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7ey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完美重生 txt-466章 警告展示-clxyw


完美重生
小說推薦完美重生
“啊?”阎王语气迷茫的说道:“什么赵刚?我不知道啊。”
沈川冷声说道:“你是让我亲自去局里找你吗?”
一句话,阎王就挺不住了,带着哭腔说道:“老大,这真跟我们没关系,是国安那边插的手。”
“国安?”沈川一皱眉,“怎么扯到国安那边去了?”
阎王苦笑一声:“苏联解体之后,我们安排人包括大量外围人员在前苏联以及边境地区活动,为的就是尖端武器研发资料,而赵国威确实是个人才,他成功的跟前苏联航空发动机研究所所长伊万诺维奇进行了接触。经过一年多的秘密谈判,可谓是进展迅速,可谁能知道,突然走漏了消息,伊万诺维奇被逮捕,我们的这条线也断了。
我们给赵国威换了另一个身份,让他尝试接触航空发动机研究所二号人物,阿里耶夫。可就在他跟阿里耶夫接触的过程中,受到了国安的警告。因为国安方面,很早就跟阿里耶夫接触上了,只是阿里耶夫很贪婪,一直是狮子大开口,而他跟赵国威接触,其实就是待价而沽。我们当然不能内耗,所以就把赵国威撤了回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联解体带来的动荡逐渐平息,可国安那边一直没有进展,对我们越来越不利,等各方稳定下来,我们就会失去这个机会。所以,我们打算再一次启动赵国威,但那个时候,你跟赵刚发生了冲突,我们为了安慰赵国威,也是为了他心无旁骛的办事,才会干预地方,释放赵刚。”
说道这,阎王喘了口气,接着听筒里传来咔哒一声,好像是火机大火的声音:“这一次,赵国威的目标是航空发动机研究所的三号人物斯特列尼科夫,不要看他只是三号人物,斯特列尼家族在前苏联绝对是顶级存在,就算苏联解体,也没有太伤筋动骨。赵国威依然没有让我们失望,很快跟斯特列尼科夫达成了共识,虽然这个家伙也很贪婪,但在我们的承受之内。就在交易的前一天,又出现了变故,斯特列尼家族突然叫停了这次交易。
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了安全,我把赵国威和参与这次行动的人全都撤了回来,然后在边境待命。半个月后,阿里耶夫以叛国罪被逮捕,第三天在边境等待的赵国威就等到了斯特列尼科夫的消息,交易继续。到这时我们才明白,不管是伊万诺维奇还是阿里耶夫或者是斯特列尼科夫,他们都想跟我们达成交易,但又不想把利益分出去,所以伊万诺维奇这个最积极,最大领导第一个被干掉。具体是斯特列尼科夫和阿里耶夫谁出的手,我们也有分析过,阿里耶夫的可能性很大。
因为我们跟斯特列尼科夫的交易,就是阿里耶夫匿名举报的斯特列尼科夫,但是他还是小看了斯特列尼家族,他的举报没过两小时呢,斯特列尼家族就收到了消息,果断了阻止了交易,然后只用了半个月时间就调查出举报者身份并实施逮捕。这个时候,我们都认为,这次的功劳拿定了,可谁曾想,赵国威把这场交易主导权让给了国安,我们从上到下,忙活了好几年,白他妈的忙活了。”
沈川明白了:“他背叛我们,转投了国安,条件就是捞出他儿子赵刚?”
“对,他明知道我们跟国安是竞争关系,还是毫不犹豫的投了过去,背叛了我们。”阎王气得破口大骂,“我一直以为,养的是个人才,没想到居然是条狗,还是一条呲牙会笑,但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反咬主人的狗。”
沈川说道:“他这是在报复你们,在赵刚问题上没有帮他,但这样他就不怕局里找他算账?”
阎王叹口气:“我们和国安是竞争关系,也是合作关系,有些情报还是共享,包括人员也经常借调。赵国威又不是叛国,只要完成了任务,上面才不管这么烂糟事呢。况且他还是外围,国安要收他,连借调函都不用。”
陰山道士筆記
沈川哼了一声:“就这样算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儿!”阎王说道:“我们被国安摆了一道,虽然窝囊憋屈,但却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只能以后找机会,把这次丢的脸再挣回来。”
沈川说道:“替我去国安走一趟,告诉他们,看好赵国威这条狗,把他的狗崽子给我送回监狱。别让我亲自去找他们,到时候撕破脸就不好了。”
“没问题!”阎王精神抖擞的喊了一声,“我现在就去,老子是真受够了这窝囊气。”
沈川把电话扔在副驾上,看着前方,眼神有些涣散,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好一会才眨巴眨巴眼睛,莫名其妙的笑了一声,启动车子,又开始漫无目的的瞎逛。
县一中,姚均晟,就是那个特别崇拜沈川的小兄弟,蹲在大门外墙根下一口一口的抽着烟,他身边还有几个家伙,一个个无精打采的。
“晟哥、大黑,你们真的不念了?”铁杆儿跟班孙远军很有些伤感的问。
姚均晟要狠狠嘬了一口烟:“反正也考不上,天天坐在教室里还难受,没意思。”
大黑皮肤黝黑,身体却是这群家伙中最壮实的,也是个子最高的,才十八岁,身高都快一米九了。
回檔2006 淡漠依藍的琪兒
“是我爸和我妈不让我念了,说我不是念书那块料,我也这么觉得。”
一个瘦瘦的家伙嘴里也叼着烟:“有去处吗?”
