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78yk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獵戶出山-第1309章 你在開什麼玩笑推薦-j7gff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
“怎么合作可以从长计议,眼下最要紧的是找到吴民生”。
“这也正是我想问你的,他怎么可能从你眼皮底下失踪”。
吴峥看了眼小妮子,淡淡道:“能无声无息从我眼皮底下劫走人的,只有一个人能做到,刚开始我以为是刘小姐做的,后来我才得知你们在金山医院”。
小妮子切了一声,“你太小瞧本小姐了,我要是当时在场,首先要做的就是取了你的狗头”。
陆山民眉头微微皱了皱,不禁让他想起上次在周同那里的时候遇见的那个人,那次若不是祁汉通过路灯看到了那人的影子,也发现不了他的偷窥。
“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吴峥半眯着仅剩的一只眼。“如果想到了,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否则我们将失去最基本的合作基础”。
“除了小妮子确实还有这么个人,不过并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当时是晚上,他有蒙着面,虽然有过短暂的交手,但我不知道他是谁,更不知道他是哪方的势力”。陆山民自然不会因为吴峥的激将就全盘托出,只是觉得这件事告诉他也没什么影响。
吴峥的独眼迸发出一抹凌厉的狠意,“看来就是他了”。
说着又说道:“我知道你接触过影子,会不会是他们的人”?
“这个猜想没有意义,他们本来就是藏在暗处的一群人,即便是也没有办法”。
吴峥冷冷一笑,“在家族会议上吴民生没有出现,在董事会上,吴民生也没有出现。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至少在他们看来吴民生这张牌会有更大的用处。做生意,无非是讨价还价,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既然是为了利益,就有谈判的空间”。
“你想让我帮你去谈判”?
吴峥淡淡的看着陆山民,“你难道不想吴民生死吗,他彻底死透了,你的仇才算是彻底了结”。
“没问题”。陆山民冷冷的看着吴峥,“那你呢,你又能给我什么”?
吴峥笑了笑,“吕震池和田岳来找过我,商量着怎么利用你引出陆晨龙和影子,有我在中间给你通风报信,这算不算一份天大的大礼”。
陆山民冷冷一笑,“蚌鹤相争,渔翁得利,你的算盘倒是打得很想”。
吴峥哈哈一笑,“彼此彼此,这也不正是你所想要的吗”。
“好,你等我消息”。
················
················
回去的路上,小妮子一直闷闷不乐。
陆山民太了解她了,她是一个很记仇的人,谁要是欠了她一毛钱不还都得跟他拼命。
以前在马嘴村的时候,谁借了她一根针一根线,她都能堵着人家门让人还。记得有一年西山头的王大婶借了她十块钱忘记了还,大年三十硬是坐在人家门口不走。
马嘴村的人都知道,欠谁都千万别欠小妮子,不管是欠什么东西。
三人分别都差点死在吴峥手里,大黑头现在还成了警察通缉的通缉犯,现在还反倒要与他合作,心里怎么能好受。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他陆山民能有什么办法。正如吴峥所说,现在不是他陆山民用把柄胁迫他合作,而是他吴峥捏着把柄胁迫他陆山民合作。
外面的世界不是马嘴村,远没有那么简单。
海东青说他出来混了这么久还是那么冲动和幼稚,不禁想到在哪本书上看到过的一句话,‘一个人是否成熟,成熟到了什么程度,标准就是看是否学会了妥协,又能妥协到什么程度’。
所以,他觉得海东青说得不对,相比于马嘴村的陆山民,现在的陆山民已经成熟了许多,因为他渐渐的学会了妥协。
“小妮子,你是不是怪我与吴峥合作”?
