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eqp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魚龍服-第二百一十九章 攻韓【求訂閱】展示-9kxf2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你会统兵?”伏念想了想,问了一句,他没见过无尘子看兵书,儒家虽然内圣外王,但是却是诸子百家中,少有的不会用兵的。
全能护美
“不会啊,这东西不是有手有嘴就行?”无尘子愣了愣说道。我手下有蒙武,王翦,白亦非,我还需要自己统兵,看不起谁呢?
伏念愣了愣,转身就走,我以为我们是朋友,说好的要做彼此的天使,你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不舍得给我,还要骗我。
“我真不会统兵!”无尘子摸了摸鼻子。
“呵呵~”你不说这句话我还相信。伏念回了一个眼神,直接带着弟子们离开了,这人太。。。找不到词了,子夜你来想。
无尘子看着伏念等人离去,我是真不会啊,黄石天书都说了是天书,一个字都没有,我怎么看得懂。
“走吧,去南阳!”无尘子叹了口气,说假话一堆人信,说真话没人信。
墨鸦默默的赶车,你们都是神仙,我只能装作听不懂,实际上你跟儒家和天泽说的,我确实没听懂,难道真的是我读的书少?腹有诗书气自华,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可是我还是不懂啥意思。
弄玉则是,你们说的都好厉害的样子,每一个字我都听懂了,故事也好好听,但是我没听懂。可能我不是当事人吧。还有你跟伏念先生讲的是啥,我怎么一句也没听懂,你不是道家的么,怎么儒家的东西你也懂。
“话说,我沉睡的那几天,是怎么没被饿死的?”无尘子突然想到,他昏迷了差不多五六天,是怎么活下来的,这时代可没有流质食品,也没有葡萄糖氨基酸这些营养液输液。
少司命脸腾的飞起一片红霞,转身就躲进了车厢里,还好有面纱遮住。
“你真的一点感觉没有?”弄玉看着无尘子问道。
无尘子摇了摇头,我都伤成木乃伊了,哪来的感觉。
“我还以为你装的!”弄玉说完也钻进了车里。
茅山之捉鬼高手 午夜幽殇
“别看我,我刚来的,什么也不知道。”墨鸦说道,长鞭一甩,赶着马车徐徐前行。
萬賤齊發
无尘子想了想,难道念端大师连营养药片这种东西都搞出来了?也不对啊,没看到有些东西呀。
钻回车厢,少司命目光闪躲,也离他远远的。
一路西行,终于是进入到了南阳境内,无尘子示意墨鸦慢行,自己也下了车,一身粗衣,跟一个庄稼人一样,混进了农舍里。他想知道,白亦非为什么会为了南阳付出这么多。
“你问的是血衣侯还是雪衣侯?”农舍老人问道。
“有区别么?”无尘子愣了愣,韩国不就一个血衣侯?
“如果你说的是雪夫人,那可是我们南阳的恩人,当年秦国白起攻打韩国,雪夫人领兵出战,挡在了秦国大军之前,迫使得秦军不敢进犯南阳,而后又免了南阳三年赋税和兵役,才让南阳成为韩国最富庶之地。”老农说道。
“雪夫人是?”无尘子有些惊讶,能让白起避开锋芒的人可不简单。
“雪夫人就是如今血衣侯白亦非的母亲,韩国唯一的女侯爵。老朽曾经可是亲眼见过雪夫人的,那容貌真的是天下少有。”老农双目泛着灵光,憧憬的说道。
“那血衣侯白亦非你们怎么看?”无尘子又问道。
“一开始血衣侯出征百越,我们南阳子弟无不景从,然后他也没有丢了雪夫人的威名,一战灭国,让我们南阳子弟都是崇敬向往,可惜后来却跟了大将军姬无夜,走错了路。”老农叹息道。
“你们不恨他?”无尘子有些惊讶,整个新郑都将血衣侯白亦非是为妖孽,洪水猛兽,畏惧还在姬无夜之上。但是南阳百姓却只是可惜他跟错了人。
