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第五百四十二章 讓我道歉,配嗎?展示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看到于欢这么嚣张,根本没有把一切放在眼里的样子,贾宏超和李茂的内心之中,更加愤怒了,他们恨不得把于欢给碎尸万段。
于欢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快点打电话吧,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们。”
“用不着,金升少爷已经过来了。”
美人卷珠帘 蓝惜月
贾宏超和李茂同时把目光投了过去,在场之中,很多人也看向那个方位。
一位年轻男人,带着众多保镖走了过来。
年轻男人长得不算多帅,却是相当有气质,一看就是那种大人物。
“金升,金家的小少爷。”
“现在金家未来家主,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
“……”
随着年轻男人的出现,周围的议论声音也不断响彻起来。
于欢从他们口中,了解到这个男人的身份。
于欢目光马上落在金升的身上。
不禁有些诧异。
这个金升,也是一位武道修炼者,并且达到了地字巅峰的程度,颇有能耐。
比起当初的于易峰,不知强了多少。
金升走过来之后,马上把目光落在李茂和贾宏超的身上。
金升当然注意到,此时李茂断掉的一根手指头,他顿时微微一起来双目,沉声问道:“是谁做的?”
贾宏超立即指向了于欢,咬着牙怒吼道:“都是这个家伙,金升少爷,我们两个家族现在已经依附于金家,今天这次聚会又是金家发起的,所以我们出了事情,你不能不管啊。”
金升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这件事情包在我的身上。”
听见金升这话之后,贾宏超和李茂如释重负的吐出了一口气,旋即两个人用那种怨毒的目光盯着于欢,觉得于欢死定了。
周围的议论声音,也是不断响彻起来。
全都觉得,现在金家的金升要出手,于欢将会陷入危机当中。
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然而此时的于欢,好像根本就没有把这一切放在眼里,他的目光落在金升身上,目睹着金升一步步走过来。
没多大一会功夫,金升就已经到达于欢面前,盯着于欢的双目之中,充斥着几分冷意。
在金升的体内,也有一股强大的气势显露,看起来非同小可。
倒是一个人物。
可惜,他今天面对的是于欢。
于欢就这么盯着金升,眼皮都不眨动一下,丝毫没有移过去目光。
两个人的对视,像是针尖对麦芒。
这种状态,也不知道具体持续了多久,金升忽然开口道:“很好,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么跟我对视了。”
“很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场之中,有一些人已经认出了于欢,不然于欢倒是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开口道:“我叫于欢。”
“什么?于欢?”
此话一出,瞬间引起了一片哗然,接着是各种议论声音响起。
“原来是华国帝京,传的浩浩荡荡的那个窝囊废。”
“身为于家的小少爷,却给人家做上门女婿,真是丢人。”
“对于他的名字,我早就听说过了,今日一见倒是让我刮目相看,还蛮有气势的。”
“这样的人,怎么会给别人做上门女婿?”
一时间,很多人对于欢的印象,大打折扣。
当然也有一些人,固有的印象太深了,所以在得知这是于欢后,心中顿时出现了几分鄙夷。
贾宏超和李茂两个人对视一眼,全都是不可思议,尤其是李茂,他竟然被一个帝京人人唾弃的窝囊废,给掰断了手指头,真是丢脸。
在他看来,就跟被一坨屎砸在脸上,没有什么区别。
金升也是微微诧异了一下,旋即冷笑一声说道:“原来是赫赫有名的于少啊,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今日有幸,终于能得一见。”
金升的脸上带着讥讽。
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他就看似是在夸奖于欢的一句话,实际上充满了鄙夷。
于欢根本没有生气,笑了一声说道:“我也没想过,自己在华国帝京之中,竟然这么有名气,都要高过金升少爷了。”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这个于欢,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名头都是臭名吗?还想跟金升比?”
“就是,自不量力。”
“我倒觉得,他是故意这么说,在借此贬低金升的名气不行呢。”
金升也听出来了,脸色相当阴沉难看,冲着于欢冷哼道:“于少,你真是比我想象中的,要猖狂多了。”
“我可是听说,现在的于家之中,都没有你的地位了,若非于曦的缘故,你早就被赶出来了,还敢如此?”
“帝京八大隐世家族,我金家的地位,可不比你们于家要弱,真招惹了我,只怕都不需要我亲自动手,于家内部就能灭了你,懂吗?于少?”
看到于欢不说话,金升还以为他害怕了,继续道:“所以奉劝于少一句,出门在外,还是低调点好。”
“也罢,我就给于曦一个面子,今日这件事情,你当众道个歉,算了。”
旁边的李茂一听这话,真是不乐意了,大声说道:“金升少爷,他掰断了我一根手指头,你至少也要掰断他一根手指头,这样才行啊。”
金升闻言,冷冷看了李茂一眼,沉声道:“于少好歹也是于家的小少爷,你怎么能跟他相提并论呢?”
“此事不必多言,我自有分寸。”
一看金升如此,李茂吓得瞬间不敢说话了。
这可是金家的小少爷,他根本招惹不了。
现在李茂整个家族,都是附庸金家,所以金家一句话,他们都要覆灭。
金升接着把目光落在于欢身上,脸上全都是冷意。
真的把于欢一根手指头掰断,当作偿还,未必有当众道歉来得爽快。
毕竟于欢可是于家的小少爷,让于欢如此,就等于在打整个于家的脸。
现在的金升,正在金家争夺家主之位,需要所谓的威望。
而他这么做,毫无疑问的,能够增长很多的威望。
于欢看穿金升的心思想法,摇摇头冷笑一声,说道:“金升少爷,让我道歉,你怕是想的太多了吧。”
“且说今日这件事情,是他们两个先招惹我手下在先,竟然没有这件事,我于欢,也不会轻易道歉。”
“我所行所做,代表着于家,让我于家人给你金家人道歉,你配吗?”
唰!
全场哗然。
虽说道理是这么个道理,所有人都明白。
但是于欢直接说出来,还是震惊了不少人。
这是真的打算和金升对着干呀,太霸气了吧?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笔趣-第五百三十八章 收買蔣梅紅看書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听见姜宁这话之后,蒋梅红顿时露出一脸的欣喜,赶紧跑到姜宁的身后,抓着姜宁的胳膊不肯放开。
而那一伙人,也在这时候把目光落在姜宁的身上,他们顿时紧紧皱起来眉头。
“姜少?帝京八大隐世家族之一,姜家的姜君豪吗?”他们开口询问。
姜宁点了点头:“不错,就是这位姜少。”
他们一听这话,顿时为难了起来。
略作沉思后,还是决定离开这里,不敢招惹姜君豪。
事情解决,蒋梅红马上把目光落在姜宁的身上,对着姜宁感激道:“多谢你了。”
斗武剑神
这话说完,蒋梅红转身就要离开。
姜宁马上伸出手,把蒋梅红拦住,盯着她说道:“何必这么着急走,我今天救你,也是有目的的。”
蒋梅红闻言,心下一惊,连忙解释道:“我可并不认识什么姜君豪,姜少,更是没有得罪过他。”
姜宁笑了一声道:“别紧张,姜少让我过来找你,是有其他事情想要跟你谈一谈,走一趟吧。”
姜宁看似在商量,其实语气非常冰冷。
根本就没给蒋梅红任何拒绝的机会。
就这样,蒋梅红跟着姜宁离开。
姜君豪所在的别墅。
暴君的剩女妻
蒋梅红到了这里之后,马上就看到了姜君豪。
蒋梅红为人倒也机灵,直接给姜君豪下跪,客客气气的道:“姜少,我是蒋梅红。”
“用不着那么客气,起来吧。”
姜君豪挥了挥手,让她站起身,随后问道:“知道我这次让你来找我,有什么目的吗?”
蒋梅红摇了摇头,立即道:“虽然我不知道,不过姜少有什么目的,直说就好,我肯定会帮助姜少的。”
姜君豪闻言,拍了拍蒋梅红的肩膀说道:“不错,你是一个聪明人,我就喜欢跟你这种聪明人打交道。”
“实话跟你讲吧,今天叫你来的主要目的,是关于张佳音的,她应该是你的女儿吧?”
