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bkf人氣連載小說 玄渾道章討論-第一百一十三章 外神非可倚-j1yhp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就在分身处置内层事宜的时候,张御正身则在正殿中看着各地送呈上来的审查报书。
这次天工部大匠遇袭之事情本来很是隐秘,可是不过短短三天时间,就已然弄得纷纷扬扬,各洲皆闻,这里固然有训天道章传播消息较快的缘故,可主要还是背后有人在暗中推动。
最初几个人传言之人他此前都已是派人前去查问过了,这些修道人所得的消息,最初来源也多是从别处听来的或是一些小报之上看来的。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还有一些修为不高的修士,甚至连自己也不知道是如何得知了这些的,分明就是遭受到了一些暗示手段。
是有人故意在散播这些消息。
而这些修士来源不一,分布在各个上洲之中,或许背后推动之人是想利用这个方式混淆视听,可是能在多个上洲同时做到这等事,其中还不通过训天道章,那恐怕只有具备上乘法力的人才能做到了。
他认为出手之人未必想不到这一点,可其仍是如此做了,说明其人为了阻挠东庭府洲之事的决心很大。
现在他已能肯定,这个人就在上层,并且就是某一位玄尊,不然不可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在一十三洲各地推动此事。
且这位以往一定不曾参与过玄廷事务,否则定然会知晓玄廷是不会因为这等事而轻易妥协的。
只是在上层往内层传递力量,一般来说总是会留下的痕迹的,是会被明周道人察知的,但有一个地方不会,那就是在自身道场之中,事先只需要与清穹地陆隔断片刻,那么就能遮掩自己的行径。
可这本身也是一个线索,这般范围就缩的很小了。
他转念到此,就待把明周道人唤出查问,只是在这个时候,心中微微一动,却是玄浑蝉那里忽然有了发现,居然进入了一片界隙之中。
他意念一转,一个分身化影便随着玄浑蝉落到了那里。
此刻他入目所见的,乃是一片遭受过粗暴蹂躏的山岭和大地,一座座山峰像是被巨力推到的,还有残败的部分勉强竖立着,而地面之上则残留着被强横力量冲撞和掀翻的痕迹,不但到处都是深不见底的大地裂痕,还充斥着大大小小仿若被陨星撞过的坑洞。
在那些泥土碎石之中,还可见到倒塌的宫宇楼台,柱梁碎瓦,看去全是古夏风格。
他开始还以为这里就是毕明曾停留过的地方,可等仔细察看了下来,却发现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这些宫观出现的时间远远早于毕明到此的时日。
由于界隙之内没有经历浊潮,所以他能从那些残破的木柱上推断出来,这些宫观倒塌的时间距而今大约是两千三百载左右。
朱凤之前告诉过他,古夏之时早有修道人到过此地,而毕明一直想找到这些先到的修道人,似乎是想从这些人手中找寻什么东西。
他抬头望向眼前这片残破废墟,对于这里早先有修士到来他倒也不奇怪,因为必然是有修道人先发现了此世,天夏才有可能大规模渡来的。
他思考了一下,要这里真是天夏修道人所建立的,那么说不定还会留下文碑卷册,或可从这些记载上面一窥此辈来历。于是他身影一晃,就化一道金虹往界隙深处投去。
内层汪洋之上,在出了东庭地陆之后,飞舟已然经历了三天两夜的飞驰。
众军士本以为这场旅程还要持续很久,可在某一个阳光温暖,风浪平缓的午后,那始终在前方指引去路的符纸忽然停了下来。
边舱之中,一名队率朝外看了一眼,就立刻转至主舱之内,抱拳道:“陈玄修,孟道修,请看前方。”
陈嵩和孟嬛真二人问询立刻出了定坐,走到前方,由渐渐融开的舱壁向外望去,很快见到了一座被稀薄雾气遮盖的海岛。
关键是,从上方看下去,其与当日图画之上所显示岛屿一模一样!
孟嬛真对照回忆着那浑素抄上的图画,望着下方道:“是这个地方,那颜子全若未离开,那么此刻应该在海岛上的某个洞窟之中。”
那名队率出言道:“两位上修,下面情形不明,难说此人会不会有什么布置,不如我们用玄兵先轰爆此地,看能否将他逼了出来?”