大黑说道:“我二舅是开大货车的,我妈让我跟我二舅学开车。”
“学开车好!”孙远军说道:“听诊器,方向盘,走到哪里都赚钱,这两个职业可是香饽饽。你小子有个好二舅,可以学开车多爽。”
小瘦子问道:“老大,你呢?”
姚均晟说道:“我爸给我安排到了酒厂销售科。”
“哎呦!”旁边一个小胖子说道:“老大,咱酒厂的销售科可肥得很,到时候你可别忘了兄弟们。”
姚均晟叹口气,屈指把烟头弹了出去:“可我不想去。”
“啊?”几个家伙诧异的看着姚均晟。
孙远军说道:“晟哥,要是我家里能给我安排这么好的工作,我肯定回去的。”
小胖子问道:“你不上班你想干啥?”
姚均晟说道:“我想做生意。”
“做生意?”小瘦子打量了一下姚均晟,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一样,“你有本钱吗?”
幻想法帝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重生女配合歡仙 謝欣緹
姚均晟很诚实的摇头:“没有!”
小瘦子说道:“没有钱,还做个屁的生意。”
小胖子很有点头脑:“我手里有三百多块钱,你们手里有多少,我们几个凑凑,一起搞点什么怎么样?”
“我艹!”孙远军骂了一声:“你他妈的怎么有这么多钱?”
小胖子说道:“我家开小卖店的嘛,平时偷点儿纸盒还有酒瓶子出去卖,好几年才攒这么多。”
孙远军哭丧着脸说道:“我兜里只有一块钱。”
大黑说道:“我也没钱。”
小瘦子说道:“我有一百多,是这些年压岁钱攒的。”
姚均晟说道:“我手里有一千多,我们凑凑能有两千,可这点钱能干啥?”
異能狂想
小胖子眼睛闪着光:“我们卖磁带吧,就卖盗版的,进价便宜,我们可以先少进点货,等卖完了再去进。”
姚均晟眼睛一亮,又在兜里拿出烟,给几个人分了一根,自己又点了一根:“你这个主意不错,我觉得可行。”
小瘦子说道:“那能赚几个钱。”
小胖子说道:“不管做什么生意,都得从小开始,然后慢慢才能做大。”
“晟哥!”孙远军想参与,但是他没有钱,只能无聊的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大马路。
“你看,陆巡,我要是能有这样一辆车,这一辈子就知足了。”
几个人抬头看去,只见一辆白色陆巡急速驶过来,然后很意外的停在了学校大门口,紧接着,看到在车上下来的人,几个人眼睛瞪得溜圆,尤其是姚均晟,噌的一下站起身,激动的喊道。
“川哥!”
“川哥!”孙远军几个家伙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
沈川走过来,揉了揉姚均晟的脑袋,这小子想躲,但是没敢。
“怎么都在大门蹲墙根不去上课?”
小瘦子说道:“我们老大要退学,我们正在商量干点什么。”
“退学?”沈川看着姚均晟,“你不打算念书了?”
“不念了,忒没意思,上课就犯困,老师讲的啥我都听不懂,尤其是英语物理,考试的时候让我照着书抄,我都不知道哪个是准确答案,因为我根本就看不懂。”
沈川问道:“你不想念书,你家里知道吗?”
農家小醫女
姚均晟说道:“就是我爸不让我念了,给我安排进了咱县酒厂销售科,但我不想去,就是想自己干点买卖。”
沈川说道:“改革开放,全民下海,现在正是好时候,你的决定也是正确的,可做买卖,无论大小,总得有本钱吧,你有吗?”
姚均晟说道:“有,我和猴子还有胖子,我们三个能凑两千块钱,准备卖盗版磁带。”
沈川不得不对这几个小子另眼相看,像莱清这样的小县城以及周边乡镇农村,没有人会愿意花十多块二十几块钱买正版磁带。可以说,小县城和农村地区,是盗版磁带最终消化地。而他们本钱不多,卖盗版磁带是最好的选择。本小,利厚,无风险。
也许他们并没想这么多,就是因为没有多少钱,才选择卖盗版磁带,但能想到这个方向,也是有点小聪明的。
“你们都吃饭了吗?”
几个家伙摇头,姚均晟说道:“我们准备晚上聚餐,所以中午就没吃。”
沈川笑着说道:“走吧,请你们喝羊汤,吃烧麦。”说完,转身走向对面的孙家羊汤馆。
“老板!”沈川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六碗羊汤,六屉羊肉烧麦。”
“来了!”老板是回民,估计是吃牛羊肉的关系,看起来膀大腰圆的。脑袋上还带着个白色的帽子,也叫礼拜帽。
“呦!”老板见到沈川很意外,“二川,听说你被特招进了水木,这还没放假呢,怎么就回来了?”