提到张佳音三个字,蒋梅红的脸色都变了。
“张佳音是我女儿,怎么了姜少?是不是她招惹到你了?”
“姜少,虽然张佳音是我女儿,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早就名存实亡了,她如果招惹了你,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千万不要牵扯到我。”
姜君豪顿时一愣,不屑的瞥了眼蒋梅红,冷笑一声说道:“好歹你也是她的亲生母亲,在这种情况下,竟然先把自己抛之度外,你倒是有够无耻的。”
蒋梅红不以为然的说道:“是她先要跟我断绝母女关系的,现在都已经不认我了,怨不得我。”
提起这件事情,蒋梅红捏紧了拳头,一张脸上全都是怨恨。
上次的事情,她自己丝毫没有忏悔,反而是把一切,都怪罪到了张佳音的冷漠身上。
既然张佳音不认她,要跟她断绝母女关系,那么蒋梅红,也要心狠了。
姜君豪的脸上带着笑意,对于他来说,蒋梅红越是如此,就越是容易利用。
姜君豪说道:“张佳音并没有招惹到我,只是我最近一直在追求她,而她,却是拒绝了我。”
“什么?”蒋梅红大吃一惊。
她万万没有想到,姜君豪这种大人物,竟然会选择追求张佳音。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张佳音还给拒绝了。
张佳音这是疯了吗?
天价前夫
换做蒋梅红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答应的。
“姜少,你不是在忽悠我吧?这怎么可能?”蒋梅红盯着姜君豪,不可置信的询问。
姜君豪回看她一眼,冷哼一声道:“你觉得这种情况下,我可能会胡说八道吗?”
蒋梅红仔细一想,姜君豪的确是没有这种必要。
这么说来,这件事情是真的。
蒋梅红捏紧了拳头喝道:“张佳音这个小妮子,她就是如此的不识好歹,和于欢离婚之后,我想尽了办法给她找男朋友,可她就是不答应,都快气死我了。”
“最后我迫不得已,绑架了小年糕,因此和她决裂。”
提起这件事情,蒋梅红更加生气了。
以后她把目光落在姜君豪身上,说道:“姜少,张佳音之所以拒绝你,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小年糕,她那人就那样,不识好歹,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姜君豪冷哼一声道:“我看中的女人,还从来没有能够从我手上逃脱的,这个张佳音,我是要定了。”
“蒋梅红,既然你来了,我也不跟你磨叽,实话实说,这件事情我想让你帮助我。”
蒋梅红立即答应:“没问题姜少,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的。”
姜君豪对她投去了满意的目光,点点头说道:“想办法接近张佳音,然后接下来应该做什么,我想你自己心里清楚的。”
“只要我能够得到张佳音的人和心,我会给你两个亿。”
“两个亿?”
蒋梅红眼睛顿时亮了,不过她为人贪得无厌,马上就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
看向姜君豪说道:“姜少,两个亿会不会有点太少了一些?我现在帝京赌场之中欠下了很多钱,这根本不够偿还的。”
姜君豪双目微微一眯,冷冷的盯着蒋梅红问道:“你这是在跟我讨价还价吗?”
姜君豪的眼睛实在太冰冷了,一下子给蒋梅红吓得身体一哆嗦,背后直冒冷汗。
蒋梅红马上摇摇头道:“不是讨价还价,不是,姜少,你千万不要生气。”
眼下站在蒋梅红面前的,可是帝京之中的大人物,随便挥挥手,就能让她死于非命。
所以蒋梅红,是真的不敢太过嚣张。
姜君豪冷哼一声说道:“也罢,我愿意再给你涨一倍的价格,并且你欠下的那些钱,我帮你还了,如何?”
“多谢姜少!”
蒋梅红马上跪下来,对着姜君豪感激涕零。
姜君豪看着她道:“把事情办成就好,滚吧!”
“好好好,放心吧姜少,我马上滚。”
这话说完之后,蒋梅红已经离开。
姜宁在这时候走了过来,看向姜君豪说道:“姜少,我看蒋梅红这个女人,有些不太靠谱。”
姜君豪认可的点了点头,沉声道:“的确不是一个好东西,但对于我们来讲,这并不重要,她只要值得我们利用就行了。”
“张佳音那个女人我虽然了解不多,还是能够感觉到,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女人。”
“这次蒋梅红过去后,张佳音一定会原谅的。”
“她毕竟是张佳音的亲生母亲,只要有她的帮助,我想要成功,并不困难。”
姜君豪昂起头,眼中闪过一抹傲意。
“我姜君豪看中的女人,没有能够脱逃的。”
任性 遇 傲 嬌
妖孽 兒子
“走着瞧吧。”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起點-第五百二十二章 父女情深看書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解决了乔强东之后,任月的目光接着落在夏荷花身上。
不远处,任千博也是冷冷盯着夏荷花,满身的煞气,双目之中怒火都已经快要喷发出来。
夏荷花并不懂武道力量,任千博想要杀她,轻而易举。
所以也不害怕暴露此刻自己的能力。
任千博盯着夏荷花,一步步的走过去,很快来到她面前。
此时夏荷花的内心之中,充满了畏惧,她赶紧给任千博下跪求饶,任爷,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都是乔强东那家伙勾引的我,我也是被逼无奈啊,任爷,希望你能够放过我。”
“今后我肯定洗心革面,好好的侍奉你。”
任千博冷笑一声,你们两个狗男女,以为把脏水泼在彼此的身上,就完事儿了?”
“真以为我会相信这一切吗?”
“夏荷花,我待你不薄,没想到你竟然背叛我,你可曾想过下场?”
夏荷花已经哭得不能自已,点点头道:想过,任爷,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就看在我给你生过一个儿子的份上,你也不应该杀了我。”
“你少提那个儿子。”任千博沉声道:“发生了这种事情,他究竟是不是我的亲生儿子,还两说呢。”
“我马上就回去做亲子鉴定,如果他真是我的亲生儿子,那我可以放过你一条生路,如果不是的话,那你今天必死无疑,谁也救不了你。”
“来人啊,先把这贱女人给我捆绑起来,带回去。”
任月马上安排一切。
几分钟过去之后,这里的事情已经传到于欢耳朵里。
于欢的双目之中,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意,说道:乔强东那个家伙,他活该!倒是夏荷花那个女人有些可惜,任千博竟然没有直接杀了她。”
娜塔莎在旁边回答:夏荷花和任千博有一个儿子,任千博做了亲子鉴定,确定那个儿子就是属于他的,所以才放了夏荷花一条生路。”
“不过即便如此,夏荷花这女人也废了,今后会被囚禁,再也没有办法出来。”
于欢点点头,她活该!”
彼时!
任千博愈发感觉这件事情不太对劲,看向任月询问:到底是谁给我们通风报信?人找到了吗?”
任月摇了摇头:对方做事情滴水不漏,暂时没有任何的消息扩散出来。”
“至于对方这么做的目的,明显就是跟夏荷花有仇,再借助我们的手,灭了夏荷花。”
任千博冷哼一声,捏紧了拳头喝道: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找到,然后灭了。”
“对方既然知道这个秘密,那迟早有一天会公布出去,如果让帝京世人知道,我堂堂天武盟的一把手,竟然被情人绿了,那我今后还怎么面对大家?”
“这是奇耻大辱,绝对不能让人知道。”
任月理解任千博的内心想法,点点头说道:“父亲你放心吧,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我肯定会处理好的。”
任千博拍了拍任月的手掌,一脸的满意,你做事情我放心,未来的天武盟,一定会落在你的手上。”
“到时候,你要把天武盟发扬光大,成为帝京最强,知道吗?”
任月重重点头,眼神明亮,“父亲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辜负你对我的期望。”
“那就好。”
七界之巅 老师不是神
任千博满意的一笑。
突然间,他剧烈咳嗽了起来,接着一口黑血喷出。
“父亲!”任月吓了一大跳,赶紧把任千博要摔倒的身体搀扶起来。
星 武神 訣 小說
紧张的询问:“父亲,您没什么事情吧?”
