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obx熱門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愛下-1130、左耳閲讀-fjqsu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虽然辣条很好吃,但卢薇薇最爱的还是薯片,这点不容质疑。
将秘书小姐送来的辣条样品消灭干净后,卢薇薇掏出纸巾,将嘴角的狼狈擦拭干净。
见卢薇薇对辣条如此陶醉,秘书小姐又问:“还需要尝尝我们这里的另一款最新产品吗?”
“不用了,谢谢。”感觉自己来这的确不是来做美食评委的卢薇薇,当即果断拒绝了秘书小姐的好意,并随口问道:“你们老板什么时候过来?”
“应该快了。”
“那能不能帮我们在联系一下?”卢薇薇说。
逆 龙 毒豆
—————
秘书小姐犹豫片刻,还是掏出手机答应道:“那行吧,我再帮你们问问。”
谈话之间,秘书小姐拨通电话,直接走出了会议室。
没过多久时间,只见一名胖胖的中年男子,在年轻的女秘书陪伴下,大步走进会议室。
见到众人,胖男子也是一脸客气,赶紧“哎呦”一声,与众人握手寒暄:“不好意思警察同志,刚才那边有几个客户要接待,带他们去车间看了看。”
“张老板公司的生意挺好啊。”王警官调侃着说。
张泉摆摆手,一脸得意道:“多好谈不上,产品承蒙那些客商的喜欢,再加上最近我们公司又开拓了海外市场,所以订单数量急剧增加。”
顿了顿,张泉又是嘚瑟的笑笑:“真没想到,那些老外也喜欢吃辣条,看来国外市场也要积极拓展啊,我准备,明年专门开两条线,主攻国外市场,这产量肯定能翻一番。”
“啪啪啪。”为了配合张泉装逼,王警官鼓掌祝贺,满足张泉的虚荣心。
想着几名警察来到公司找自己,或许也是因为公司的事情,于是张泉忙问道:“几位警察同志,你们今天来这有事?还是说,我们公司的员工,又在外头惹是生非?”
见几名警察不为所动,张泉一脸疑惑,却是笑笑说道:“肯定是这样,毕竟我们公司员工数量比较多,偶尔几个在外头惹是生非,那也很正常,你们该咋办就咋办,我张泉绝不护短,如何?”
见几名警察还是不为所动,张泉又是一呆,感觉气氛有些尴尬。
顾晨瞥了眼张泉身边的女秘书,说道:“这位秘书小姐,我们现在找张总有些事情要谈,能不能请你回避一下?”
“啊?”被顾晨点名,女秘书当即一愣。
张泉闻言,也是笑笑说道:“既然警察同志让你回避一下,你就先去忙其他事情吧,这里我来处理。”
“好的张总。”女秘书微微点头,随后踏着猫步离开会议室。
顾晨将门关好后,这才将执法记录仪打开,坐在张泉的对面,将笔录本掏出。
“张总,请坐。”王警官伸手道。
张泉顿时感觉气氛不对。
四名警察,依次坐在自己的对面,有点审讯的味道。
而且刚才自己跟警方调侃的问题,这四名警察似乎一点兴趣都没有。
善于察言观色的张泉,很快意识到,可能自己之前的猜测都是错误的,于是赶紧坐了下来,强颜欢笑道:“警察同志,你们这次过来,是找我有事?”
“我跟你们说,工业区派出所的警察,我也经常打交道,算起来大家都是自己人,自己嘛,有什么事情你们尽管说。”
“既然你把我们当自己人,那好,我就实话实说。”顾晨翻开笔录本,也是淡淡说道。
张泉眉头一蹙,表情顿时紧张起来。
“张泉,你在开这家辣条厂之前是做什么的?”顾晨问他。
“呃……”张泉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嗤笑着道:“问……问这个干什么?”
仙武之路
“请老实回答。”顾晨的口气,让张泉意识到,顾晨并不是在跟他开玩笑。
于是张泉攥紧双手,淡笑着说道:“在开辣条厂之前,我就跟朋友们做做小生意。”
“再之前呢?”顾晨说。
“再之前?”感觉顾晨话里有话,似乎是来查家底的。
但是对于张泉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外。
我当师太的那些年 金子就是钞票
毕竟自己这种身份,经常会去出席一些所谓的企业家论坛。
见多识广的他,每当有记者问起他的发家史,他总能给自己编出一套感人的故事。
毕竟成功学教练课程不是白学的。
于是张泉干咳了两声,饶有兴致道:“其实当年家里条件不好,很早就出来工作。”
“最早给人干学徒,什么木工,瓦匠之类的体力活,都干过,还给人送过快递,但凡最辛苦的工作,我几乎都有涉及。”
“也许正是因为我肯吃苦,懂得不能让自己的人生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下去,所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才接触到辣条这个行业。”
“因为这个行业的关键在于配方,但是因为别人根本不会将配方公开,所以后来我花了10万元拜师,在湘省学习辣条的制作过程。”
“师傅看我吃苦能干,又交了10万元的拜师费,所以才把制作辣条的最终配方告诉我。”
瞥了眼自己身后展架上的各种产品,张泉顿时满脸欢喜,伸手介绍道:“正如你们所看到的,后来我利用自己的所学,从开班家庭作坊开始,一步步将产品占据到各大超市。”
“后来又开发了许多新产品,需求量也在不断增加,最后没办法,只能从小作坊,搬到了现在的工业区,成立了这家辣条公司。”
“我们的目标是……”
“好了好了。”张泉还想滔滔不绝的介绍自己的发家史,但顾晨显然没有心情听他吹牛,而是直接问道:
“你有没做过车辆典当的生意?”
