!”
蒋夫子没有一面倒向小男娃,不分青红皂白让小净空给人道歉。
以蒋夫子对小净空的了解,如果真是他单方面撞的,他不会不承认。
其实是一件很小的事,和两个学生讲讲道理,握手言和就够了。
小净空是讲道理的小孩子,如果对方愿意言和,那他也不会揪住不放。
可小男娃不同意。
他长这么大,就没受过这委屈!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他不给我磕头认罪!我就把他抓起来!”
他急得小胖子身子蹦啊蹦,小净空只感觉地面都抖了抖!
“发生了什么事?”
是郑司业神色威严地走了过来。
蒋夫子冲他行了一礼:“郑大人。”
少年祭酒死了,老祭酒辞官了,郑司业成了国子监最高官员,前几日更是在庄太傅的帮助下暂代了国子监祭酒一职。
不出意外,明年他就是正儿八经的下一任国子监祭酒了。
他的架子摆得很足,却在看见小男娃的一瞬寻思低下头,拱手行了一礼。
小净空的认知里,只有晚辈向长辈行礼,学生向老师行礼,这个小男娃显然既不是郑司业的长辈,也不是郑司业的老师。
那郑司业为什么要给他行礼?
“请问,是出了什么事?”郑司业笑呵呵地问。
小男娃跺脚道:“说了多少遍了!他撞我!都把我撞倒了!”
小净空蹙眉道:“我也说了很多遍了,是我们撞在了一起!”
“放肆!谁许你胆子这么说话的?自己走路不长眼,撞了人还赖……”郑司业正要说出那个称呼,记起对方是以平民身份入学的事,赶忙换了个字眼,说道,“人家!国子监的学生要诚实!你的礼义廉耻,你的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
小净空很生气!
他大声道:“我没有不诚实!没有不知礼义廉耻!我也没有不懂规矩!就是我们两个撞在了一起!不是我撞他,也不单单是他撞我!我们同时撞的!”
为什么就是没有人好好听他说话?
他的声音不够大吗?
他的个子不够高吗?
为什么?
他不是不愿承认错误的小孩子,可是他不能承认不属于自己的错误!
蒋夫子也感觉郑司业做得不大对,若是两位祭酒还在这里,一定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郑大人……”他开口。
郑司业冷冷打断他:“你给我闭嘴!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学生!”
小净空拽紧小拳头,小胳膊向后伸,辩驳道:“蒋夫子没有错!他教的学生很优秀!我很优秀!该闭嘴的是你!审案还要审两个人呢,你问都没问我!你一点都不公允!你不配为人师!”
小净空也是急了,才会叭叭叭地说了这么多不留情面的话。
在他成长的几年里,住持方丈也好,他的师父也罢,都没因为说不过他就讲让他闭嘴的话。
谁的道理站得住脚,谁就有资格说话。
顾娇也是如此。
郑司业被一个三岁孩子怼得脸红脖子粗,不过到底是司业,没这么快败在一个孩子手里。
他怒道:“好好好,如此目无尊师,我看你是要受罚!来人!拿戒尺来!”
听说小净空要挨戒尺了,小男娃露出了得逞的笑意。
就在此时,一道清瘦的身影走了过来。
他虽杵着拐杖,在风雪中却犹如青松翠柏,散发着凛然而又强大的气场。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一是因为他的气场,二是因为他的模样。
这人长得也太……
郑司业初见萧六郎时也狠狠地震惊过,如今已习以为常。
天底下长得像的人多的去了,他把他八辈儿祖宗都调查清楚了,这就是个县城来的泥腿子,还拖家带口的!
和人家昭都小侯爷半点儿关系都没有!
萧六郎淡道:“郑司业是要拿戒尺罚谁?”
郑司业眉心蹙了蹙。
他不喜欢萧六郎,可安郡王看上了对方,他不耐道:“你别多管闲事!”
“姐夫。”小净空原先不委屈的,看到萧六郎就委屈了,他扑过去抱住萧六郎的大腿,眼眶红红的。
萧六郎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将他护在怀中,冷冽的眸光扫过众人,当看到那个小男娃,他的眼底没有丝毫波澜:“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要罚你,是拿什么身份罚他?如果只是国子监的学生,那你没资格罚他。不如说说你是谁,有没有资格罚他?”
小男娃一下子噎住了。
他、他是……
他不能说。
说了就是抗旨。
小男娃瞬间蔫了。
先把身份最高的制住了,那群下人也就不敢吭声了。
萧六郎紧接着又冷冷地看向郑司业:“他目无尊师,可有人为师不尊,你让他如何尊师重道?”
郑司业一噎:“你!”
萧六郎讥讽地说道:“说到规矩,郑司业你今日的行为触犯了国子监监归第七十八条。下次举起戒尺前,不妨先想想戒尺究竟应该先落在谁的身上!”
七七七、七十八条是啥?
他是司业他都不记得了,这小子把自己当谁了?
国子监祭酒吗?
还和他摆起规矩来了!
郑司业在重要人物面前被一个新生落了颜面,脸上挂不住:“你,给我来明辉堂一趟!”
他要好好挫挫这小子的锐气!
萧六郎毫无畏惧地看了他一眼:“明辉堂是祭酒才有资格进去的地方,司业大人已经是祭酒了么?”
郑司业气了个倒仰!
这小子……竟然讥讽他不是真正的祭酒!
萧六郎道:“我要去上课了,代祭酒,慢走。”
最后一句代祭酒,犹如弯刀插心口。
郑司业感觉自己胸腔都在痛!
萧六郎没再打理这一行人,牵着小净空的手将小净空送去了他的课室。
小净空不是娇气的小孩子,他已经没事了,只是情绪仍有些低落。
“怎么了?”萧六郎问。
小净空抬起头,认真地问道:“为什么他们不好好听我说话?是我太小了他们听不见吗?”
萧六郎没刻意营造这个世道的美好,他说道:“不是你小,是你站得不够高。”
小净空想了想,他方才的确是站在一块比较低的平地上,他唔了一声:“那我下次说话要踩在凳子上!”
萧六郎没解释此高非彼高,他拍拍小家伙的肩膀:“进去吧。”
小净空犹豫。
他从兜兜里掏出一块小石头,哼唧唧地道:“我的小石头说,它今天不想上课。”
萧六郎无情将小石头没收:“它不上,你上。”
逃学未遂的小净空:“……”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