任千博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喷了一口血而已。”
“也真是奇怪,我最近身体恢复的很好,怎么还突然咳血了?”
“难道……”
任千博忽然想起于欢上次对他所说的话。
一天吐血,三天抽搐,五天全身瘫痪,七天必死。
现在刚过了一天时间,任千博果然吐血了。
这是巧合吗?
还是于欢真的有所能耐?
上次任千博为什么会放过于欢?不正是因为他想要试一试,于欢所说的究竟是真是假。
任月也在这时回想起来了,紧皱着眉头道:父亲,该不会于欢那家伙,真的言中了?”
任千博擦去嘴角上的黑血,沉声道:“这才过去一天的时间而已,并不着急,再等一等,如果还是如同于欢所说的那样,那我们真要把他找到了。”
“不过这家伙有些脾气,上次我们得罪了他,以后再想找他进行治疗,没有那么简单。”
任月冷哼一声,不置可否道:他算什么东西,我只需要来点强硬的,他一定会治疗。”
“如果他还不听,我不介意拿出手中的青丘剑,先斩掉他一条胳膊,看他还敢不敢嚣张。”
任千博皱起眉头:于欢我的确没什么好在意的,只是她姐姐于曦,并不是一个好招惹的人物。”
“父亲你多虑了,于曦现在远在圣地之中,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回来。”
“所以根本就不足为惧。”
“天高皇帝远,我不信她能插手。”
任千博看了任月一眼,提醒道:你千万不要把于曦看太轻了,这件事情,要小心对待。”
“灭了于欢可以,但绝对不能让人知道,这件事情是我们做的。”
任月闻言,点了点头。
彼时,于欢已经见到了女儿小年糕。
她应该是吓坏了,在一看到于欢的瞬间,便是忍不住的呜呜哭起来,然后拥抱住于欢。
于欢把小年糕搂在怀里,安慰道:对不起小家伙,这次爸爸又让你陷入到了危险,爸爸答应你,下次绝对不会了。”
小年糕可怜兮兮的擦着眼泪,没关系爸爸,你能来救年糕,年糕就已经很开心了。”
“妈妈呢?”
于欢立即道:爸爸刚把你救出来,还没有告诉妈妈呢。”
“那就别跟妈妈说了,要不然妈妈该让年糕回去了,爸爸,我想多跟你待两天,行不行嘛?”
瞧见小年糕在撒娇,于欢瞬间化成绕指柔,哪里还能不答应?
于欢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那就听年糕的,爸爸先陪你几天,然后再把你送去你妈妈那边。
“真的吗?”小年糕瞪大着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于欢笑了,伸出手,轻轻刮了一下小年糕的琼鼻,“当然是真的,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
小年糕嘿嘿嘿笑着,两条藕臂抱着于欢的脖子,就不肯撒手了。
“我就知道,爸爸是对我最好的。”
“爸爸我爱你。”
“我也爱年糕。”

精品都市小说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二章 要爸爸媽媽摟着睡推薦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进来后,张佳音并没有跟于欢说些什么,整个人的态度非常冷漠。
倒是小年糕,缠着于欢做了很多游戏,父女两个玩的不亦乐乎。
一直玩到晚上十点半,小年糕依旧是精神饱满。
张佳音忍不住了,走到大厅说一句:“年糕,明天早上还要去幼儿园上学呢,快点睡觉吧。”
说完她还不忘瞪了于欢一眼。
显然是在责怪,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于欢好久都没有陪女儿这么玩游戏,的确是太开心了,都忘记小年糕明天还要上学的事情。
于欢立即道:“年糕,既然明天还要去幼儿园,那就赶紧睡觉吧。”
“那爸爸,明天你可以送年糕去幼儿园上学吗?”
“当然可以。”
于欢想着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去送小年糕上学了,所以毫不犹豫答应。
小年糕顿时露出了满脸的惊喜。
她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缠着于欢继续道:“爸爸,晚上我要你搂着睡,和妈妈一起搂着我睡。”
此话一出,张佳音和于欢的脸色全都变了。
张佳音第一时间冷着脸拒绝,“不行,今天晚上只能我搂着你睡,其他人谁也不行。”
小年糕撅着嘴,拉着于欢的手臂不肯松开,“这是爸爸,他不是其他人。”
“妈妈,以前你不是都和爸爸搂着我睡的吗?怎么现在不行了?”
“因为以前我们……”张佳音想说些什么,话到此处,便是止住了。
关于她和之前的事情,现在半个字也不想提,提了就只有伤心。
于欢真的不想让张佳音为难,蹲下来,对着小年糕说道:“年糕听话,今天晚上让妈妈一个人搂着你睡,爸爸改天再说。”
言情 小說 網
重生 小說 完結
“不行,我不要,我就要你们两个人搂着我睡,要不然我就不睡了。”
小年糕又要哭鼻子。
于欢想严厉的斥责两句,想想后又算了,像年糕这么大的孩子,她能懂些什么呢?
她想要的,都是她这么大孩子应该得到的。
有问题也是属于父母的,和她其实没有什么太大关系。
张佳音其实也不忍心,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年糕,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我都已经让你爸爸过来咱家了,你怎么还得寸进尺呢?”
“你要是再不听话,我真不要你了。”
“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听见张佳音说了这几句话,小年糕呜呜痛哭起来。
“我不管,我就要爸爸妈妈搂着我睡,你们要是不同意,那我今天就不睡了。”
“那你别睡了。”张佳音生气的撇过头,走进屋内,再也不管小年糕。
于欢赶紧安慰小年糕,“妈妈是在气头上,妈妈对你那么好,以后可千万不要跟她这么说话,她会伤心的,知道吗?”
小年糕撅着嘴不吱声,非常委屈的样子。
重生千金谋略
于欢拍了拍她肩膀,“你想让爸爸妈妈一起搂着你睡是不是?”
小年糕认真点头。
于欢想了下,保证道:“这件事情我去跟妈妈说,你等着。”
小年糕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
于欢走进房间,此时的张佳音,还在生闷气。
一看到于欢走进来,她的气更是不打一出来,瞪着于欢喝道:“你怎么擅自闯进我的房间?你想干什么?”
于欢赶紧解释:“别紧张,我对你没恶意,就是想来谈谈小年糕的事情。”
张佳音皱起眉头,冷哼一声说道:“你该不会又要顺从孩子的想法吧?于欢,你这也太惯着她了。”
“继续这样下去,你迟早有一天会把这个孩子给惯坏的。”
于欢咧嘴道,“瞧你说的,哪有那么严重,像小年糕这么大的孩子,依赖父母,想让父母搂着睡,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那也不行!孩子不能惯着,而且,我们已经离婚了。”
暴皇绝宠:倾城帝妃驯夫成瘾
“你想让我们在一张床上睡觉吗?这怎么可能?传出去算怎么回事儿。”
张佳音的态度很坚决。
于欢倒也理解,只是看着小年糕这么伤心,他当父亲的于心不忍。
于欢道:“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孩子,而且这种事不会传出去的,我可以给你保证。”
“算了吧,我才不听你的保证呢。”张佳音冷冷的撇过头,不看于欢。
“那我发誓。”
于欢刚把右手举起来,就被张佳音阻拦了。
张佳音沉声道:“于欢,你到底想干什么?”
于欢笑道:“我就是不想看着小年糕伤心,要不今天晚上,我们就在这张床上一起睡吧,我在左边你在右边,你放心,我保证不越雷池一步。”
“你要实在还不放心,可以拿一把剪子,放在枕边。”
于欢感觉怪怪的,两个人之前可是亲密无间的夫妻,有这个必要吗?