小妮子开着车,嘟着嘴,“我不是怪你,是恨吴峥卑鄙无耻,我心胸没有你宽广,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这十年怎么过,多难熬。女子报仇不隔夜,隔夜了一晚上我都睡不好”。
陆山民笑了笑,“会有机会的,多行不义必自毙,吴峥这种没有底线的人不会有好下场,我们不收拾他,老天也不会放过他”。
“我才不管老天收拾不收拾他,反正我要收拾他”。
·············
·············
“赢先生,你能给我讲讲这幅画的含义吗”?一个五十来岁的,西装革履的男人盯着眼前的话,看了半天也没看不明白画的是什么。
“看不懂”?赢恬推了推金丝眼镜,含笑反问道。
西装男人故作深沉的摸着下巴上稀疏的胡须,“嗯、、、看山不是山,看山又是山,看山还不是山”。
男子上前几步,又后退几步,近看、远看,突然眉头一挑,双手一拍,激动的说道:“高啊,实在是高,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赢恬长叹一声,感慨万千,“没想到陈总不仅是商界奇才,还有这么高的艺术鉴赏能力,我这幅画自从画出来以后,你是第一个看懂的人,实在令我感动”。
“过奖过奖,那是赢先生曲高和寡,他们没有那个慧眼”。
赢恬感慨的拍了拍男子的肩膀,“知己啊!知己啊!人生难得一知己,本来是打算带进棺材的,看在陈总知我的份上,我就忍痛送卖给你了”。
男子也颇为激动,生怕赢恬反悔,“赢先生,您看多少钱合适”。
“哎”,赢恬长叹一声,“这幅画在我心里是无价的,让我怎么开口,你自己看在心里目中值多少钱吧”。
男子伸出一根手指头,“赢先生,你看这个数怎么样”?
赢恬叹了口气,“我实在是舍不得啊,这幅画是我平生最得意之作,耗费了我所有的才华和心血,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画出来了”。
男子再次伸出一根手指头,“赢先生,这个数呢”?
赢恬眼皮抬了一下,“这幅画蕴含天地浩气,饱含苍茫世事,对整个人生,对整个家族都有着长远而悠久的滋养作用,若是作为传家宝,子子孙孙都会得益”。男子面色有些为难,咬了咬牙,一狠心,伸开手掌,“赢先生,我拿回去一定挂在正堂,早晚瞻仰,世世代代、子子孙孙传下去”。
赢恬握住男子的手,“知己啊”。
男子小心翼翼的捧着画走了出去,赢恬掏出手机看了看短信,仔细的数了数五后面零的个数,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进来吧”。
赢恬将手机放在茶几上,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随便坐”。
陆山民走了进去,“他真能看懂”?
“懂个屁,这些人眼里看什么都是钱,哪懂得什么艺术”。
“主业是影子,副业是骗子,画画只不过是你的业余爱好”。陆山民坐在赢恬对面,不无讥讽的说道。
赢恬点燃一根高档雪茄,吐出一口烟雾,“我好歹也是你的长辈,用不着每次说话都夹枪带棒吧”。
陆山民笑了笑,“做骗子多好啊,胡乱画一通就能挣几十万,何必非要冒着风险当什么影子”。
赢恬吧嗒了一口,淡淡道:“你这句话就说得错误百出了,首先,我不是乱画,我是国内一流的印象派画家,江州艺术学院的客座教授。其次,不是几十万,是几百万。”说着笑了笑,“再次,这点钱相对于从影子那里得到的,不过是九牛一毛”。
小妮子惊诧异常,她这辈子最听不的就是“钱”这个字,一听到“钱”字就眼睛发亮,立刻就掰扯这十个指头在那里算九头牛有多少毛。若不是来之前陆山民反复叮嘱过要安安静静的坐着,说不定就忍不住起身打劫了。
陆山民也是颇为震惊,他震惊的不仅仅是影子的资产,这个世界上有多少钱就会同等的有多大的能力,否则就挣不了那么多钱,也守不住那么多钱。一直不敢低估影子,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了。
“如果你是想来打听你爸的消息,你就不用开口了,还是上次那句话,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真的不知道”。
“我不是来打听他的”。陆山民淡淡道。
“哦?你不会好心来看我吧”。
“你想多了”。
赢恬耸了耸肩,“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
“你们影子的触角无孔不入,你应该知道吴家的事情吧”。
赢恬点了点头,“略有耳闻,你小子比我想象的还要疯狂,真没想到凭一己之力,真能做到这一步。啧啧,吴家这样的大家族,生生被你折腾成这样,不愧是陆晨龙的种”。
“吴民生在哪里”?
“什么”?“什么意思”?赢恬咬着雪茄,神色突变。“闹这么大阵仗,你别告诉我吴民生没死”?
陆山民怔怔的盯着赢恬的眼睛,想从里面找出表演的破绽,但是盯了半天,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真不是你们做的”?
“你在开什么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风格,我们只做闷声发大财的事情,涉及到吴家这么大的家族,还这么大的阵仗,你觉得我们想让外界注意我们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