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34精品都市小说 貞觀憨婿-第187章記仇呢讀書-vef8u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187章
韦浩本来想要躲着李世民的,但是李渊拉着了韦浩,还说没事,
韦浩想了一下,也行,先打探一下情报,如果李世民真的要收拾自己,那自己以后就真的要躲远点。
很快,李世民和皇后娘娘,还有韦贵妃就过来了。
“见过岳父,见过母后,见过韦贵妃!”韦浩看到他们过来,马上拱手行礼说道。
“嗯,免礼!你小子什么意思?叫皇后为母后,朕你就叫岳父?”李世民盯着韦浩说道,之前李世民可是说过,如果韦浩能够让他们父子两个关系缓和,那么自己就让他喊父皇。
“那,那喊什么?”韦浩愣了一下,看着李世民问道。
“喊父皇,兔崽子!”李世民咬着牙盯着韦浩说道。
“哦,父皇,那个,请,请坐!”韦浩此刻也反应了过来,开口说道。
“就是,这孩子,很早之前就让你喊姑姑,到现在还喊贵妃娘娘,怎么,姑姑这么不招你待见?”韦贵妃此刻也是笑了起来。
“哪有,姑姑,这不是正式场合吗?”韦浩马上笑着说道。
“什么场合都喊姑姑,你送姑姑的梳妆台,姑姑很喜欢,你有心了。”韦贵妃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嘿嘿,喜欢就好,就是镜子小了点,弄不到大的了!”韦浩笑着说了起来。
“一样,陛下,你是不知道啊,现在这个镜子,在外面可是天价啊,就臣妾那个梳妆台,估计没有4000贯钱,下不来!”韦贵妃看着李世民开口说道。
“这么贵吗?”李世民此刻震惊的看着韦贵妃。
“是呢,多少人向臣妾打听,希望能够让韦浩弄一个,钱不是问题,尤其是那些大家族的夫人,更是如此!”韦贵妃笑着说了起来。
“嗯,臣妾这边也是如此,那些人都在找韦浩,可是韦浩没有出宫,那些人就来找臣妾了,估计也是想要弄一个。”长孙皇后也是笑着点头说道。
“他们这么有钱吗?一个梳妆台,价值4000贯钱?疯了?”李世民还是很震惊。
“陛下,对于很多世家来说,这个钱,还真不多,他们不是拿不出来,关键是,这个可是身份的象征啊,很多贵妇人,他们就是想要弄那种小镜子,听说已经出到了800贯钱了!”韦贵妃继续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马上就盯着韦浩看着。
“父皇,你那个我还在做呢,很麻烦的,真的,做好了就给你送过来,保证让你满意,而且,保证是最大的!”韦浩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这还差不多!”李世民点了点头。
“我呢?”此刻,李渊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不是送你了吗?你自己扔在卧房也不看一下!”韦浩对着李渊说道,韦浩送了一块大镜子给李渊,李渊就是看了几下,就放在一边了。
“哦,对了,我有,行了,不说了,打牌,韦浩,坐在我后面,我要大杀四方!”李渊对着他们说道,他们也是马上坐了上去,开始码牌,
韦浩就是开始给他们端茶倒水,没办法,这里自己辈分最小啊,而且现在可是需要讨好李世民,要不然,他真的会收拾自己的。
弄好那些以后,韦浩就是坐在李渊后面。看到了李渊提了一个七筒准备打。
“老爷子,出另外一张,这个留着!”韦浩马上喊道。
“嗯,哦,行!”李渊一听,马上听韦浩的话,两圈以后,李渊摸到了一个八筒,
刚刚叫胡,李世民就出了一个九筒。
“别动,嘿嘿,胡了!”李渊马上喊了一声,捡起了九筒,把牌倒下,接着对着韦浩说道:“你小子厉害啊!”