话听起来很正常,但意思很明显,你小子不是被退学了吧。
沈川笑了笑:“回家有点事,顺便到学校来看看。”
老板没有再说什么,他可知道沈川的脾气,就是属驴的,惹急眼了,把他店砸了,即使找到说理的地方,那也憋屈啊。
很快羊汤和烧麦端上来了,沈川已经吃完了,但还是要了碗羊汤,跟着一起呼噜呼噜的喝起来。
“你小子想做买卖,你爸你妈能同意吗?”沈川夹了个烧麦,咬了一口。
姚均晟说道:“我的人生我做主,他们管不着。”
“小孩子话!”沈川把嘴里烧麦咽下去,“回去跟你父母商量,只要他们答应你做生意,我出钱找个项目给你做。做好了,五五分账,做不好,赔了算我的。”
“啊?”姚均晟张大嘴,汤都在嘴角流出来了,紧接着反应过来,抬起胳膊,用衣袖在嘴角抹了一下,兴奋的说道。
修真位面商鋪
“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沈川说道:“我还没那么无聊,骗着你玩儿。”
姚均晟激动的脸通红,“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项目?”
“还没想好!”沈川拿起桌子上的胡椒粉,往羊汤里撒了点,“现在想这些也没用,只有说服你父母之后,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
“好!”姚均晟握着拳头,狠狠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我肯定会说服他们。”
“嗯!”沈川说道:“我还能在家呆一个礼拜,你也只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去说服你父母,不然就得等到我春节回来了。”
姚均晟坚定的说道:“三天时间就够了,我有信心。”
沈川笑了,对姚均晟这孩子,沈川还是比较喜欢的。虽然有些跳脱胡闹,但谁还不是年轻时过来的,尤其他沈川,那个时候还比不上姚均晟呢,那可真的是,整天招猫逗狗,惹是生非。
“行了!”沈川把羊汤喝没了,吃了两个烧麦,拿着餐巾纸擦擦手,“我去学校找黄老师,你们慢慢吃吧。”
沈川站起身,又揉了揉姚均晟的脑袋,既然这孩子有心做生意,就让他试试,培养培养。能培养起来最好,要是培养不起来,这小子不是做生意的料,到时候再说。
“哇哦!”见到沈川走了,孙远军几个人兴奋的高呼起来。
沈川已经过了马路了,听到身后羊汤馆里传来的欢呼声,回头看了一眼,微微一笑。
黄国立正在大办公室跟坐在他对面的老师聊天,突然他右眼跳了一下,开玩笑的说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早上就开始跳,这都大半天了,我晚上都不敢回家了。”
坐在他对面的是个女老师:“你放心,你这个灾难绝对不会发生在回家的路上。”
黄国立立刻来了兴趣:“我说马老师,你还会算命咋得?”
马淑红哈哈大笑,指了指办公室门口:“你看看,是不是你的灾星来了。”
黄国立位置是背对着门的,听到马淑红的话,一转身,就看到沈川笑嘻嘻站在门口。
“我艹!”黄国立很没有形象的爆了句粗口,“你怎么回来了?不会是惹了祸,被开除了吧。”
沈川一翻白眼:“什么叫我被开除了,你就不能念我点好?”
“呀,沈川回来了!”一名年轻的女老师听到马淑红哈哈大笑声,奇怪的转身看,然后就看到了沈川,有些惊喜的喊出了声。
其他几个正在批作业或者备课的老师闻言抬起头,见到真是沈川,尤其是几个年轻的女老师,站起身就把沈川围住了。即使是她们对沈川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但沈川从人见人厌的坏学生,到成为著名的词曲家,然后又被几所名校特招,实在是太传奇了。
沈川一边回答问题,一边恭敬的给各位老师问好,那个态度好的,让黄国立啧啧称奇,这小子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陪着老师们聊了会天,吹了会牛逼,然后在老师的恋恋不舍中,拦着黄国立就跑了。
“我的天!”出了办公楼,沈川拍拍胸脯,“以前不管是哪位老师,只要认识我的,碰到都要训两句。可我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我还会这么受老师的欢迎,热情的都让我有点怀疑人生了。”
黄国立说道:“你要不要去看看,那些教过你的各科老师?尤其是你曾经的班主任,这两年可是一直把你的名字挂在嘴边,逢人就说你是他最得意的学生。”
沈川一撇嘴:“以前他也经常把我的名字挂嘴边,那是逢人就骂。”
黄国立说道:“那是恨铁不成钢。”
沈川说道:“那也不去!”
黄国立有什么话,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你要是没回来也就算了,既然回来了,就去看看他吧。”
“嗯?”沈川感觉到黄国立语气不对,“怎么了?”
黄国立说道:“癌症,日子不多了,不管你对他有什么不满,但毕竟他曾经是你的老师。”
沈川迈步就走:“他在医院还是在家?”
黄国立快步跟上来:“医生说没有治疗的必要了,一个月前就在医院回家了。我周日去看他,精神还算好,但医生说顶多还有一个月。”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