陈嵩想了想,慎重言道:“不妥,正因为这个岛屿情形不明,我们不能贸然行事。而且这等方法对付颜子全这等经验丰富的修道人未必好用,我们先要做得是确保此人的存在。”
孟嬛真赞同这个看法。
这个地方给她一种异样而不好感觉,而且颜子全可是一名修成了元神照影的修道人,只要不是被玄兵正面轰中,那对其可没什么威胁,
若此人反而借机往海底下逃窜,那追剿起来更难,还不如他们二人入内抓拿。
两人商议了一下,就让飞舟在外等候,一起登上了孟嬛真那艘小云舟,而后起得一片云雾遮掩,再由海下慢慢接近这座海岛,最后掩去身形登上了岛屿。
不过就在他们进入海岛范围的一刹那,他们就知道自己白费力气了,一股笼罩海岛的感应之力率先碰触到了他们,但是同样,他们也有此感应到了一个修道人的存在。
陈嵩沉声道:“孟道友?”
孟嬛真肯定回言道:“就是他,颜子全,他就在这里!”
确定了此人存在,两人又已然暴露,索性也就不再掩饰,俱是身影一闪,就往此人所在之地飞速遁来。
二人很快发现一个通向地下的洞窟,两人本是试图放出观想图和元神照影进去探看,但发现却被一层力量阻碍,怎么也无法入内,在快速交流了一下之后,就改为由孟嬛真放出一枚玉珠在前开道,两人亲身进入此中。
不过这一路向下而来,却并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和守御,竟是顺利无比的来到洞窟的最底部,进入了一个如同倒扣大盆一般的宽阔洞厅之中。
尽管已是深入了地底,此间却仍是如同外间一般明亮。一个身着棕灰色大氅,戴着遮帽的中年道人正站洞厅中间,看去正等着他们。
孟嬛真冷然道:“颜子全!”
颜子全呵呵一笑,伸手拿下了遮帽,露出一张略显沧桑的脸庞,他望去大概五旬上下,两眼深邃,下巴留着修剪齐整的短须,乌发丰茂,头上结了一个道髻,插着一枚黄玉簪,身形模样堪称英伟。
他看着孟嬛真道:“果然是孟道修。”他又看向陈嵩,“还有这位道友,你们倒是有本事,居然能找到这里、”
他看去有些意外,但却一点都不显得惊慌。
陈嵩沉声道:“颜子全,你应该知道,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逃不掉了,你不用再做无谓之抵抗了,跟我们回去吧。”
颜子全笑了一笑,道:“我既然逃出来了,那总要挣扎一下,不然我岂不是白跑一趟了?”
孟嬛真看着他道:“看来你自认还有胜算。”
颜子全神秘一笑,道:“信心么,还是有一点的,两位请看上边。”
陈嵩和孟嬛真二人一直在戒备他,当然不会真的去看,而是试着感应了一下,随即便是发现,一具怪异干瘪的尸身贴洞窟顶璧之上。
“那是这里一个异神以前的人间之身。”
颜子全抬头看向上方,“这个异神很有意思,他喜欢寄托人间之身行走世间。但对身躯的挑选又很苛刻,他喜欢年轻而富有活力的身躯,并向我索要两个天夏修道人,以此做为我向他寻求托庇的代价。”
他悠悠言道:“我承诺为会他挑选合适的人间之身,两位这么巧来了,我要是不兑现这份诺言,那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陈嵩和孟嬛真心中这时感觉到了一阵警兆,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洞窟之内的光芒忽然以比原来强盛数倍程度爆发了出来!
可以看到,在那片光芒的来源,竟是洞窟上方那个原本那个干瘪的尸体,现在其突然浑身饱满鼓胀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之后,咚的一声从上方稳稳落到了地上。只是他的身躯看来十分沉重,落地的一瞬间,不但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坑洞,连坚固的洞窟都晃了两晃。
此人从半蹲状态之中缓缓起身,并抬起头来。
在陈嵩和孟嬛真二人眼中,这是一个矫健的少年,只是身材异常高大,并且其身上盘绕着一股强大的灵性神力,两只眼眸似如黄金筑造。
两人目光警惕,全神戒备。
这个矫健少年咧嘴笑了笑,他张开修长的手臂,微微后仰,似要发出一声庆祝找到心爱猎物的咆哮或是呐喊,可就在他方才张口的时候,忽然一道金光自外飞来,骤然自众人眼前闪过,轰的一声,此人头颅霎时爆开,那无头的身躯往后走了四五步,最后完全失去了力量,重重一声倒在了地上,尸身再一次干瘪了下去。
而那一道金光在场中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孟嬛真和陈嵩二人面前,他们看得清楚,这分明就是方才张御赠给他们的那一张指路纸符。
两人这时一起看向颜子全。
颜子全沉默了一会儿,尴尬的笑了笑,道:“我认输。”
……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