不过想到两人已经离婚了,这种话,他还是非说不可。
瞧见张佳音一脸阴沉,于欢硬着头皮继续道:“我这么做,真的是为了小年糕,跟我个人没有任何关系,这一点你不要有所怀疑。”
张佳音哼了一声,显然不相信于欢这句话。
于欢叹口气道:“女儿现在还在外面哭呢,你总不想这一晚上,都听见她的哭声吧。”
“而且,小年糕要是眼睛哭肿了,第二天还怎么上学?”
于欢三言两语,给张佳音说的心里乱哄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想了许久之后,在心里叹了口气,妥协道:“那好吧。”
“不过我告诉你于欢,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于欢闻言,无奈的摊了摊手,“跟我没关系,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咱们女儿。”
“好了,我不想听你的解释。”
张佳音马上让于欢把小年糕抱过来,因为张佳音答应的缘故,此时小年糕非常开心,兴奋得手舞足蹈。
张佳音看着小年糕如此,又是生气又是无奈,心想自己怎么就生了这样一个女儿,总是胳膊肘向外拐。
如果小年糕不是一个美人坯子,她真怀疑,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的。
晚上,小年糕躺在中间,于欢和张佳音分别在她的左边和右边。
关灯睡觉。
小年糕在爸爸妈妈共同搂着下,早就睡着了。
倒是于欢和张佳音,两个人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感觉浑身都不舒服。
其实这样的姿势,他们之前经常做,只是因为现在离婚了,整个人的心境变得不太一样。
所以现在的他们,才难以入睡。
于欢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来之前和张佳音在一起的是是非非。
后宫:勤妃传 梁夜白
记得那个时候的两人,是真心相爱,所以就算是有一些磨难,有一些争吵,也从没有过离心。
现在变得不一样了。
但于欢相信,总有一天,他和张佳音会再次相拥,没有隔阂的那种。
到时候,两个人的感情一定会更进一步。
只是不知道,那一天多久才会到来。

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養生真人-第五百一十章 惹麻煩了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名媛女人捂着脸,整个人都懵了。
过许久后,她才怒瞪着于欢吼道:“你竟然敢动手打我?你知不知道,还从来没有人敢动手打我?”
“哦。”
于欢很平淡的回了一句,“那又如何?”
名媛女人气得脸色铁青难看,捏紧拳头吼道:“好,你给我等着,我马上就打电话,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他姓任,是帝京的任爷。”
此话一出,全场沸腾。
要说这个世界上,姓任的人有着不少,但是能够被称为任爷的,并没有几个。
尤其在这帝京之中,就只有一个。
任千博!
帝京天武盟的龙头老大,一把手。
于欢在听见这话之后,内心中也是充满了震惊,万万没有想到,名媛女人的来头竟然这么大。
她是任千博的老婆。
年轻了点,该不会是小三吧?
张佳音并不认识什么任千博,同样也不知道天武盟,不过看到此时于欢紧皱起的眉头,她还是能够感觉出来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张佳音想了想后,来到于欢的旁边说道:“于欢,既然你已经打了她一巴掌,这件事情就算了吧。”
话音落下,她接着对名媛女人说道:“刚才于欢打你一巴掌,也是因为你说话太过分了,现在我们两清了。”
“这件事情,就此一笔勾销。”
“两清了?一笔勾销?”
名媛女人冷哼一声,觉得自己好像听见了一句大笑话。
她沉声喝道:“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情没有那么容易解决,他动手打我,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名媛女人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于欢仔细想了想后,直接把她的手机抢了过来。
诅咒怪谈 欧阳三笑
名媛女人顿时恼怒,“把我的手机还回来,为什么不让我拨电话?你是怂了吗?”
“贱男人,既然敢打我,有种的就别害怕。”
于欢冷哼一声,把手机扔在地上,用脚踩碎,很平静的说道:“我女儿现在受伤了,没功夫在这里跟你扯。”
“真以为我害怕吗?”
“任爷?任千博?有种的你就把他找过来,他能够奈我何。”
于欢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议论声音不断响彻起来。
“这家伙也太狂傲了,对方都搬出任千博了,他还敢说出这种话,不想活了吗?”
“是啊,放眼整个帝京,有谁能够对抗得了任千博呢?而且帝京之中,谁不知道任千博睚眦必报,招惹了他,就等于是招惹到了阎王爷。”
“这家伙完了,今后的日子一定会很悲惨,被任千博盯上的日子,哪有好过的?”
zhttty
于欢没有理会那些议论声音,依旧是一脸的平静。
张佳音在旁边担忧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如此担心于欢,明明他们已经离婚了,没有任何关系。
名媛女人被气笑了,摇着头说道:“好啊,我见过狂傲的,但是像你这么狂傲的,还真是头一次。”
“我算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到时候别后悔。”
于欢并没有再搭理名媛女人,把小年糕抱起来,离开这里。
张佳音就一直跟在于欢的旁边。
坐到了车里后,于欢说道:“小年糕的伤势不大,不过我还是要带她去一趟医院,包扎一下,避免感染。”
张佳音点点头。
附近就有一家医院,几分钟内赶到,在小年糕被包扎的时候,张佳音忍不住对于欢询问:“刚才那个女人所说的任千博,很厉害吗?”
于欢点点头道:“任千博是帝京天武盟的龙头老大,放眼整个帝京,都没有几个人敢招惹他。”
“任千博的手下,全部都是武者,而他本身的武道能力,应该已经达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程度。”
天才 寶寶 總統 爹 地 傷 不 起
于欢看似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落在张佳音耳中,却全都是重击。
张佳音脸色已经变了,她凝重着说道:“既然如此,你招惹了那女人,今后怕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张佳音很担心的样子。
毕竟现在的张佳音,还不知道于欢在于家的情况。
于欢已经成为了于家的家主。
于欢自然注意到了张佳音的表情,笑着问道:“你如此关心这件事情,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关心我吗?”
张佳音闻言,俏脸一寒,撇过头道:“怎么可能?”
“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关心你做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毕竟是小年糕的爸爸,如果你死了,小年糕也就彻底没有爸爸了。”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没关系,我还可以给小年糕再找一个。”
于欢一听,脸色有些不自然起来,赶紧说道:“那用不着,死不了的,小年糕这辈子只能有一个爸爸,就是我于欢。”
张佳音哼了一声,撇撇嘴说道:“你扇了那女人一巴掌,任千博可能会放过你吗?”
“于欢,你已经陷入到大危机当中了。”
“要不你还是赶紧离开帝京吧,不然的话,你很有可能死在这里。”
于欢很无所谓的一笑,看着张佳音认真道:“如果我死了,你会为我流眼泪吗?”
我能无限觉醒 谁谓路远
“不会!”张佳音毫不犹豫回答。
于欢并没有当回事。
在于欢看来,张佳音回答的越是干脆,代表她的内心中,越是会。
于欢没有再和张佳音说这件事情。
过了几分钟之后,小年糕已经被包扎好出来。
于欢和张佳音赶紧迎过去,后者关心的询问:“怎么样年糕,还疼不疼?”
小年糕大眼睛通红的,眼泪好像都已经流干了,摇摇头说道:“已经没有那么疼了。”
“爸爸,年糕不是故意的,给你招惹麻烦了。”
看着小年糕如此,于欢心里咯噔一声,立即道:“别这么说年糕,是那小男孩先故意推你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你是我的女儿,我是你爸爸,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
“如果再给我重新一次选择的机会,今天那个贱女人,我也一样会动手打她的。”
小年糕抱着于欢,呜呜的哭起来。
张佳音在旁边叹了一口气,心里有所感动。
于欢虽然和她离婚了,但是对小年糕真的不错。
她今想起来上次姜君豪所说的那些话,确定都是真的吗?
之前张佳音就有所怀疑,经过这件事情,张佳音更是怀疑了。
一个人的人品,或许可以伪装,但那要伪装多少次?