“你去南阳城外看看,是谁在那里驻守。人是要懂得感恩的,家国大事我们不懂,但是我们懂得的是雪夫人和白侯爷,两代人都坚守在南阳,守护着我们。可能侯爷也有自己的无奈吧。”老农说道。
重生异能女
无尘子点了点头,难怪白亦非在韩国名声如此差却还能统帅着韩国大军。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会愿意跟随他吧。
一连几个村子都是如此,他们不恨血衣侯,只是可惜了他跟错了人,为他感到可惜。
“想不到,白家在南阳有如此威望。”墨鸦有些难以置信,他跟着姬无夜这么久,对白亦非也是有所畏惧的。
“龙有逆鳞,触之者死。每个人内心都有自己的柔软,从翡翠虎动了南阳那一刻起,夜幕就已经分崩离析,白亦非也跟你们形同陌路了。”无尘子说道,他能猜到,白亦非很尊敬他的母亲,所以才会不留余力的去守住南阳。甚至愿意为了南阳背上叛国的罪名。
“去郡守府见见血衣侯吧。”无尘子说道。
墨鸦点了点头,驱赶着马车直接进入南阳郡城。
“你来了!”白亦非依旧是一身红色绣衣,白色内衬看着无尘子,目光有些复杂,他想过无尘子在秦国的地位,但是还是低估了。无尘子居然能让秦国做出临阵换帅这种兵家大忌。
“我可以保证秦军过处不犯秋毫,但是兵灾从来不是大军惹出来的。”无尘子开口说道。
白亦非叹了口气,无尘子还是不肯放过他啊。
“你们秦国有蒙武,王翦,杨端和等等大将,覆灭韩国也是轻而易举,为什么还要我呢?”白亦非说道。
“覆灭一国很容易,但是想要掌控一国很难,灭了韩国以后,我们需要一个在韩国有足够威望的人来把控韩国,而这个人还不会背叛秦国。”无尘子说道。
“张开地不是更合适么?”白亦非问道,无论威望还是其他,张开地和张家都比他更合适。
“张开地和张家必须死,张家在韩国根基太深了,我信不过他们,所以韩国贵族,我会一个不留。”无尘子说道。
白亦非目光一凝,韩国贵族一个不留,无尘子这是要将韩国彻底打碎,可是没有了韩国贵族,谁来替秦国管理这诺大的韩国呢?
“这些世家贵族,我从来不会去信任,他们在一地威望太大了,把他们迁入秦国,秦国也没有那么多的位置给他们。”无尘子说道。
白亦非点了点头,慈不掌兵,尤其是这些读书人下起手来,绝对比白起还要狠。现在他相信无尘子会兵事了。
斗界之纵横
“我会以你为主将,统帅你麾下的大军和秦国大军攻韩,直到灭韩。”无尘子继续说道。
白亦非叹了口气,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他在韩国再无立足之地。而这正是秦国想要的,用他来掌控韩国,而他却已经绑在了秦国的战车上。但是他却没得选择,他不去做,秦国依旧会攻打韩国,结果就是整个韩国被打成齑粉。
“你确定秦国蒙武王翦都会听你的?”白亦非反问道。
无尘子笑了笑:“蒙武,王翦他们不敢得罪我!我在秦国小心眼也是出了名的,被我记恨上的人,从来没有一个能活的好好的。”
白亦非眉头一皱,你这是一语双关,也是在威胁我不要搞小动作啊。
“你自己去做好准备吧,准备好了就派人到秦国大营找我。”无尘子说道。
“十天,十天后你们来接管大军。”白亦非叹了口气,十天足够他让韩国大军叛变投秦了。
无尘子点了点头,带着少司命离开了郡守府,然后坐上马车出城直奔秦军大营。
“表哥决定了?”明珠夫人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双目充满了怜惜。
白亦非闭着眼,身周一切都被冻的冰白,他讨厌这种被人掌控的感觉,但是却无能为力。为了南阳,为了麾下的大军,他不得不妥协。
“去做吧!”白亦非气势一泄,整个人如同被抽走了所有力量一般,瘫坐在窗沿下。
明珠夫人看着他,心中也是痛如刀绞,可是她却没有任何办法帮到他,她知道,白亦非让人去做的将让他背负上无尽的骂名,白家两代人在韩国树立起来的名声也会一朝散尽。