“啊?”被顾晨突然一问,张泉顿时眼眸一怔。
发觉到张泉表情的异样变化,顾晨继续追问道:“我是问你,20年前你有没有做过车辆典当方面的生意?”
“没……没有。”张泉顿时六神无主,显然没意识到顾晨会对自己的底细如此了解。
可这一说,就将自己暴露出来。
顾晨则是淡淡一笑:“你在撒谎,张总,你20年前经常以假证件,套牌车,诈骗典当行,这点证据确凿,你却说没有?”
“不知道你们问这些问题到底几个意思?”
也是被顾晨逼急了,张泉顿时态度冰冷,也是面带不善道:“就算有过这种经历,那又怎样?年前时候不懂事,做过一些错误的事情,难道就要被提及一辈子吗?”
“再说了,我当年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是后来我改过自新,发愤图强,开创了自己的事业。”
“而我只是不想提及当年的事情,这难道有错吗?你们今天过来,突然提及这么多年前的事情,到底什么意思?”
见张泉牢牢占据道德制高点,卢薇薇也是淡淡一笑。
要知道,顾晨这话可是伤到了张泉的自尊心。
这种类型的企业家,在事业顺风顺水时,难免有些膨胀。
尤其是自尊心,也就是所谓的面子,对他们而言,似乎无比重要。
但是顾晨一来就揭短,就提及张泉当年做的那些丑事,这难免让现在的张泉有些接受不了。
因此情绪上出现一些较大的波动,也在情理之中。
“张总。”卢薇薇摇了摇头,认真说道:“我们并没要揭你短,只是在调查一起案件,发现你曾经多次有过诈骗经历,所以想问清楚有没有这种事?”
超级特种兵都市游 徐奇峰
“毕竟,刚才我们就问过你,在干辣条厂之前做过些什么,是你没有交代清楚,所以我们有必要提醒一下。”
“做过又如何?”张泉双手抱胸,躺靠在座椅上,一脸不悦。
“我跟你们说,这就跟年前时候不懂事,打架斗殴一个道理,年少无知,做出点出格的事情很正常。”
“再说,我现在都已经改邪归正了,你们又去提当年的事情,我能不生气吗?”
“可我们不能因为你生气,而不调查你的过往。”顾晨也是回怼了一句。
张泉现在算是看出来了,这帮警察来找自己,明显就是来者不善。
可一时间也摸不清这些警察的底细,也是忙问道:“你们到底是哪个单位的?我跟你们警局不少领导都是老熟人。”
顾晨闻言,淡淡一笑:“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顾晨,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
瞥了眼身边的同事,顾晨继续介绍:“我左边这位是王警官,刑侦队副队长,这位是卢薇薇,刑侦三组副组长,这是袁警官。”
“刑侦队的?”听闻这帮警察并非是普通派出所治安队的警察,而是刑侦队。
张泉一下子紧张起来。
尤其看着顾晨年纪轻轻,就自称自己是刑侦队队长。
而他身边年长的警察,却是个副队长。
由此可见,面前的这位警察,绝非是普通人那么简单。
了解了对方的单位后,张泉顿时也客气不少,淡笑着问道:“可是,几位刑侦队的警察同志,不知道你们这次来我公司,到底所谓何事?”
“总不能,一来我这就揭我短吧?这怪难为情的,我平时跟你们刑侦队也不怎么打交道,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对?”
丧尸分身
“先别说这些。”顾晨右手转笔,继续问他:“我来问你,20年前,在合江镇三溪水库,发现了一具被胶带捆绑的尸体,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20年前?”闻言顾晨说辞,张泉目光一怔,可很快便反应过来,忙道:“好像是听说过,有一具浮尸被捞上岸,但是具体什么情况,我早就忘记了。”
“你忘记了,我们可以慢慢的帮你回忆。”感觉这老狐狸就是爱装,卢薇薇则是淡淡一笑,赶紧又道:
“当年那具尸体经过警方鉴定,为黑车司机鲁俊,他的全身上下被缠满了胶带。”
“而且从发现尸体那天算起,鲁俊也连续失踪了几天时间,所以当时断定,黑车司机鲁俊是被人抢劫之后,被歹徒挂上装满石块的麻袋,沉入到三溪水库的。”
“啊?”听闻卢薇薇讲述,张泉也是目光一怔:“这……这也太残忍了吧?你们要是不说,我都不太记得这件事情了。”
“你别急啊。”见张泉依旧是表情淡定,卢薇薇又道:“后来,也是就当年的警察,在对黑车司机鲁俊尸体进行检测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几个人,花费了几天时间,才将缠在死者身上的胶带全部撕下。”
“但同时,也在胶带上发现了一些指纹和掌纹。”
都市绝顶高手
张泉听到这里,顾晨明显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端倪。
而此时的张泉,却依旧强装淡定,表现出极为震惊的模样。
于是张泉忙问道:“那……那后来呢?”
