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u50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網遊之王者再戰 起點-1668 神翼讀書-0t7vm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爆发于自由世界新历796年火3月29日的这场终结血战的神迹,最终便是以这样的方式落下了阶段性的帷幕,突如其来肆虐在呼伦族周边的兽潮同样也在几乎掩盖天际的这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爆发、对抗与消弭的过程中完全退却,唯有那令人震撼的大地伤痕依旧以夸张而又令人不可置信的方式深深地留刻在了眼前的这片草原上——以段青他们所在的临时营地为中心,与焦黑色形成鲜明对比的绿色草地如同保留在拓印之下的完美印痕一样向着一左一右两个方向延伸了数百米,位于这片范围之外的烧灼痕迹随后也像是被阻隔在光源之外的阴影一般,沿着这片数百米的完整地带保护下来的锥形区域延伸向了左右两边的绿野尽头。
成片翼状散落点点的边缘地带后方,属于呼伦族的聚落与临时营地的另一半便是在这片安全地带的掩护中,完完整整地保存了下来。
“所以说这根本就是一场没有胜利的战争,或者说没有‘我们’获得胜利资格的战争。”
入眼已尽是一片焦土,坐在这片锥形草地正前方的格德迈恩扶着大盾低声问道:“我们的一切努力,也只是在尽量延伸最后‘审判’的降临时间,是么?”
“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说不定也可以阻止风轮炮的出现。”同样坐在这片保留下来的草地尽头,段青声音萧索地回答道:“若是我们和我们身后的势力表现出了足够强大的力量,给予了呼伦族不动用这份最后武力的信心和信任的话,这场战斗以及这次大事件的结果或许也会出现另一种形式的不同吧。”
“那么多强得不讲道理的兽群领袖,还有数不尽的兽群大军——想要在这种情况下给予已经作战多年的呼伦族足够的信心,我觉得还是不太可能的。”回答出这句话的是同样一身伤痕躺坐在角落里的朝日东升:“不过眼下的结果还是不错的啦,至少我们用更加平稳的方式保下了大部分人,也算是在这场必死的灾难里活下来了。”
萬化融道
“唯一牺牲的就是娜希娅——嘁,我们果然还是没有看错。”
低声啐出了这几个字,他的目光却是从眼前那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黑色焦土中收回:“那女人果然非同凡响啊。”
“所谓的责任……吗。”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段青的目光不自觉地向着自己身后安静无比的呼伦族聚落望去:“没想到到了最后,居然是这两个字唤起了她作出这一决定的信念呢。”
只許你一人
“尽管她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不过我认为我们还是达到了目的。”同样不知在叹息着什么,走到近前的格德迈恩拍了拍段青的肩膀:“只不过——”
“这样的牺牲是否值得?”顺着对方的话音说出了这句话,段青的目光也收回到了近在咫尺的那片草地的正上方,由那名女子最后浮现在空中的神圣身影于骤然展开的巨大光翼,此时也如同倒卷的映像一般再度重现在灰袍魔法师的眼前:“或许我们应该选择别的道路,这场所谓的‘兽潮之战’,肯定还有更多更为合适的解法才对。”
“不要想了,难道你还能自己做出后悔药来吃不成,大炼金师阁下?”属于朝日东升仰面向天的动作也跟着他扬起的平淡声音而呈现在那个角落:“既然走到了这一步,那自然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啊,要是让我来说,那些呼伦族的人若是能跟着这场能量爆发一起灭亡,只留下我们自己还活着就更好了。”
“这是娜希娅最后保护的土地,也是她所作所为呈现出来的心愿。”
清冷的话音随后显现在了段青的背后,与之相伴的还有属于雪灵幻冰逐渐走来的脚步与随风飘荡的白色发丝:“而且就算没有她的这份心愿,呼伦族的人多半也是不会死的。”
“你们应该也都看到了。”她伸手指着位于焦土之中相互搀扶、此时还在往回蹒跚行走的那些呼伦族的存活士兵们,眼中的冷意也变得更加明显:“不像我们没有来得及撤离的那些那苏族与瓦布族的族人,他们似乎也有自己的办法可以在这场能量风暴的肆虐中活下来呢。”
“是那些风之石吗?”骤然爬起了自己的身子,同样望着那些身影的朝日东升一脸恍然地问道:“就是他们之前人手发到一块的那个东西?”