“秦国,齐国都要攻打韩国,即使是白起在世也无能为力,我能做的只是保住这些将士的性命和南阳百姓。”白亦非说道。
“见过无尘子掌门!”章邯捧着天子剑和大军虎符早早就在秦军大营外等候。蒙武也已经擂鼓聚兵,在点将台下等着。
无尘子点了点头,从章邯手上接过了虎符帅印和天子长剑,然后一步步走向大军之中,所过之处都瞬间让出了一条道,直达点将台上。所有的秦国将士都是看着这个年轻的国师,大军气势直逼,却是没有让无尘子有一些动容。弄玉和少司命都跟在他身后,墨鸦和章邯再落后一个身位。
等无尘子一步步走道点将台上,大军又再次合拢起来,整齐划一的看向点将台上。
“我知道,我任主帅,你们心里都不会服。”无尘子淡淡的开口说道。
所有秦国将领都是一阵皱眉,惊讶的看着无尘子,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但是,我就是你们的主帅,我不会跟你们同吃同住,也不会管你们吃的好,吃的不好,甚至,我还带着女人进入军营,你们又能怎么样?”无尘子指着少司命和弄玉对着下方的将士说道。
秦军大军一片哗然,七国军法,禁止饮酒,禁止女眷入军营。因为无尘子是主帅,他们才睁一眼闭只眼。
“我可以做,但是你们却不可以,你们谁做,我就会杀了谁。”无尘子继续说道。
“国师大人,军心!”蒙武皱眉提醒道,再让无尘子说下去,军心就散了。
无尘子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向大军道:“你们的蒙武将军跟我说,要稳定你们的军心,那你们告诉我,你们想不想像我一样,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所有秦军都是一愣,他们来投军不就是为了军功封爵,搏个功名。
“为什么,铁鹰锐士在吃肉,为什么黄金火骑兵的马都吃的比你们好?”无尘子继续说道。
“因为他们比你们能打,比你们勇武,所以他们吃肉,吃的比你们好,饷钱也比你们多。”无尘子淡淡的说着。
“所以,我现在要你们告诉我,你们想不想像他们一样,拿大钱,吃大块的肉,拿最多的军功像我一样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无尘子大声的吼道。
“想!”秦军中传来淅淅沥沥的声音,最终化成了一个字。
“有人跟我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元帅的将军也不是好将军,所以,你们想不想当将军,当元帅?”无尘子再次吼道,天子剑出鞘,剑鞘直接射穿了打鼓,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所有人都被震慑住了,但是又立刻反应过来,化作了统一的一声。连带蒙武这些老将都是热血沸腾的跟着士兵们一起嘶吼着。
“秦军这是!”南阳城里,所有人都被秦军发出的吼声吓了一跳。
白亦非站在城墙上看着远处的秦军大营,这样的声音,显然无尘子已经掌控了秦军,而且这样的军心,即使王翦来了也做不到吧。
“秦国只有军功封爵,但是死了也就死了,除了赏钱抚恤金,没有人能记住你们任何一个人。你们觉得公平么?一将功成万骨枯,但是你们都是人,都是秦国的好儿郎,你们不应该这么死去。”无尘子继续说着,看了墨鸦一眼。
墨鸦点了点头,一块巨大的石碑缓缓从军营外由九头牛吃力的拉到了校场中间。
巨石高达十丈,宽三丈,沉闷的落地,大地都是一颤。
无尘子带着一干将帅开到巨石前,然后扯开了遮盖在巨石上的黑布,只见纪念碑三个鎏金大字镌刻其上,而石碑上已经刻下了上百个名字。
“你们知道这些名字代表着什么吗?”无尘子指着石碑上的一个个名字问道。