“你看看牌桌啊,都出筒子,他们不要筒,反正两张牌都是靠牌的!”韦浩连忙得意的说着。
“嗯,有道理!来来,给钱,我是庄家,二郎,你出80文钱,你们两个40文钱!”李渊非常高兴的喊道,他们现在打的很大。
“父皇,朕是新手,你就不能让让吗?”李世民很郁闷的从钱袋子里面掏出钱来给李渊。
“什么父皇父皇,喊老爷子,也别说朕,韦浩说了,麻将桌上无父子,要不听着多累啊,打牌就打牌,可不要拿其他的规矩出来。”李渊对着李世民说道。
“成成成,老爷子,你可让着我点!”李世民继续说道,听老爷子的。
“不让,开玩笑呢,好不容易赢钱,这小子老是赢我的钱,我还欠他4贯钱,这次,看看能不能赢回来,还了韦浩的钱!”李渊马上拒绝说道,真是好不容易找了几个不怎么会打的,自己还能放过他们。
“老爷子,之前给内帑给你的那些钱呢?”长孙皇后也开口问了起来,每个月内帑都会给老爷子钱。
“在库房呢!”李渊开口说道。
“不是,老爷子你有钱啊?”韦浩则是吃惊的看着李渊。
“有啊!”李渊点了点头。
“有钱你还欠账,你这!”韦浩那个无奈啊,他有钱还让自己给他付钱,这简直就是太过分了。
“不愿意去拿,到时候一并给你!”李渊继续码牌说道。
“好吧!”韦浩是真拿李渊没有办法了。
“对了,老爷子,过几天冬猎,你去不?”李世民也是想要找一些话和李渊聊聊。
“去,这小子让我去,再说了,他去了,我一个人在宫里面也没有什么意思,我还是去吧!”李渊点了点头说道。
“去就好,到时候我想让那些年轻的一辈,去打猎比赛,你来主持可好?”李世民看着李渊问了起来。
“行,那个韦浩,听到没有,多打一点,到时候老夫给你奖赏!”李渊说着就看着韦浩。
“我都没有打过。”韦浩马上说道。
“没事,有老夫在呢!”李渊立刻说了起来,而李世民听到了李渊愿意主持,心里就更加高兴了,那外面以后还说自己不孝吗?没看到太上皇都会出来主持这样的比赛吗。
“你不去吗?”李渊想了一下,开口问道。
“去,肯定要去的,就当出去走动走动!”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
“也好,不要天天躲在宫里面,也要时常去外面转转,看看!”李渊点了点头交代李世民说道。
“诶,会去呢!”李世民点头说道。
“高明也大了,也该学习处理政务了,一些不是很要紧的奏章,可以给他处理,高明这个孩子不错,虽然还不是很成熟,但是不会变坏,这样就很好了。
听说,你每天都起来的很早,睡的很晚,那也不行的。哪有那么多事情要忙,也给那些大臣们一些压力,让他们去处理。”李渊继续对着李世民说道。
“是呢。主要是这几年,边境不太平,加上国内百姓也穷。朝堂也没有钱,这些事情堆在一起,很烦,不过今年好多了,年初李靖击突厥,打了几场打胜仗,让他们伤了元气,加上韦浩和丽质弄出了造纸工坊和瓷器工坊,还有食盐这一块,多了很多进项,总体来说,大唐还是向好方向发展。”李世民就对着李渊简单的介绍了起来。
“嗯,这样就很好了,不用管外面人怎么说,治理好了天下,就行。”李渊继续开口说道,
而长孙皇后和韦贵妃此刻根本就不去说话,就让他们父子两个聊着,
打了差不多两个时辰,就该用晚膳了,长孙皇后传膳直接在这边吃饭,一起吃。李世民好不容易能够和李渊说话,吃饭的时候可不会轻易错过。
接着韦浩,李世民,李渊,长孙皇后和韦贵妃就坐大安宫一起吃饭了。
“父皇,晚上做什么啊?”李世民看着李渊问了起来。
“这小子晚上不让我打,说是打的时间长了也不好,就坐在这里,看着那些年轻人打,老夫看看书,要不就是盯着韦浩写字,这小子的字,写的真难看。”李渊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韦浩听到了,很郁闷,你们父子两个聊就聊,没事提自己干嘛?
“是,父皇,这个你可以盯紧点,这小子的字啊,那是真难看啊!说了很多遍,都没有用,还要靠父皇你来盯着才是!”李世民也是点了点头,看着韦浩说道。
“嘿嘿,练着呢!”韦浩马上讪笑的说着。
“练着就好,往后,你就在这里当值,陪着父皇,算是替朕尽孝吧,朕呢,也忙,不过,尽可能的隔几天抽个时间过来这边很父皇说说话,打打牌!”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知道了!”韦浩点了点头。
“你也不用管我这边,有空就过来,没空就算了,老夫就和韦浩玩。”李渊坐在那里说道。
“好!”李世民也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吃完了饭,李世民就要回甘露殿那边看看奏章去,李渊可没有去送他,但是李世民要韦浩去送。
“父皇,我还有事情呢。要写字!”韦浩哪敢去啊,这不是有收拾自己吗?
李世民就盯着韦浩看着。
“行行行,父皇,我送送你!”韦浩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送着李世民出去,到了外面,李世民背着手慢慢的走着,韦浩跟在旁边,而长孙皇后和韦贵妃在后面。
“你这个事情,父皇办的很满意,虽然说,父皇是挨打了,但是父皇也想清楚了,如果不让他打一顿,估计他心里的气啊,还是出不来,打完了这一顿,老爷子也算是原谅父皇了,父皇也放下了心头的那块石头!”李世民边走边说了起来。
“嘿嘿,父皇,这个,就不用感谢我!”韦浩马上笑着说道。
“但是,父皇挨的这顿打,可是你怂恿的,功是功过是过,父皇可记着呢!”李世民盯着韦浩说着。
“父皇,能不能不要那么记仇的,真的不是我怂恿的,我有那个胆子吗?”韦浩那个郁闷啊,记仇了他,那自己以后的日子还能好过吗?
