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nae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的超級莊園-第三千零九十五章,豐收的時候鑒賞-cfpga


我的超級莊園
小說推薦我的超級莊園
第三千零九十五章,丰收的时候
“庄主,我们不杀他们吗?”
明明实力强大,还要将这些前来追杀自己等人的一众仇人,给放了。
这是何道理?
神枪无敌非常不忿。
当然,他也不是对王阳不满。
只能说,他的心中,对于这些前来混沌追杀自己,并且将自己迫入绝望的家伙,充满着愤怒。
想要将他们,全部斩杀。
“很愤怒?”
“当然。
他们敢来追杀我们,他们就是我们的仇人。
是仇人,就应该斩尽杀绝。”
“是啊!
是仇人,就应该斩尽杀绝。
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既然是仇人,还掠夺了他们的宝贝,他们心中的恨意,与贪婪,都是止不住的。
他们对于我们,一定不会有任何的好感。
只有仇恨!”
王阳的语气,有些感慨。
明明是他们来追杀自己,结果,自己放了他们一马,他们不感恩也就算了,但是,还要更加仇恨自己。
这个世道,真的是没有道理可讲。
“可是,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一句话,我感觉,你应该将他的视野范围,扩大一些,再来理解。
这样,或许,你就会心理好过一些。”
“视野范围?
如何个扩大法?”
视野范围扩大?
这个说法,倒是从来都没有听过。
“嘿嘿。
你想想,这些家伙,他们本身,与我们四方星界,有什么生死大仇吗?
或者说,他们,与我们本身,有什么难以化解的大恨吗?”
“那是肯定没有的。
他们存在的年月,只怕,都不知道有多少个纪元了。
说是,比这一方宇宙还要古老,这样的说法,肯定不行的。
但是,说是,当这一纪元最古老的存在的老祖宗,不考虑实力的问题,是绝对没有什么问题的。
他们与我们之间,除了利益之争,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仇恨了。”
“是啊!
只有利益之争。
但是,这个宇宙之中,除了他们之外,你觉得,会没有其他的近仙道主吗?”
“怎么可能?
这根本就不可能。
这个宇宙,存在的年月,那么古老,谁知道,什么地方,就会藏着一批这样的老不死?”
“是啊!
这个宇宙,这样的老不死,还非常多。
只是,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的道行,可以用时间,慢慢地来熬。
但是,如果,他们过度地在宇宙之中闯荡,必定会消耗他们的寿元。
因此,不是什么可以促进他们成长的至宝,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地跳出来。
再说了,这些家伙,他们都已经出来了,没有捞足够的好处,他们也是不会缩回去的。
因此,或明或暗,他们,都会阻止,将消息扩散。
但是,如果,我们将他们杀了。
那么,到时,那些沉睡的老不死的,只怕,都会惊醒。
到时,我们的麻烦,依然是源源不断。
只是,我们的敌人,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
“哦。
庄主,你说得对。
我们的敌人,不是他们几个,而是他们背后的种族。
杀了他们,我们的敌人,不会减少。
相反,有可能,还会增加。
但是,如果,不杀他们,我们还可以获得好处。
大家,都是利益相争。
因此,我们也以利益为主。”
“不错,就是这样。
因此,这些家伙,杀与不杀,其实,关系都不会太大。
相反,他们的实力,我们都已经摸清楚了。
我们再次应付,也就容易了很多。
既然如此,我们为何,还要将他们杀了,放弃到手的利益,而换来更加陌生的敌人呢?”
其实,王阳不需要与神枪无敌过分的解释。
只是,这些家伙,都是因为神枪无敌而被迫镇压的。
因此,王阳感觉,还是必须要将其中的厉害关系等,都说清楚才行。
不然,心头不畅,会影响他的实力。
“好了,你们这些家伙,想清楚了吗?
到底是打算怎么样?
你们五个,都是初次,老子做人,最是厚道,之前,青象道主与玛丽虫主,都是拿出了二十条鸿蒙紫气,老子才将他们给放了。
你们也一样。
老子是一个生意人,做生意嘛,就是讲诚信。
对待你们,老子也是一样。
最讲诚信。”
王阳的目光,已经在青象道主与玛丽虫主身上扫过。
“讲诚信的人,你们说,最讨厌的,是什么?”
讲诚信的人,最讨厌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最讨厌的,当然就是不讲诚信的啊!
我讲诚信,结果,你不讲,那不显得,自己是一个傻子吗?
再说了,这样的情况,如果被别人看到了,不也显得,自己是一个傻子吗?
是傻子,还不好欺负的?
到时,只怕,谁都会来踩两脚。
这样的情况下,当然是最让人讨厌的。
可是,这个话,要怎么接?
难道,如实说?
怕是要被打死吧!
之前,自己两个,交了买命财,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不能再与他为敌了。
但是,自己两个,不就又来了?
这样的情况下,自己两个,是不是就属于那种不进诚信的类型?
一时间,面对王阳这样的问题,他们两个,竟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哼,老子告诉你们,讲诚信的,最讨厌的,就是不讲诚信的。
这样的家伙,就应该千刀万剐。
因为,他们是破坏人与人之间,相互信任的最大阻碍。
因为,他们造成了人类社会的不安因素。
因为,他们让这个世界,变得是那么地不信任。”
好吧!
被你这样一说,我也感觉,我确实是罪大恶极。
千刀万剐,都不足以减其罪。
破坏人类安定团结,友好相亲相爱,让这人与人之间,是那么地陌生。
啊,这样的存在,竟然是我们?
可是,我们,我们是人类吗?
你们人类的安定团结,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青象道主与玛丽虫主两个,都感觉,自己要去千刀万剐了。
但是,又想到,自己两个,都不是人类。
你们人类的社会安定,与我们这些畜牲,与我们这些虫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样一想,他们又好像心安理得了。
一时间,两个,竟然糊涂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