蒙武等人都是看向那些名字,有道家的人名,有秦国宗室子弟的名字,瞬间明白了,这是一个墓碑,上边的人名,就代表着这些人已经死了。
“嬴凛,嬴伏,这些名字你应该都知道吧?如果不知道,那嬴渠梁,赢疾你们应该都知道吧?”无尘子看着所有将士问道。
所有将士都是惊呆了,秦孝公他们怎么会不知道,丞相樗里疾他们也都知道,那么那些名字岂不是都是王室公族的名字。
“你们可以去征战,你们活着有军功,死了,我会亲手将你们的名字刻在这方石碑之上,你们还担心死后无人祭祀,没了血食么?”无尘子看着所有人问道。
没有人开口,他们被惊到了,跟国君丞相同列石上,这是什么样的荣耀?而且只要大秦还在,就不会少了香火血食供奉。
蒙武等人也都是被惊到了,跟国君大臣同列石刻,他们能想象到这些将士会爆发出怎么样的意志。
无尘子转身带着少司命和弄玉以及一干将领走进了大帅营帐之中,这些东西也需要士兵们去消化。
进到帅帐中,无尘子直接坐到了主位上,少司命和弄玉分别站在他身后,墨鸦则是捧着天子剑站在他左侧身前。
不只是士兵们没反应过来,蒙武这些将帅也同样是没有反应过来。太过于震撼了,无尘子没有立军威,也没有什么武力震慑三军,但是却让所有人都恨不得为他出征,不惜此身。
“传我军令,凡我秦军过处,不得奸淫掳掠,不得滋扰百姓,违着不论将校大小,皆斩!不得破坏农田毁坏作物,违着斩。不得取民分毫,违着斩!……”无尘子一连颁布了十余条军令。
惡魔少爺獨寵俏甜心
“让将士们十天内都记住,十天后出征!”无尘子说道。
“诺!”所有将领点头,果然,有赏必有罚。十余条军令,全部是杀!
“王翦将军那边?”蒙武开口问道,秦军主力还在王翦手上,凭他们这些人,十天后怎么攻打南阳。
撕葱侠 笔仙在梦游
“命令王翦,留下十万大军占据野王,其余大军即刻攻韩,与我们在新郑会师!”无尘子说道。
蒙武一愣,不让王翦领军前来共同击溃韩国这十万大军么?而且他们就五万人,怎么攻得下有着高大城墙的防守的南阳。
血煞天魔
“放心,让将士们做好准备,十天后入南阳,直扑新郑。”无尘子说道。
野王的王翦也知道了无尘子已经接管了蒙武大军,并且也知道了十杀军令和纪念碑的事,叹了口气,不愧是国师,这一手足够将军心调动了。可是却又对军令有所不解,无尘子凭什么用五万人攻下有着强弓劲弩的十万大军。
“大帅,没有要求我们领兵前往?”王翦看着墨鸦,再次问道。
墨鸦摇了摇头,道:“大帅还有一条密令!”
村花的北宋市井生活 宋初雲
王翦眉头一皱,挥手摒退了左右,营帐内只剩下王翦和墨鸦。
“请令使说吧!”王翦这才开口问道。
“大帅密令,大军过处,所有韩国贵族,无论善恶,一律,杀!”墨鸦说道。
王翦一惊,看着墨鸦,所有韩国贵族一律杀!那即使覆灭了韩国,他们又拿什么来掌控韩国。
“你确定这是大帅说道!”王翦再次确认问道。
墨鸦点了点头,拿出了无尘子的手书。
王翦看了一眼,这才确定是无尘子的命令,但是军中令行禁止,无尘子既然下令了,他只能去执行。
情似故人来 文安初心忆故人
“杨端和!”王翦吼道。
“末将在!”杨端和跑了进来,向墨鸦行了一礼,又看向王翦。
“这件事交给你去做!”王翦将无尘子手书递给他。
杨端和看了一眼,双目一凝,但是却没有问其他,直接抱剑行礼,转身离去。
“我想知道,大帅打算如何攻下南阳和韩国十万大军。”王翦问道。
墨鸦摇了摇头道:“将军只需要执行军令就可以,齐军已经逼近了新郑,要是让齐军先攻下新郑,将军应该知道后果。”
王翦目光一凝,点了点头,他可不想输给李牧,所以墨鸦一走,王翦大军也直接开拔,踏进了韩国的大地上,从四面直扑新郑,因为韩国大军都在新郑与蒙武对峙,所以王翦大军毫无抵抗的就直扑向新郑。
Q群:979772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