“后来……”
“后来,我们在胶带上提取的两块掌纹样本进行检测,匹配到了一个相似的掌纹,那就是你张总的掌纹。”
还不等卢薇薇把话说完,顾晨直接道。
这下把张泉吓得不清,忙问道:“怎么会这样?我的掌纹?”
“没错,就是你的掌纹。”顾晨说。
张泉苦笑一声,也是若无其事的摇头道:“有点搞笑了,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叫什么?什么鲁俊的黑车司机对吧?”
“凶手也可能不认识黑车司机叫什么?但这并不妨碍凶手抢劫作案。”王警官说。
张泉又道:“可……可你们也许真的搞错了呢?”
“不会搞错的。”顾晨淡淡一笑,继续解释:“我们这里前几天有位专家到访,在他的帮助下,我们完善了掌纹信息库,匹配到了之前没有录入信息库的掌纹。”
“而好巧不巧,那个掌纹,就是你张泉的掌纹,你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呵呵。”张泉苦笑两声,也是强颜欢笑道:“警察同志,我觉得我们之间肯定有误会。”
“要知道,这个案件可是发生在20多年前的,这期间的证物肯定有问题啊。”
“不会有问题的。”见张泉还在狡辩,顾晨又道:“之前在对案件做调查的同事,他们做的非常细致,尤其是现场取证工作,做的也是相当详细。”
“而这些当年的证物,也一直保存在档案库里,我们也正是基于这些线索的基础上,才匹配到了你的掌纹。”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见顾晨说得如此详细,但张泉却依旧矢口否认。
顾晨淡淡一笑,又道:“张泉,你能不能看看你的右侧方向?”
“啊?”被顾晨突然一问,张泉下意识的看了眼右侧方向,却是毫无发现。
感觉被耍的张泉,这才扭过头问:“我右边有什么?”
“你右边什么都没有。”顾晨说。
张泉一听怒了,也是责问顾晨道:“警察同志,你什么意思?耍我呢?”
顾晨摇头:“我并没有想耍你,而是想看看你的左耳。”
“左……左耳?”张泉有点没明白顾晨的意思,又问:“左耳怎么了?”
“你的左耳下边有颗黑痣,而且很大。”顾晨指着张泉左耳道。
张泉赶紧下意识的摸了摸左耳,也是一脸惊愕道:“我左耳下边有颗黑痣,这有什么稀奇的?”
“当然不稀奇。”顾晨淡淡一笑,于是解释说道:“因为我们在当年那具尸体上,还发现了一名女子的指纹。”
“而那名女子经过我们警方细致调查,发现她是当年在江南市三中对面开文具店的老板娘。”
“所……所以,这跟我左耳下方有黑痣,到底有什么关系?”张泉有点没听明白,于是又问。
这次顾晨还没开口说话,倒是卢薇薇抢先说道:“道理很简单,因为在捆绑死者鲁俊的尸体上,用的是透明胶带,而这种透明胶带,出现了那名在三中开文具店老板娘的指纹,这说明什么?说明凶手如果不是老板娘,那透明胶带就是凶手从老板娘的文具店里买来的。”
“而且根据我们的详细调查,其实老板娘跟这起案件并没有太大关系,她只是一个开店的老板。”
“反而是在案发几天前,也就是黑车司机鲁俊消失的前一天,根据老板娘的回忆,当时有一名男子曾经来店里买过胶带,而这名男子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他的左耳下方有一颗较大的黑痣。”
“哈哈。”闻言卢薇薇说辞,张泉哈哈大笑起来:“我说女警同志,就根据这老板娘的胡说八道,你就断定这个买胶带的人是我?这未免也滑稽了吧?”
劍膽琴魂記
“也有可能是这个老板娘认识我,知道我左耳下边有颗黑痣,然后瞎编出来的呢?再说了,这20年前的事情,那个老板娘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肯定是胡编乱造的。”
“当然不会。”见张泉急了,王警官则是淡淡一笑,也是解释说道:“左耳下方有黑痣的人很少,因为那家文具店老板娘的右耳下边也有可黑痣,所以当看见左耳下边有黑痣的人,她会印象深刻。”
“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这么多年中,虽然已经不太记得当年购买透明胶带的男子模样,但却单单记得住,那名男子的左耳下方有颗黑痣的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