“或许也是呼莫卑先前无意中展示给我的那个东西。”段青声音低沉地回答道:“那东西绝对不是风之石那么简单,但如果每一颗石头所能呈现出来的威力都能像当时呼莫卑迎接风魔狼攻击的时候所展现的那般强大的话,那能够在这场能量轰炸下活下来也是有可能的。”
“……那么呼伦族的损失呢?”皱起眉头的格德迈恩冲着雪灵幻冰问道:“他们最终的损失是多少?我们的损失又是多少?”
“损失还是很大,毕竟那些负责留下断后的里北军几乎位于爆炸中心,想要存活下来几乎不可能。”摇了摇自己的头,单手扶腰的雪灵幻冰声音低沉地回答道:“当然,比起我们这边的族人遭受的损失,他们的损失比例已经是最小的了,最重要的是它们用这种方式打击了兽潮方大部分主力,也让这场战斗暂时划下了句点。”
“风轮炮的出场几乎是一种必然,从他们早就开始给士兵们发放那种石头的时候开始,这就已经在他们的计划之内了。”说到这里的白发女子眼神也逐渐恢复了清冷:“但是我们却没有得到半点消息——”
“果然这才是外族人所应有的待遇呢。”
向前两步走到了绿色草地与焦土之间的交叉点,段青仰头望着娜希娅最后爆发神翼消失的那个地方:“从阴差阳错将她救下,到最后钻研了这么半天,我也没想到我们会用这样的方式度过这场危机,同时也将呼伦族的真正面貌揭露出来。”
三人行必有我屍 月黑殺人夜
“就算是他们一开始抱着什么好心,他们也一定早就预料到了这种结果了!”一旁的朝日东升也跟着大嚷道:“他们就是想要看着我们死!”
“别着急,事情还不需要走到最后的那一步。”格德迈恩却是伸手劝阻道:“他们肯定也没有料到娜希娅会在最后的时刻表现出这样的一面,这场战斗还远未结束呢。”
重生尹誌平
“我倒是觉得我们有必要先保证一下自己的安全了,以及我们今后面对呼伦族的方针。”满脸冷意的雪灵幻冰也跟着点了点自己的头:“既然他们如此处心积虑地想要暗算我们,那我们也自然应该——”
“暗算这个词倒也谈不上,因为我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也算与那些人接触过不少。”
打断了队伍里逐渐群情激愤起来的话,段青的目光也逐渐低落到了眼前的草地之间:“至于应对的方针问题……改变自然是需要一些改变的,但那也是需要根据我们目前所拥有的情报和筹码来改变。”
懶愛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说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与呼伦族的人抗衡对吧?”格德迈恩一脸凝重地端起了自己的下巴:“你说的没错,那苏族与瓦布族的实力根本算不上号,苏尔图还被扣在他们阵营中,唯一能够算得上神秘势力的大概也就只有卢芬和他背后的那一百多号打手,但这点人在整个呼伦族的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你们啊,一开始就先把硬实力摆在相互比较的台面上。”摇了摇自己的头,段青也将自己的目光从转身递出的表情中显现:“我可没说要真的与这些呼伦人正面较量,这可是最不明智的选择了。”
“我们得先从外交上入手,把我们的气势摆出来。”
他冲着其他人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然后冲着他们努了努自己的下巴,将缓缓走出背后帐篷的那道人影示意给了其他人:“对吧?”
