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jomw好看的玄幻小說 次元勇者 明月絕晨-705:人類惡即人類愛分享-vu0mp


次元勇者
小說推薦次元勇者
魔力:A+++,条件达成!
“很快就能结束一切。”白华露出淡淡的微笑,回首注视在这个时代结识的人们。
他看上去很不好,这具Servant之身已是残躯,并无再战的可能。即便是想要走到提亚马特面前,凭他现在的状态,也不可能做到了。
但是他很清楚自己降临至这个时代,并非因为提亚马特,而是因为希尔和威尔的干涉破坏,所以盖亚与阿赖耶才会提出请求。
这也是白华自己的责任。
除了他和梅林之外,没有其余冠位降下,便是最好的证。
无论如何,都要弥补这两个弟弟的过失。
不,这本身就是白华遗留下的错误。
所以——
“英雄王吉尔伽美什,请聆听我的诉求。并非作为乌鲁克的臣民,亦非你的友人或同伴,仅仅是一个身怀罪业之人,向英雄的求助。请帮我完成我的赎罪,保护我向那最后的终点,走完这趟旅途。”
诚挚的声音还在神塔内回响着,不顾人们的反应,白华一步踏出,朝创世女神的方向,开始前行。
他只需要安心前行即可,至于其他,交给英雄们来完成。
与此同时,在白华的魔力属性提升至A+++的瞬间,提亚马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浑身魔力猛然暴动。
女神足下的生命之海开始剧烈拔高,形成混沌潮汐,魔力如无数条奔流江河涌动起来,奇异美丽的十字星瞳,亦死死盯住了白华。
一时间,就连双重阿瓦隆结界,也开始显得后续无力,无法有效的转化黑泥了。
反击!
细数一下,其实在提亚马特显现之后,从未有过哪怕一次的主动攻击,就算面对威力Ex等级的核心巨炮的轰击,也只是展开魔力立场防御罢了。而现在,在生命威胁的压迫下,这位慈爱的母神,本能的开始了反击。
“Aaaaaaaa——”
浩瀚的魔力如重锤般,轰然砸下。
一次,两次,三次——
漫天飞舞的花瓣逐渐凋零,随之摇曳的火光,亦开始暗淡下来。
“白华先生···”玛修双手合十,不禁感到担忧。
也是,敌人乃所有生命的母亲,足以毁灭人类的恶。即便抛开这些头衔,此刻回归之兽所展现的实力,和苦苦支撑宝具的梅林,其差距亦肉眼可见的悬殊。
“那股力量,真的是人类可以战胜的吗?”藤丸立香皱眉凝望着战场,不知道如何做。
扪心自问,以自己和玛修的实力,在提亚马特面前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至少藤丸立香不认为,以自己的资质,可以让玛修阻挡下那连梅林都无力的轰击。
“敌人的强大,让你认知到了自身的弱小,因而开始感到绝望了吗?”阿尔泰尔突然出声。
“······”
不想承认。
但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藤丸立香,下达正确的命令都做不到。
吉尔伽美什在一旁默默注视,没有指点或提醒,这是藤丸立香,人类最后的御主所需要经历的考验。
既是希望,既是御主,既已身在英雄之路上,总不会一帆风顺,试炼与苦难,正是锤炼灵魂磨砺锋芒的洗礼。如此,才能发出人类特有的光辉。
不过——
吉尔伽美什深深的看了眼阿尔泰尔。
“别这么看我。”
白华已经前去,刚才那道一直深藏的绿色身影,也悄然离开神塔,现在是告知真相的最后机会。
少女面色坦然的说道:“什么啊,这就开始担心了么?差不多是时候让他们知晓真相,不然又如何走完剩下的路,我们的路已经到了尽头,而他们的,才刚刚开始。太过溺爱可不好,他们日后所经历的,只会更加残酷。”
皆是事实。
不过在这个特异点中,吉尔伽美什和白华等人,为迦勒底组挡下了太多风雨,以至于没有完成脱变。
他们,真的可以面对接下来的真相,并作出判断吗?
“注意这里哦,我只说一次。”
毕竟接下来的事情,或许连吉尔伽美什都只是一知半解。
阿尔泰尔挡住藤丸立香和玛修的视野,自顾自的开始说道:“提亚马特是所有生命的母亲,她孕育了生命,改造了适合生存的环境,付出所有的爱给自己的孩子,以延续。然而,对诸神而言,对人类而言,提亚马特成为了阻碍,想要生存乃至发展,就必需离开母亲的怀抱,于是,不再被需要的创世女神,被抛弃并放逐。”
“!!!”
这种事情从未有听说,世人传颂的神话并非如此。
“就算被抛弃,就算被放逐,提亚马特仍旧是一位慈爱的母亲,依然深爱着人类,并将自己的遭遇归咎于无可奈何。她不该成为Beast,但是抛弃她的事迹使她成为了Beast。再一次现世,Beast本能驱使着她毁灭人类,即使不愿也会行动,即使深爱依旧毁灭。”
“她爱着人类,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可人类赋予了母亲回归之理。即使现在,她也依旧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那些拉赫姆,正是由生命之海转化的人类,因为她想要将孩子留在自己身边的潜意识,一直存在着。”
“人类恶,即人类爱。我之前告诉过你们,人类恶是人类的罪业,足以毁灭人类的恶意。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们,【人类恶】还有一种理解方式,即为‘终将由人类击败之恶’。”
“如何,很残酷吧?但这就是现实。提亚马特神没做错任何事情,只是爱着自己的孩子,仅此而已。而人类,亦未做错,因为想要活下去,想要延续,就必须如此。这是生存之战,就算现在你问乌鲁克的任何人,他们都会回答,依旧尊敬并爱带着那位所有生命之母。”
“然而他们依旧举起了武器反抗,这是错与罪,亦非错与罪,因为想要生存就是绝对的正确。但生存的代价就意味着必须冷酷,面对这残酷的现实。向想要保护孩子的母亲,人类亲手制造的爱,举起兵刃,并将之杀死,即使明知母亲的无辜。”
这就是生存。
充满诸多无奈又必须面对的现实。
“好了,这就是全部的真相。如果告诉那家伙,肯定会心软吧,不过你们不同,你们有责任面对,必须面对。现在,请做出选择,是鼓起勇气承担这份罪,向母亲诀别。亦或者对其报以怜悯,在此等待呢?”
“只需要在这里什么也不做,白华就无法走到提亚马特面前。如果正视这份恶与爱,就请下达命令,玛修手中大盾的真相你们再清楚不过,有它,白华就一定能走到提亚马特面前。那么,到了做出决断的时刻了。”
说完,阿尔泰尔便安静的走向伊莉雅。
她已经做好了应该做的一切,接下来即便白华失败,她需要考虑的,也只有如何保证伊莉雅等人的安全。
至于为何要在这种时候告知真相?
过了这个特异点,迦勒底将面对更残酷的选择,如果连现在都无法下达决断,之后必然会迎接更凄凉的结局。
而此刻的迦勒底组——
动摇。
内心止不住的动摇。
真相未免太过残忍。
玛修捂住胸口,痛苦在心中酝酿着。
——我们坚持的,真的是正确吗?
她无从判断。
当然可以用杀一救百的借口,强迫自己行动起来,但···玛修知道,以自己如今的状态,即便被下令前去帮助白华,盾牌也会变得脆弱。
下意识,玛修看向了自己的御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