张佳音不确定。
总之今天的于欢,给予她的感觉非常真实。
再联想于欢一而再再而三说的,姜君豪不是一个好人。
难道,她真的误会了于欢吗?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線上看-第五百零六章 他竟然是於家家主?推薦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此时此刻,聚集的于氏集团员工越来越多。
他们都看到了此刻于欢的手段。
一时间,很多人都重新了解了于欢。
之前很多人还以为于欢年轻,手段相对于来说也要弱一些,不值得太害怕。
可是经过这件事情后,他们发现自己想错了。
于欢对此,倒是正合了心意。
他刚刚当上于家的家主,还没来得及震慑这些人,如今有了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
话音落下,于欢看着江艳喝道:“怎么样?你服气吗?”
江艳用力捏紧了拳头。
她当然不服气,只是那又如何?她根本没办法。
江艳冷哼一声说道:“于欢,把我赶走了,你不要后悔。”
“我为什么要后悔?”于欢反问一句:“难不成,你还想要找我报复吗?”
江艳的脸上全都是冷意,她并没有说话,但看这意思,是的。
江艳已经转身离开。
于湉湉第一时间来到于欢旁边。
于欢吩咐道:“这个江艳离开以后,肯定会找机会报复的,派人盯紧她,不要给她任何的机会。”
对于欢的话,于湉湉不会有任何的犹豫,她立即点点头答应。
于欢这才把目光,重新落在金夏夏的身上。
此时的金夏夏已经完全懵逼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邻居,竟然还是这样的大人物。
太不可思议了。
于欢从邻居,变成了她的顶头上司。
金夏夏盯着于欢,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于欢微笑道:“我虽然是于家的家主,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放心吧,另外上次我和你认识的时候,还没有成为于家家主呢。”
“走吧,我们去吃饭。”
现在正是午饭的时间,于欢带着金夏夏吃饭。
吃饭的过程中,金夏夏忍不住问于欢:“于欢大哥,我之所以能被于氏集团应聘成功,是不是你在暗中帮忙?”
于欢一愣,笑着道:“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金夏夏努努嘴说道:“因为我觉得自己能力并不强啊,正常来讲,是不可能被于氏集团应聘成功的。”
“之前我还以为是自己运气好,没想到,是因为你的帮忙。”
“不,你想错了。”于欢直接道:“你被于氏集团应聘成功,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仅是你,那莫寒没有应聘成功,也跟我没什么关系。”
“真的吗?”金夏夏有些不敢相信。
于欢认真的点头:“当然是真的,你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对自己太没有自信了,我告诉你,你挺优秀的,千万不要看不起自己。”
“可是……”
“没有可是,知道江艳为什么讨厌你吗?就是觉得你的性格好,工作能力也不差,她嫉妒你,所以才会讨厌你。”
“夏夏,在于氏集团好好工作吧,不用想那些没用的,现在正是于氏集团的用人之际,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为公司最优秀的那一批员工。”
“真的吗?我可以吗?”金夏夏还有些不太自信。
于欢认真点头:“当然是真的,我没有欺骗你的必要,好好加油努力吧。”
“不管别人怎么看你,我是很看好你的。”
金夏夏笑了起来:“于欢大哥,你可是于氏集团的家主,你能看好我,比任何人都重要。”
于欢忍不住的笑笑,这个金夏夏,还真是挺可爱的。
两个人吃过午饭之后,金夏夏便是继续工作。
或许是因为于欢的那些话,金夏夏工作都更加卖力了,一直到晚上八点才回到宿舍。
看到金夏夏这么晚才回来,莫寒忍不住询问:“你这是谈男朋友了吗?和男朋友出去约会了?”
“没有。”
“莫寒,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金夏夏无语的抚了一下额头。
狂侠江湖
她发现最近几天的莫寒,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说话总是阴阳怪气的,特别惹人嫌。
但两个人毕竟是那么久的好闺蜜,金夏夏也不会多说些什么。
莫寒盯着金夏夏,愈发感觉她今天有些奇怪,继续问道:“今天单位里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金夏夏闻言一愣,诧异的看向莫寒,“你怎么知道的?”
莫寒把头扭过一旁,道:“你这个人喜怒哀乐都放在脸上,我做了你那么久的闺蜜,自然是最了解你的。”
“有吗?”金夏夏摸了摸自己的脸,很想找镜子看一看。
莫寒继续道:“快点把你今天发生的那些事,都跟我说一遍吧。”
金夏夏看莫寒执意要问,也没有打算再隐瞒了,她说道:“就是我的顶头上司江艳,之前跟你说过的,她一直欺负我。”
莫寒闻言,脸色顿时一变,“这么说来,那女人今天又欺负你了?”
金夏夏点点头。
莫寒冷哼一声道:“你就应该听我的,和她对着干,大家都是员工,凭什么被她欺负?”
相对于金夏夏的开朗柔和,莫寒比较强势,两个人性格完全不同。
金夏夏说道:“没事的,那个江艳以后再也都不会去,因为她被赶出于氏集团了。”
“你说什么?”
莫寒顿时一愣,不可思议的看向金夏夏问:“好端端的,江艳怎么会突然被赶出于氏集团?”
金夏夏笑了起来,“我要真说出来,莫寒你可能会不相信,我今天遇到了一个人,是整个于家的家主,是他帮助了我。”
莫寒脸色变了,震惊道:“你竟然有如此的际遇,于家家主,那是掌控着整个于氏集团的。”
关于这件事情,帝京之中有很多人并不知道,但莫寒还是清楚一些的。
金夏夏诧异道:“对对,莫寒,没想到你连这种事情都知道,如果不是于欢大哥对我说,我也不会知道的。”
“于欢?”
“你怎么会突然提起他?”
莫寒听见这两个字之后,体内的情绪都不一样了。
金夏夏道:“因为今天帮助我的那个人,就是于欢大哥。”
“你说什么?”
莫寒激动的站起来,盯着金夏夏,不可置信的问:“今天帮你的那个人,竟然是于欢,也就是说,于欢是于氏集团的家主?”
金夏夏点头:“对,关于这一点,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这的确就是事实。”
“莫寒,你应该也很震惊吧?”
莫寒捏紧了拳头,冷冷道:“我不仅震惊,我还怨恨。”
“怪不得你能被于氏集团应聘成功,而我却没有,我现在终于明白了。”
“于欢,都是他在暗中搞鬼。”
“他这个可恶的混蛋!”

精华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養生真人-第四百九十九章 葉君聰猝推薦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娜塔莎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道:“当然,外界都传小少爷是窝囊废,没有什么真本事,可那根本是他们的偏见而已。”
“在我看来,小少爷心思缜密,根本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前夫早上好
“走着瞧吧,就看小少爷如何破局。”
就在于湉湉和娜塔莎交谈的时候。
不远处,于欢和叶君聪的战斗,已经达到了白热化。
叶君聪凝视着于欢,双目微微眯起来,沉声喝道:“于欢,现在你见识到我的能耐了吧?”
“我想要杀你,易如反掌。”
“你已经失败了,准备受死吧。”
叶君聪的眼中闪过冷意,一步步的对着于欢走过去。
悲鸣剑仙 夜殇
于欢嘴角微微上扬,划过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叶君聪,我承认你的确很强,可是你以为这样我就失败了吗?”
叶君聪皱起眉头,冷哼一声道:“难道不是吗?你觉得这种情况下,你还有翻盘的机会?”
叶君聪根本不相信,他觉得于欢已经死定了。
就准备要最后结果了于欢,再把于欢的脑袋割下来,带回去给霍青衣看。
那样他就完成今天的使命了。
只是,他真的有那样的机会吗?
于欢冷笑道:“叶君聪,鹿死谁手,现在还不一定呢,你可以看看你的脚底下。”
叶君聪闻言,皱起眉头,赶紧低头向下看。
一瞬间,叶君聪的脸色变了,就好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之物。
“这……这是暴雨梨花针?”
没有错,此时出现在叶君聪脚底下的,正是暴雨梨花针。
现在,正瞄准着叶君聪。
只要于欢一声令下,暴雨梨花针就会发射,瞬间把叶君聪打成筛子。
叶君聪也很清楚这一点,他露出无比惊恐的表情,两条眉都是紧皱在了一起。
于欢和叶君聪的表情呈相反,嘴角微微上扬,划过一抹耐人寻味的冷笑,“没想到吧,现在你我之间的局势,已经形成了翻转。”
有趣的偶遇
叶君聪咬着牙喝道:“好你个于欢,刚才你是故意示弱,你的目的,就是让暴雨梨花针瞄准我,是不是?”
