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m752精彩都市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ptt-第六百三十八章 悔婚-u75nn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贾府一众女子虽不敢说是饱读诗书可也个个才思敏捷,性情高雅。这些人平日闲来无事便成立了诗社,隔仨差五便聚在一起作诗说话。
这一日却轮到了湘云坐东,谁知众人都来了,只是不见黛玉。众人等了许久始终不见林仙子,湘云性子急,当即撇下众人就前来寻找。到了潇湘馆一问才知道黛玉往贾琮这里来了,史湘云这才又找了过来。
起初探春还阻拦道:“傻子,要我说咱们便改日再说吧你也知道每次诗社宝玉是必定要来的。他和琮兄弟又不和,这下咱们当着琮兄弟的面儿拉林姐姐走,他面子上须是不好看。再则林姐姐为了琮兄弟也不一定就肯来呢……”
史湘云也不等她把话说完,一转身就出了潇湘馆直往畅春园而来,一行走一行回头笑着说道:“哪里有那么些个事儿!我瞧琮兄弟就大方得很,断不会为了这种事儿生气的。再则林丫头才华惊人,满肚子的好诗句,别人可以不来,她却不行!我若是不把她肚子里的好诗掏出来再也睡不着的。”
探春听她这么一说也觉有理,况且史湘云跑得又快,说不得她也只好一路跟着撵下来了。
二人不久到了畅春园,贾琮听了众人又要开诗社联诗玩儿,心里虽觉得大有意思,却也知道宝玉是一定在的,自己去了反倒不好,因此也只笑笑。
林黛玉这时候也从屋子里走出来,她倚在廊下的柱子旁,微微皱眉道:“我今日倒不大想去,上次不是才都聚过了么,怎么又要聚了,怪腻的,再则人也太多了些,吵得我头疼。”
贾琮怎么会不知道黛玉的意思,明白她恐怕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不肯去。正要开口劝呢,猛然又见有人匆匆走来了。
众人都忙回头看时,却见是惜春的丫头入画来了。众人一见都惊讶道:“咦,这小丫头好好地怎么来了?”
因为惜春年纪小,平日里又不大爱说笑,因此贾琮与她并不太熟悉,和这个小丫头更是不大熟悉。等走近了,才见她果然是生得美目如画,是个很漂亮的小女孩儿,倒是和入画这个名字配得很。
史湘云一见了她便忙笑问:“入画,你不好好呆着伺候你家小姐,怎地跑这里来了?”
入画一听忙就回道:“就是我家小姐派我过来和诸位小姐有事儿说呢!”
众人一听都奇怪道:“我们马上就要过去的,你家小姐这么急着又派你过来做甚么,难道有什么要紧的事儿不成?”
入画忙就回道:“正是呢,我家小姐听说咱们家来了个佛法极精深的大师,她赶着去听大师讲经去了,就不和众位小姐玩儿了……”
众人一听不免又是泄气又是奇怪,湘云就先叫道:“小小的年纪又听什么讲经呢,难不成她还能去当尼姑么……”
一语未必,她顿觉失言,忙掩口不语了。
入画忙又说道:“不仅是我家姑娘,连宝钗姐姐并迎春二小姐也都有事儿走了呢,这一次看来是当真作不成诗了。”
众人一听忙又问道:“她们两个好好地怎么也走了,难道有什么事儿不成?”
入画便回道:“是,宝姐姐的哥哥回来了,她急着回去相见,一发连香菱姑娘也跟着去了。二小姐那里听说是有人相看,老爷太太把她叫回去了。”
众人听了当下都是灰心,可这二人都有正经事儿要忙,并不像惜春是要去听什么念经,也无法阻拦,也都只好作罢。贾琮这里一听说是二姐迎春要相看人家了,当即就想起原来把迎春虐待致死的孙绍组来。他立刻就急了,忙就问道:“在哪里,是什么人家来看二姐来了?”
入画哪里知道这些,听问起忙摇头:“少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是老爷太太叫二小姐去了……”
贾琮也不待入画说完,忙扭头就往畅春园外跑,生怕去迟了一秒,贾赦老爹再答应了人家,那可就生生把迎春害死了。
这里黛玉湘云探春三个见贾琮急匆匆就跑了,当下也不知其意,也只得说了一会子话纷纷散去了。
却说贾琮飞一般直往贾赦屋子里跑去,他也等不得人通报,径直便闯了进去。一进屋便见贾赦夫妻两个并迎春都在呢。迎春只是红着脸垂头坐着不说话,迎面却有一个媒婆似的人物正笑吟吟瞧着迎春不语。
几人冷不丁见贾琮闯了进来都是吓了一大跳,贾赦一抬眼见是贾琮,当下满是欢喜,笑道:“乖儿,你好端端地怎么跑来了,快过来爹爹这里坐。”
邢氏见了贾琮自然也是欢喜不禁,满脸都是笑容,脸上的喜悦藏也藏不住的。
独独迎春见了他只强自一笑,眼神中却满是委屈与不舍。
贾琮一进屋就瞧着迎春,见了她这目光心里登时一疼。忙就匆匆和贾赦夫妻俩并那媒婆儿行了个礼,便坐在夫妻二人身旁,故意问道:“父亲,母亲,你们今日怎地把二姐悄悄叫来了,怎地不叫我也来说说话呢?”
贾赦一听顿时笑个不住,邢氏也是笑得合不拢嘴,当下便抬手去揉贾琮的头发,笑道:“傻孩子,今日有正事儿,有人来相看你二姐呢,叫你做甚么?”
贾琮听了忙就问道:“什么,难道二姐姐这就要嫁人了么,是谁家来看?”
贾赦听了便说道:“是孙家,和咱们家相交不浅,那孩子我也见过,好一表人才,也有出息,很是不错。”
贾琮听了心里不由得一阵害怕暗叫幸亏自己来得及时,若是再过一会子知道那可见完了。
想到这里,贾琮登时就大叫道:“爹爹,不好,不好,那个姓孙的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怎么能配得起我姐姐,我不许!”
迎春本来就满心不愿意,再听贾琮这么一叫登时满脸雪白,低下了头,眼泪却扑簌簌落了下来。
若是旁人,即便是贾母,说了这话,贾赦恐怕都是是不依不听的。可如今是贾琮这么说,贾赦当即便犹豫起来,忙就说道:“好孩子,你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是听说了什么不成?”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