“娜希娅小姐。”
******************************
风轮炮所产生的巨大杀伤并未让呼伦族感到任何意外,但他们未曾遭受到任何波及的结果却是连呼莫卑都包括在内的大部分人都始料未及,曾经升起在那场能量冲击波前方的巨大神翼以及展开在焦黑草原前方的巨大刻痕自然也无法瞒过所有人的双眼,在呼伦族族内渐渐引起了一阵大过一阵的骚乱声音。匿藏在其他角落里的呼伦族部队自然也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美其名曰为了检查前线敌情的理由也显得理所应当,不过从他们不停路过段青等人所在的营地中心、不停勘探与检查着那道“神翼”留下的百米印痕的同时有意无意偏向营地内部的眼神来看,他们还是早早地就注意到了发生于此的这道宛如神迹一般的异常的源头:“那个人——是她吧。”
“应该就是她,伦尔巴在阿波伦驻守轮换的时候,曾经见过当时的她一两面……”
“那这场神迹就是她造成的?”
“如果那个传说中的身份是真的,那这点神迹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同样的问题,早在这道身影重新出现在段青等人面前的时候就被其他的玩家们喊出来了,只不过来自娜希娅的回答却显得无比的模糊,只是向他们展现了一下自己安然无恙的身体以及良好的精神状态之后就没有再多说任何一句话。无法从当事人的身上找到更多的缘由,属于朝日东升与格德迈恩的疑惑目光也齐齐地聚集到了段青的身上,而这位似乎早就知道结果的灰袍魔法师此时也没有任何想要解释的意思,只是稍微安慰庆幸了几句就将这件事揭了过去:“好了好了,现在‘圣女’大人站在了我们这边,我们也有了对等的身份和充足的理由去向那苏族质问,顺便争取我们的利益了。”
“可,可是……”
“可是什么?难道他们还能指鹿为马,硬说这不是娜希娅小姐不成?”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诡异,段青随后也冲着娜希娅所在的方向摆了摆手:“或者说他们不相信这场奇迹是她一手缔造?不相信她用这样的方式将我们保护下来、并向大家所展现出来的立场?”
“这些话应该不用我来教你吧格德迈恩,毕竟你也算在各大势力里周旋了这么长时间了。”他先向着大盾战士比了比自己的大拇指,然后又冲着朝日东升说道:“至于你嘛,你就去呼伦族的四大军里好好宣扬一番自己的所见所闻好了,记得使出你最擅长的添油加醋,越夸张效果越好。”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目送着这两个眼中依旧带着疑惑的玩家步履迟疑地离开,站在一旁半晌都没有说话的雪灵幻冰终于也忍不住拉过了段青的手:“她,她不是在我们两个人的面前……”
超級無敵巢穴 佛語不可說
“没错,她确实在我们两个人的面前耗尽了自己所有的生命。”收起了自己脸上的得意微笑,段青再度响起的声音中也带上了几分低沉:“不过她现在复活了也是事实,虽然复活的方式有些意外——仔细看看。”
“你不觉得眼前的娜希娅小姐,给你的形象和气质与之前有所不同么?”
他指着不远处依旧保持着微笑的娜希娅,那凌乱的长发、满是灰痕的狼狈面庞以及同样脏乱不堪的破布衣物:“你也算是照顾了她这么久的时间了,这点不同也应该能看得出来吧?”
賭妃有約,王爺再來一把
“唉,所以说想要扮成完完全全相同的另一个人,本来就是很困难的呢。”
宮殺:重生棄後
没等紧盯着自己的雪灵幻冰说出那个答案,“娜希娅”就无奈地撇着嘴叉起了自己的腰:“因为灵魂的本质不同,所以那份性格和气质自然就不可能模仿得惟妙惟肖了。”
無限之愛萌
“嗨,我们又见面了呢。”原本如同天仙般美丽的鹅蛋脸显露出了一抹成熟的感觉,她冲着雪灵幻冰弯着腰招了招手:“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薇尔莉特这个名字,不过——”
永恒殺神
“既然是借着这副躯体才得以重见天日,原本的名字什么的自然也就不重要了,不是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