叶君聪也并非是一个傻瓜,事到如今,他看穿了一切。
很可惜,这已经太晚了。
于欢凝视着叶君聪,冷笑一声说道:“没错,我的目的正是如此,可惜,你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叶君聪,现在你已经被暴雨梨花针瞄准,马上就要死翘翘了。”
“你临终前,可有什么遗言?”
叶君聪捏紧拳头,脸色全都是不甘,他怒吼道:“于欢你休想,就算你拥有着暴雨梨花针又能怎样?仍旧不是我的对手。”
“我虽然听说过这种东西,可它毕竟是一件武器,威力有限,我不相信它能够弄死我。”
事到如今,叶君聪还在逞能。
于欢擦了擦嘴角上面的鲜血,缓缓对着叶君聪走过去,盯着他的眼中全是冷意,沉声道:“既然你不相信,那现在就上前一步试一试,看看你会不会死。”
叶君聪微眯起双目,冷哼一声说道:“于欢,你觉得我会给你这个机会吗?”
“你苦心积虑下了这一盘棋,就是想杀死我对吧?不可能的。”
护美高手 一箭穿心
于欢盯着叶君聪,已经看穿他所有想法。
冷笑道:“我知道你正在准备着逃跑,对我说这些,不过是想让我掉以轻心罢了。叶君聪,你这点阴谋诡计,瞒不过我的眼睛。”
“何况在我看来,你再怎么做,也脱逃不了暴雨梨花针的。”
“凡是被暴雨梨花针瞄准的人,必死无疑,无一例外。”
“你觉得你可能会成为例外吗?”
“另外我告诉你,我真正的目的,并非是杀了你,而是把你引到这里来。”
叶君聪闻言大吃一惊,皱起眉头喝问:“于欢,你这可恶的家伙,你到底什么意思?”
事到如今,于欢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必要了,直接开口说道:“你看看不远处吧,刚才你们待的那艘轮船上。”
叶君聪马上把目光转过去,一瞬间,他完全愣住了。
刚才他们所在的那艘轮船,现在竟然火光冲天,烈火熊熊的燃烧,即将就要被烧成了躯壳。
叶君聪大吃了一惊,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刚才还好好的。
叶君聪马上陷入到了沉思当中,想了许久之后,也就已经明白了,他瞪着于欢喝道:“是穆云海,那老家伙并非是真的背叛了于氏集团,他只是在配合你演一出苦肉戏,对不对?”
于欢点点头道:“没有错,你已经明白了这一点,可惜还是太晚了。”
“我今天只带了三个人过来,就是为了把你吸引,只要你离开了,穆云海就可以放心的做着一切。”
“你应该没有想到,穆云海投奔之后,已经在你的船上安装了大量z药吧?”
“叶君聪,你这次是彻底输了。”
“成也李成风,败也李成风。”
叶君聪嗷的一声,胸腔中所有的怒火,都已经被点燃了。
他冲着于欢怒吼:“你这卑鄙无耻的家伙,我竟然被你给算计了,你好狠的心。”
痴情王爷彪悍妃
“是你太轻视我了,真把我当成窝囊废,没有用的上门女婿吗?”
叶君聪捏紧拳头,他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的确是太轻视于欢了。
只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处?已经太晚了。
叶君聪怒吼道:“于欢,今天我就算是死了,也要拿你当垫背的,我要跟你拼了。”
叶君聪已经展开了全力。
而于欢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冷笑一声道:“你没有那个资格,你死定了。”
话落,于欢已经催动了暴雨梨花针。
八十一根钢针,像是密密麻麻的雨点,对着叶君聪那边而去。
叶君聪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顿时变了,他不甘心的吼一声:“于欢,我是不会输的,我要跟你拼了。”
“啊!”
这一刻的叶君聪,几乎是把自己的浑身解数,都给施展了出来。
很可惜,仍旧不是暴雨梨花针的对手。
被打成筛子。
当场毙命。
扑通一声,叶君聪倒下来。
于欢盯着他的尸体,道:“凭借一己之力,挡下了五十根钢针,你的确挺厉害。”
“可惜,你我所在的阵营不同。”
“安息吧。”
于欢蹲下来,把叶君聪睁着的眼睛闭上。
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放了心。
这次事件,终于解决了。
也算有惊无险。
十全九美。

都市小说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txt-第四百五十二章 詭異的佛雕熱推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因为没有张佳音的陪伴,于欢早晨五点多钟就醒来。
看着外面阳光正好,他换了一身装备打算出去跑步。
走进电梯,刚要关上门,一只白嫩的小手挡住。
接着于欢瞧见一身运动装的莫寒走进来。
两人四目相对,谁也没说话。
她按下1层,背对着于欢。
发现她脖子上挂着的毛巾,于欢问:“你也出去跑步?”
“嗯。”
莫寒点点头,很自然的问出一句,“想跟我一起?”
于欢微微愣住,旋即摇头,“没这个想法。”
莫寒哼了一声,“别装了,见我早晨有跑步的习惯,提前准备好,想跟我偶遇,你们男人的这种搭讪方式我见多了。”
于欢无语。
都说女人喜欢胡思乱想。
这莫寒,便是其中佼佼者。
天風
“误会了!我见天气不错才想出来跑步的,而且我也不知道你有晨跑的习惯。”于欢解释一句。
莫寒根本不相信。
“夏夏知道,可以问她。”
于欢道:“好像蛮有道理,可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为什么这样做,自己不清楚吗?”莫寒反问一句。
于欢摊摊手,“我为何要清楚?觉得我想泡你?对自己未免太有自信了吧,另外就算我想泡,也不会这么拐弯抹角。”
“你……”
莫寒还想说些什么,于欢指指电梯门,“1楼到了。”
莫寒哼一声,故意跑的很快,不给于欢追上的机会。
于欢冲她摇摇头,这样的女人,还真是活久见,太自以为是。
晨跑的时候,于欢故意和她相反方向,但还是打了几个照面。
不过双方都没有再说话,好像陌生人一样。
跑了两圈后,于欢出了一些汗,感觉身体热热的,舒服极了。
他回到家中洗了个澡,穿完衣服,娜塔莎打电话过来。
“小少爷,黎沐月小姐身体好了,得知是你救了她,她想当面见见感谢。”
“好,我过去。”
于欢可没忘记这份善缘,挂断电话后,来到黎氏集团。
这里是黎家最大的产业。
刚把车停好走下,就看见黎武真满脸笑意的迎过来。
“于少,欢迎你光临黎氏集团。”
“黎小姐等候多时,快请吧。”
于欢冲着黎武真笑笑,跟他来到黎沐月办公室。
此时的黎沐月正在处理文件,戴个银框眼镜,一身西服,头发挽起来,整个人透着一种知性美。
上次于欢给她治疗的时候,还真没发现,她竟然这么漂亮。
“沐月,于少来了。”黎武真开口汇报。
黑道 總裁 獨 寵 妻
黎沐月抬起头,看见于欢后,她赶紧站起身迎接,“于少快请坐。”
“晚会上的事情我已经了解过,感谢于少救了我。”
停止逃脱
“客气了黎小姐,举手之劳而已。”
于欢罢罢手,在她的安排下坐到沙发上。
打量四周,微微皱起眉。
“黎小姐来这里办公多久了?”于欢忽然问。
“刚好一个月时间。”黎沐月注意到于欢的神情,问:“有什么问题吗?”
