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he6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我不可能這麼俗討論-第八章 我就是故意的推薦-d56na


我不可能這麼俗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這麼俗
满腹狐疑地走进餐馆,进了大厅,略一环视,李政赫果然看到了IU——
这妹子正招手让他过去。
虛擬穿越
但李政赫却蒙了。
看着在IU周围坐着的车太贤、孔晓振、金秀贤,还有几个不认识的艺人,李政赫脸上佯装出笑容,心底却忍不住想要骂娘。
“你妹啊,李知恩,我就知道你是事儿精!”
但此刻已经进来,躲是躲不了拉,车太贤孔晓振等大前辈又在场,李政赫只好紧赶几步,走过去连忙行礼。
“车太贤前辈,孔晓振前辈,金秀贤前辈……你们好。”
“哈哈,政赫来了,别这么客气,快过来坐。”
见过礼后,车太贤笑容可掬地让大家在IU身旁给李政赫腾出位置,和蔼地邀请李政赫坐下。
韩国娱乐圈就这么大,一线艺人也就那么几个,之前李政赫在颁奖典礼或首映礼等场合跟车太贤等人都见过,虽然交往很少,谈不上多熟,但见面了也没多少陌生的感觉。
坐下后,车太贤又帮李政赫介绍了下在座的几位不太熟悉的艺人,都是《制作人》团队的合作演员,李政赫也才知道今天是《制作人》剧组聚餐。
得知这个事实,李政赫又想骂娘。
他现在很确定了,IU就是故意的,原因十有八丨九跟这两天网上的骂战有关。
这妹子一向看林允儿不对眼,事事都要强争。
對愛投降 幸福是傳說
又跟其他几个陌生艺人见过礼后,聚餐继续,酒过三巡,陌生感消除,气氛渐渐热烈。
车太贤等人略显怪异又好奇地看着李政赫和IU,片刻后,车太贤先忍不住笑了:“刚才在大厅里听到其他客人谈论政赫你刚出的诗集,也就聊了你几句,知恩突然说打电话叫你过来,没想到你还真过来了。”顿了下,又笑道,“你们俩这是一直都没分手,还是现在又复合了?”
黑道邪途
李政赫下意识看了IU一眼,无声笑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IU先接住话题道:“太贤oppa,谁跟他复合了,我们俩现在是朋友,只是朋友。”
孽愛浮沈:杠上雙面男友
雲的抗日
车太贤哑然失笑。
分手了还是朋友?车太贤有些不信。但又觉得IU似乎也没必要骗他。
穿越之農門惡婦 綠綠
艺人的恋情在粉丝面前需要保密,但对圈内人来说,其实没多大的保密价值。一般来说,艺人就算知道了谁跟谁恋爱,大多也不会广为传播,毕竟都是艺人,属于同一个圈子,有圈子里的潜规则,你今天能爆料别人,别人明天就能爆料你,到最后损害的是整个圈子的利益,还会引起其他艺人的反感和抵触。
帶個超市去清朝
车太贤笑了笑,点头道:“那你们俩不错,能成熟的处理关系,分手了还能做朋友其实很好。——其实无论多深的感情,处到最后都变成了亲情,就像我跟你们嫂子一样,谈了十几年恋爱了哪还有什么激情,回到家就跟见到哥们儿一样。那种一分手就老死不相往来的,反而错过了一段难得的缘分,你们说是不是?”
李政赫能说什么,唯有含笑点头。
孔晓振这时也笑了,她环视了一圈大厅,见大厅里其他的食客都隐隐晦晦地瞄向这里,似乎还有偷偷拍照的,看了李政赫和IU一眼,忍不住戏谑道:“你们俩今天在这里一现身,明天的热搜一位想必是跑不了拉。”
李政赫尴尬笑笑,无言以对。
他要是早知道车太贤等人在这里,IU竟然还抱有其他目的,打死他也不过来,这不是没事找事,故意给他找麻烦嘛。
明天网上一曝光,后院百分百失火,到时候又是一番鸡飞狗跳。
李政赫尴尬无言,IU却转头看向了他,脸上笑眯眯,话语却有些隐隐的挑衅:“我倒是无所谓,也不怕别人说什么。”
武道至尊
李政赫无语。
但此刻车太贤等人在前,李政赫不可能不顾及IU的面子,否则的话回去了又是一地鸡毛了。
故作哑然的笑笑,看向孔晓振,李政赫笑道:“媒体想报道就让他们报道呗,反正我都习惯了,越是遮遮掩掩的就越是风言风语,什么事习惯了也就没了热度,没必要多在意这些,反倒让自己心烦。再说我身上的新闻也不是一件两件了,我还在意这个。”
李政赫话落,孔晓振忍不住失笑。
李政赫自从出道还真是绯闻集中体,先是宣美,后是郑恩地,之后林允儿、金雪炫、IU,说起李政赫的花边绯闻,简直是数不胜数,再加上她从旁人那里听到的一些传闻,眼前的这一位可真不是省油的灯,标准的花花公子。要不是他实在是才华横溢,耀眼的夺人眼目,又确确实实对每一位女友都极为维护,李政赫在圈子里的女艺人中肯定臭不可闻。
但李政赫顶着花花公子的名头偏偏口碑却不差,除了他长得极为俊美才华横溢外,对女友大方和维护也是最关键的原因之一。
就比如现在。
李政赫来之前明显不知道他们在这里,但来了之后对IU的态度却没有一点埋怨,至少她看不出。
至于IU为什么会叫李政赫过来?
想到这两天网上的骂战,同为女人,孔晓振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小女生的嫉妒心啊,不要太明显。
还朋友?
鬼才信你!
…………
聚餐结束,回到IU公寓。
一进门,走到客厅,把挎包往沙发上一扔,IU转过身就看向李政赫道:“知道你忍了一路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就是故意的!”
李政赫笑笑,摇了摇头。
刚才在餐馆他确实有些生气,但之后随着时间流逝也想明白了。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争论对错又有什么用,话说重了让IU难堪,免不了又要吵架,既然如此,又何必再自找麻烦。
走到IU身前,李政赫拦腰把IU抱了起来,迈步就走向了卧室。
IU惊呼一声,不满地道:“你干嘛?”
李政赫边走边笑道:“你说呢,我还能干嘛?”
IU怪异地道:“你不生我的气?”
李政赫停下脚步,低头看向IU,认真道:“你不都说了,我们是朋友。既然是朋友,我干嘛要生气?”眨了眨眼,又笑道,“反正明天在网上挨骂的又不是我,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IU:……
好恨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