“哼,你胆子大着呢,还敢吃禁苑的动物!父皇跟你说啊,以后不许吃了,你不会到外面买回来吃?非要吃禁苑的?活的动物贵知道吗?”李世民盯着韦浩说道。
“可是老爷子要吃啊!”韦浩马上辩解说道。
“少来,他要吃,杀一头,够他吃半年的!”李世民压根就不相信,韦浩也没有办法。
“行了,就送到这里吧,这段时间辛苦了,看到老爷子现在的状态比之前好那么多,父皇也很开心,也很放心,交给你,父皇很放心。”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嘿嘿,应该的,反正你们都忙,我也没有什么事情!”韦浩笑了起来,
李世民点了点头,就让韦浩回去了,而长孙皇后和韦贵妃则是跟着李世民。
“这孩子,这个事情真是办的不错,老爷子现在笑的次数都多了。”长孙皇后站在后面,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对了,韦浩哪几匹马养在什么地方?”李世民想到这个问题,开口问道。
“好像是在家里吧!”长孙皇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他家那么小,能养马?这样吧,在之前给他的皇庄附近,找一块占地200亩的荒地,有草的,赏给他,让他好好养着那几匹马,没养好,就可惜了!”李世民开口说道。
“嗯,行,臣妾让人去看看,选好了地方,陛下你再赏赐给他!”长孙皇后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李世民点了点头,心情是放松了很多了,
第二天,韦浩还是在大安宫里面,早上跟着师傅学武,上午陪着老爷子转一圈,下午陪着老爷子打麻将,晚上就是看看书,写写字要不就是早点睡觉,现在不那么累了,不会说要熬到子时才睡觉。
当值几天后,礼部那边的通知已经到了韦府,同时,兵部那边也派人过来登记韦浩的亲兵了。按照侯爷的标准,韦浩需要配200名亲兵,
这些亲兵是可以领俸禄的,虽然不多,每个月只有象征性的300文钱,但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300文钱,可有养活一家五口,更何况韦家一个月也会给他们300文到1贯钱不等,主要是看他们的武力值和对韦家的忠诚,另外就是领队的肯定是会领更多的钱,
但是那些亲兵的情况,兵部是需要调查清楚的,毕竟韦浩是侯爷,作为一个侯爷,是有机会接触陛下的,如果韦浩的亲兵有反贼,到时候行刺陛下,那不就麻烦了吗?所以那些亲兵的往上几代,都是需要摸清楚的,这个韦浩不知道,都是韦富荣去招待的。
“韦二郎,这个可不名字啊,自己想一个名字!”兵部的官员对着韦浩的一个家丁说道。
“叫韦忠郎吧,官爷,他们都是没有读过书的人,不会写自己的名字!”韦富荣在旁边连忙说道。
“韦老爷,可不要喊我们为官爷,如果被韦侯爷知道了,还不说我们不懂事,行,韦忠郎就行,可以,是韦家的子弟,而且三代以内,都是普通百姓,拿着,你的铠甲和兵器。马鞍和马匹就需要你们自己配了!”那个兵部的官员,开口说道。
“我们家配,我们家配,已经买好了,现在都在马厩里面,到时候就会发给他们!”韦富荣马上说道,他都买了300多匹马,花了几千贯钱了,这个马匹就是给韦浩的那些亲兵的,寻常的时候,也是让那些亲兵把马匹领回家,自己养着,韦家也会补贴一部分草料钱。
“准备好了就好,行,下一个!”那个官员继续喊道,马上另外一个青年男子就过来了,官员要询问他的话,
另外,在旁边就是长安县令韦琮和县丞崔诚,他们可是需要给那个官员汇报那些亲兵的情况。
“来,喝水,怪冷的,来,喝水!”韦富荣此刻也是给他们端茶倒水。
“我说族叔啊,你就坐在吧,你端水给我们喝,这,韦浩知道了,还不对我发脾气?”韦琮此刻对着韦富荣说道,现在可不敢直呼韦富荣的名字了,和之前来韦富荣家里吵架不同,现在他可招惹不起韦富荣。
“哎呦,他敢,给他个胆子,你放心,来,喝水,老夫已经吩咐府上的厨子做饭了,就在府上吃!”韦富荣连忙说道。
“对了,族叔,这次韦浩也要去打猎?”韦琮开口问了起来。
“要去吧,反正那天太子殿下过来是这么说的!”韦富荣点了点头说道。
“要去,我们兵部过来审查韦侯爷的那些亲兵,就是为了冬猎准备的!”兵部的官员也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这个,族叔啊,我有点事情要求韦浩,不知道行不行!”此刻,韦琮有点为难的看着韦富荣问了起来。
“什么事情啊,说来听听!”韦富荣随意开口说着,也不在意这个事情。
“嗯,是这样,我家大郎,想要前往国子监读书,但是,按照我的品级来说,不够,还是需要人引荐一下才是,我想找韦浩来引荐一下,你看行吗?”韦琮看着韦富荣就说了起来,
韦琮家大郎可是和韦浩打过架的,现在,韦浩都已经是侯爷了,自己家的大郎,还要想办法去国子监那边读书,希望到时候能够分配一个官位。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