于欢点点头,说道:“问题大了,不过我说出来,只怕黎小姐不会相信。”
黎沐月笑了一声道:“于少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说的话,我一定会相信。”
“那我就实话实说了。”
于欢不再隐瞒,道:“这间办公室,不太干净,有脏东西。”
黎沐月和黎武真同时愣住,互相看看,神情古怪。
片刻后黎武真道:“于少,你应该是看错了吧?这间办公室请过大师的,如果真有脏东西,我们不会不清楚。”
商场如战场,为了防止小人作祟,在接手管理者职位的时候,都会对办公室进行全面检查。
正牌娘子要翻身 精灵妃
于欢不怀疑这一点。
只是……
“那有没有可能,是你们请的大师,被人收买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于欢这话,让黎沐月和黎武真都有些害怕。
娜塔莎跟着道:“我家小少爷精通这方面,不如让他给你们找找吧。”
黎沐月看着于欢,有些怀疑。
于欢医术不错,她承认,还懂玄学吗?
哪里有样样精通的人?
于欢看着黎沐月,也不强求,说道:“相信我就等到天黑,我找出来那脏东西。”
“不相信算了。”
黎沐月仔细想了下,试试也没什么影响,便道:“那多谢于少了。”
于欢在这里等。
两个小时后,天色昏暗下来。
于欢命人把窗帘拉上,灯也关上。
整个办公室,顿时黑暗起来。
黎武真挡在黎沐月面前,这么黑,万一出事怎么办?
他并非不信任于欢,只是黎家这情况,黎沐月绝对不能出事,他必须尽力防范。
“可以开始了!”
于欢上前一步,开始寻找这间办公室之中的邪物。
其实肉眼可见,办公室里面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于欢拥有玄眼,看得比常人清晰太多。
他之所以不在白天进行,是因为那邪物也懂得隐藏。
等到天黑之后,它所有的隐藏,都将无任何用处。
一番寻找之后,于欢很快把目标确定在办公桌上的玉雕。
“这是谁送的?”
于欢打量着那玉雕,是佛的形象,非常精美传神,至少价值千万。
黎沐月道:“这是黎青山送的。”
“黎青山?就是那天的家伙吗?”于欢回忆了下。
清楚记得当时黎青山阻拦自己医治黎沐月,行为很反常。
黎武真点点头道:“就是她!沐月中毒这件事情,我怀疑就和他有关。”
“武真叔,别乱说,小心被传出去。”黎沐月提醒一句。
黎武真哼了一声,根本不害怕,“那家伙是黎家分家之人,没资格继承于家正统,却一直对你的位置觊觎,他想除掉你不是一天两天了,整个于家谁不清楚?”
“话虽如此,黎青山现在黎家势大,想解决他,得有绝对的证据。”
黎沐月对问题看得很透彻,把玉佛雕拿起来,疑惑道:“这东西,真有问题吗?”
于欢点头,很笃定地道:“这不是玉佛雕,而是用黑玉雕刻的魔。”
“现在的形象,不过是隐藏的。”
什么?
黎沐月和黎武真大吃一惊。
佛雕藏魔雕,这未免太天方夜谭。
“于少,你确定?”黎沐月不敢相信。
于欢没回答,说的再多不如证明。
他取出一根银针,《古医法》回荡脑海中,包罗万象,有类似的破解之法。
嗖!
一根银针甩出去。
玉佛雕颤抖,丝丝煞气泄露,随后,开始褪玉,化形。

优美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第四百三十章 殺雞儆猴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随着于欢一声令下,大老远赶来的青妃子,金国川等人,全都冲了上去。
看到这种架势,于易峰脸色阴沉难看,开口喝道:“于欢,不管你今天用着什么手段,最后输的那个人都是你。”
“我于易峰,绝对不会输的。”
“跟他们拼了。”
于易峰带头厮杀。
一场大型火拼就此展开。
那些原本支持四爷于天豹,还有保持中立的一伙人,现在全都退到一旁,看着这场战斗。
十分钟过去。
于易峰这边伤亡惨重。
叶君聪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露出一脸的震惊,咬着牙说道:“于欢这个混蛋,他这些人从哪里找来的?比我想象中要强。”
尤其是青妃子率领的青社,就连叶君聪,都有些忌惮。
他根本不会想到,于欢把太玄门那些训练方式,都用在青社成员身上。
现在的青社,已然成为于欢手中的杀器。
于易峰擦擦脸上的血,看向叶君聪问道:“那该怎么办?”
“叶君聪,我可是把所有的希望,全都压在你身上,如果输了,你一定要负责任。”
叶君聪转头蹬了于易峰一眼,冷哼道:“少说废话,你根本没有资格找我来谈这件事情。”
尖刀部队
“现在的局面,是你轻敌了于欢,这才造就成的。”
“你……”
两个人眼看就要打起来。
叶君聪喝道:“好了,现在不是我们起内讧的时候,赶紧跑吧。”
“跑?”于易峰一愣。
叶君聪点点头道:“我们手上这些人,迟早都会被于欢的人给灭了,不如趁着他们还能坚持,咱们两个赶紧逃跑。”
丢车保帅,叶君聪就是这个意思。
于易峰眼中闪过一抹鄙夷,说道:“你这家伙,还真是有够心狠手辣的。”
叶君聪冷哼一声,“少说这种废话,你我可是同类人。”
于易峰没有反驳,他决定听从叶君聪的。
手底下的人没了,不算什么。
只要他的性命还在,那就不算输。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于欢,你给我等着。”
转眼间,又是十分钟过去。
于易峰和叶君聪带来的那些人,全都被解决。
“于易峰呢?”
“叶君聪呢?”
打扫战场的时候,于欢才发现这两个人不见了。
“该不会是提前逃跑了吧?”娜塔莎一脸鄙夷,“这两个家伙,为了保全自己,逃跑,不管手底下的性命,太无耻了。”
于欢摇摇头道:“于易峰如果不无耻,那就不是于易峰了。”
“算了,他跑了和死了没有区别。”
“既然跑了,从此以后,于家再没有于易峰这号人物。”
在于欢心中,已经把于易峰当成死人看待了。
他接着看向于易峰的那些支持者,沉声道:“于易峰现在没了,还是你们重新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我就在这里听着。”
于欢言下之意,就是让他们支持自己。
于宁咬着牙愤恨道:“于欢,你这是威逼,太过分了。”
“是啊,于易峰少爷还没死呢,你凭什么逼迫我们支持你?”
“老奶奶,做主啊。”
面对一些人的反抗,于欢不以为然,看向于家老奶奶说道:“奶奶,于易峰勾结叶家,意图吞并于家,还陷害我,这是不争的事实。”
“现在于易峰走了,理应算作自愿脱离于家。”
“奶奶放心,我会尽快把于易峰抓回来,以儆效尤。”
网王同人-你我谁是谁的谁 藏马之我爱罗
于家老奶奶浑身都在颤抖,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最疼爱的孙子于易峰,竟然会做出这种事。
可恶啊,可恶。
“老奶奶您别听他胡说八道,这件事情一定有问题的,需要好好调查。”于宁大喊道。
于欢冷冷瞥他一眼,喝道:“这种情况了还在为于易峰这个叛徒说话,想等他回来,继续对于家不利吗?”
于宁张张嘴反驳,“我没有,你别血口喷人。”
欲罢还休
“于易峰少爷这事有误会,他不会这么做的,我愿意用人头来担保。”
“好啊,那你的人头,我现在要了。”
于曦沉声道:“拿刀来。”
一把砍刀递在于曦手上。
于宁吓得浑身哆嗦。
他身后一众于易峰支持者大喊着,“于曦,你想要干什么?”
于曦把刀举起来,道:“于易峰背叛于家,陷害我弟,伤害奶奶未遂,你用人头给他担保?”
“那就去死吧!”
手起刀落。
只听咔嚓一声,于宁人头落地。
唰!
全场震惊色变。
这就是于曦,手段狠辣果决。
于欢也被老姐这一手震慑到了。
老姐不愧是老姐,杀鸡儆猴,看他们那些于易峰的支持者还能怎么办?
扑通!
于易峰的支持者们很快跪倒一大片,纷纷开口倒戈,“于易峰结党营私,背叛于家,不仁不义,这样的畜牲的确不值得我们继续支持。”
“我们选择支持于曦小姐,于欢少爷。”
于曦那一手果然有用,毕竟没有谁,会和自己的生命过不去。
于曦点点头,对于欢投去一个胜利的笑容。
他们感谢于易峰,没有于易峰的突然叛变,这一天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于曦,你这是强迫他们。”于家老奶奶坐不住了,开口呵斥一句。
她最不愿意看见的,就是于曦一人独大。
往常还能用于天蛟和于天豹压制于曦一下,给于易峰铺路。
现在三人死的死,逃的逃,伤的伤。
于家老奶奶的唯一选择就是于曦姐弟,可她,并不愿意。
“奶奶,我刚才可我一句逼迫?”于曦反问。
于家老奶奶冷哼道:“你话语中是未有一句,可你的意思,满满都是逼迫。”
“于曦,于欢,你们姐弟两个想要做什么?趁着这个机会,成功上位吗?”
于曦摇头冷笑,“如果我们想,早就这么做了。”
“奶奶,我尊重你,也尊重于家,不会用那种卑鄙无耻的方式。”
“如果有一天我弟弟坐了于家家主,我希望是堂堂正正,众望所归。”
全场哗然。
于曦这气度,就比于易峰,于天蛟等人不知强多少个档次。
于家老奶奶却大笑,“话说的倒是好听,你觉得有这一天吗?”
“会有的。”
于欢开口。
声音平静,却相当有力量。
让人莫名产生一种相信感。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線上看-第四百二十五章 關鍵的賭局閲讀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于欢,你现在给我一个交代。”
“别以为有于曦撑腰,我就能饶了你。”
于天豹放下狠话。
于欢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说道:“是你情人先动手打我老婆张佳音的,真要交代,也是我问你要。”
“你说什么?”
于天豹脸色剧变,“你找我来,是想问我要交代的?”
“哈哈…哈哈……于欢,你特么的太猖狂了。”
“于四叔,我做人一向讲道理,今日这事,咱们就好好说道清楚。”
“少废话,我管他出于什么原因,总之你动手打我情人,那就是不行。”
“道歉,看在于曦的面子上,我不为难你。”
于天豹蛮不讲理。
于欢双目也微咪起来,“如果我不同意呢?”
“那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两人四目相对,有强烈火光在产生。
何世涛看得身体直哆嗦,赶紧偷偷把这件事情告诉于曦。
今日于曦不来,怕是没办法善了啊。
“于四叔,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我退让一步,如何?”于欢忽然道。
于天豹微微皱起眉,“你想如何退让?”
于欢道:“你我之间打个赌,我输了,夕阳地产送给你。赢了,你把龙湾地产送给我。”
唰!
全场震惊。
这赌的也太大了。
夕阳地产和龙湾地产,都是属于于家的,各自管理者分别是于曦和于天豹。
其中龙湾地产对于天豹来说,更是命根子一样的存在,如果失去了管理权,他在于家会少很多支持者。
“胃口不小啊,竟然敢打龙湾地产的主意。”
于天豹大概猜测出于欢的意思。
龙湾地产和夕阳地产是于家所拥有的最大的两处房地产企业。
任何一方掌控了另外一方,都将受益无穷。
未来会在于家拥有极大的话语权。
想称为于家的家主,也会多一份可能性。
于欢笑了一声说道:“四叔,我这可是在给你只要机会呢,如果你赢了,夕阳地产属于你,未来你在于家的地位,还有谁能抗衡。”
于天豹心动了。
重生成神灵
只是他并非蠢货,觉得这件事情,肯定有猫腻。
瞪着于欢喝道:“别以为我会轻易上你的当,先来说说看,你想要怎么打赌吧?”
于欢道:“就比拼武力吧,你我互相接一招,谁先倒下来,谁就算输。”
于天豹一脸意外,哈哈大笑道:“于欢,你想跟我比拼武力?你是疯了吗?”
“告诉你,我天生神力,只需要用五成力量,就能打死你,信不?”
于欢笑笑回答,“那得等动手后才知道。”
“怎么样于四叔?你敢赌吗?”
于天豹低头陷入沉思中……
他旁边一位秘书立即提醒道:“四爷,别答应他,这小子敢提出打赌,肯定有办法取胜。”
于欢摇摇头解释,“你太看得起我了,我也是破釜沉舟,孤注一掷。”
秘书哼道:“少装了,你骗不了我。”
“行了,别吵了。”于天豹打断他们。
仔细想想后,看向于欢说道:“我不相信这家伙能有十足的把握赢我。”
“何况真的比拼武力,我何惧之有?再多的手段到了我面前,都是纸糊的,不值得一提。”
秘书张张嘴,终究是没有继续劝说下去。
五美缘 寄生氏
他太了解于天豹了,为人其实没什么坏心眼,还特别执拗,一根筋。
很容易上当受骗。
“于欢,我答应了你。”于天豹道。
于欢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很快又收回,说道:“那咱们这就开始吧。”
“等等,为了公平起见,把老奶奶和于家一些老人都叫上,为我们作证。”
他这是害怕于欢到时候耍赖。
于欢点点头同意了。
于天豹一指张艳,接着道:“另外我赢了,你要当着所有人的面,给她下跪道歉。”
“没问题。”
“我若赢了,掰断她所有的牙齿。”
于欢冷冷回击。
“不行啊。”张艳这下慌了,拽着于天豹胳膊大喊:“四爷,别答应了他,我的牙还留着吃饭呢。”
于天豹拍拍她美背,“放心吧,我不会输的。”
于家。
于欢和于天豹打赌的事情,很快传到了这里。
于家众人议论纷纷。
娜塔莎急得在于曦办公室来回踱步,“小少爷怎么如此的冲动啊,他和于天豹比武,这不是开玩笑吗?”
于天豹实力比容妈还强。
所以这还没开始,娜塔莎就觉得于欢输定了。
于曦开始也不安,仔细想想后,她猜测道:“这一切可能是小欢的计策。”
“他故意激将于天豹来比武,目的是于天豹掌管的龙湾地产。”
娜塔莎一听反应过来。
同时掌控于家的夕阳地产和龙湾地产,这对于他们姐弟两个,是极大的好处。
“问题是小少爷真有把握赢吗?万一输了,把夕阳地产赔进去,不等于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娜塔莎满脸的担忧。
都市 至尊
于曦叹口气道:“小欢这孩子,我相信他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另外我既然把夕阳地产交给他,就应该绝对的信任。”
“这件事情,我听他的。”
于曦像是一束光,尽可能的为于欢照进前方道路。
几分钟后。
于曦的办公大楼被于家众多元老围住了。
领头的是于大海,他愤怒的咆哮着,“于曦,绝对不能让于欢和于天豹比武,他要是输了,会把我们都给毁了的。”
“是啊!夕阳地产是我们在于家所掌管的重要企业,这要是拱手让人了,岂不完蛋了?”
“于欢糊涂啊,于曦,你不能跟他一起糊涂,由着他性子来。”
“这个于欢,还立下军令状呢,才几天啊,就要把夕阳地产弄没了。”
“窝囊废!窝囊废!我们就不应该相信他啊。”
“烂泥,是扶不上墙的。”
“……”
于曦知道自己躲不过去,她马上走出来,凝视着众人说道:“诸位,我明白这件事情重要性,也明白你们的担忧。”
“可小欢是我弟弟,我决定把夕阳地产等产业交给他管理的那一刻就告诉自己,百分百信任他。”
“所以,此事不必多说,安静等待结果吧。”
“糊涂啊!”于大海摇着头,气的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于曦,你太糊涂了。”
“我等抗议!绝对不允许夕阳地产毁在那样一个窝囊废手中。”
“抗议!”
“抗议!”
这些老家伙们,就差往自己身上泼汽油,点火抗议了。
“都给我住口!”
于曦毫不犹豫打断他们。
一脸坚决地道:“此事已决,你们真要抗议,那大不了别选择支持我。”
“没有谁,能阻拦我弟弟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