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諸界第一因 起點-第344章 徒手撼飛劍!(爲上仙齊天加更)熱推

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弓开满月,箭出连环!
杨狱的反应动作何其之快,十分之一刹那的时间,他已然迸发气血,催动真罡,层层巨力勃发之下,射出了天意四象箭!
风!
这一门入手时间最长的箭术,直至此时也未至大成,风雷雨电四箭之中,杨狱仍只悟出了这一箭。
然而多日修持,他在这一箭上的造诣,已几近大成!
四箭迸发,更比音波更快!
沧海不及抬头,气爆不及炸开,四道箭矢已裹挟着滚滚浊浪,犹如贯日长虹,坠落而下。
砰!
察觉到天意四象箭的瞬间,沧海已催发真罡、气血,欲要硬抗四箭,并趁机催发百步飞剑拿下此獠。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四道分明锁定了自己的箭矢,竟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之下,陡然折返!
“这是?!”
失眠
沧海动容,瞳孔收缩,在这一瞬间,他居然也感应到了百步飞剑的气息。
百步飞箭?!
他心中一震,旋即目眦欲裂,大吼出声:
“好胆!”
然而,他的怒斥明显不会比箭光更快,几乎只是惊鸿一瞥,那四道箭矢已齐齐折返,携雄浑大力撞在了他的飞剑之上!
轰!
气血交融,心意相连,这一下撞击,直好似一颗落雷炸响在眼前,哪怕是沧海,都不由恍了一晃。
却正看到抛飞的飞剑,以及自空中俯冲,探向自己飞剑的手掌。
“要夺我飞剑?!”
刹那间,沧海反应过来,不顾心神受创,干脆无比的发出长啸:
“斩!”
为了这一口飞剑,他耗费了半生的心血,将其生生推到了千锻的高度!
其锋芒之声,纵是大宗师乃至于武圣,若敢伸手去抓,他也可斩断其爪子!
然而,
又是然而!
就在他催发剑诀,欲要吞吐锋芒的同时,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瞬间降临,隔绝了他对飞剑的感应。
什么?!
望着气浪呼啸,罡气滚走的长空,沧海的心神有着刹那的空白:‘我的剑!!’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沧海大剑师果然豪爽,那杨某人也只好却之不恭了!”
白鹤展翅,气流翻涌,却无法阻拦声音的垂荡。
“你……”
听得这话,沧海面色一白又是一红,再也忍不住,张口吐出一口滚烫晶莹的逆血来:
“杨狱!!!”
怒吼声响彻全城,音如落雷,久久不息。
唳!
白鹤长鸣。
我曾經巨討厭貓來的
“如此锋利?!这口剑,只怕已有千锻之数了……”
鹤背之上,杨狱翻转手掌,剑痕深可见骨,几乎将他手掌切开。
以芥子空间取物,必要真个接触,中间哪怕隔着自己的真罡,也是不成的,是以,他这次取剑,还是挂了彩。
不过,以他此时对于体魄的操纵,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伤口就在缓慢蠕动中弥合大半,只留下一缕剑意所在无法痊愈。
“千里送剑,真好人。”
听着身后传来的怒喝,杨狱心中舒畅,但也不及与他纠缠了,因为余灵仙又逃了。
这一月追逐中,他倒没真个与这位圣女交手,是以也不知其武功到底如何,可其遁逃的功夫,实在是独步无双。
其中,有数次都避开了他的千里锁魂,正如此时,短暂的耽搁,他已失去了余灵仙的气息。
作为一个常年躲在阴影之中的教派,怜生教的藏形匿迹之法,比之六扇门、锦衣卫都要高超的多。
若非如此,以裕凤仙的手段,也不至于大半年都无法追上余灵仙。
但杨狱也不慌,驱使赤眸白鹤下降,同时喂了大黑狗一粒丹药。
换血层级的增加,武者可以强化体魄,而狗,同样可以,甚至于,这种强化比之武者自身还要来的立竿见影与夸张。
狗的嗅觉,比之人类高不知多少倍,整体灵敏度更是超乎想象,而这大黑狗明显知晓自己的天赋所在。
数月里,血气层级攀升之后,选择强化的,皆是嗅觉!
如今,这头大黑狗的血气层级不过相当于‘气血如虎’,然而它的嗅觉,却足可于刹那间,嗅到方圆二十里之内的任何味道!
是的,任何味道。
无论是一千种,还是十万种!
……
……
易容乔装、缩骨易形、气息改易、蒙蔽感知、气味掩盖……
奔行之中,余灵仙用尽了教中所传授的所有法子,更丝毫不吝惜自己的内息、气血,发足疾行。
然而,哪怕是这样,她心中仍是有些忐忑,不知道是否能瞒过身后那比狗鼻子还灵的杨砍头。
甚至于,她都不知道自己能去哪,该去哪……
呼呼!
狂风之中,余灵仙有些迷茫,一时间有种天下之大,自己却无处藏身的可怖错觉。
传说中六扇门的四大神捕,只怕也不如此了。
过去的一个月里,她不止一次的认为自己已经摆脱了追踪,然而结果就是一处处据点被端……
白州的几个据点,甚至有人怀疑自己背叛了教派……
“沧海大剑师的百步飞剑独步龙渊,以其宗师手段,哪怕杀不得此人,至少也能阻拦一二吧?”
余灵仙心中有些迷茫,不确定。
该往哪里去?
要不要去?
焦虑迷茫之中,已是数日过去,这几日,她昼伏夜出,专走人多的地方,避免一切可能暴露的可能。
只是身體上的關系?
“三天不曾看到赤眸白鹤的踪迹,我难道真的甩掉他了?”
望着遥遥可见的白州州城,她心中惊疑,陷入犹豫。
“余师妹还是留步吧!”
突然,她的耳畔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一个身着素黄罗裙的清丽女子自一处林中转过,望向余灵仙,惊疑中带着嘲讽:
“听闻有高手精准无误的端点了我六个据点,我还道教中出了叛徒,却原来是师妹带的路!”
“林师姐……”
余灵仙止步,认出来人,却正是总领白州教派事宜的圣女‘林素荣’。
林素荣言辞锋利,带着怀疑:
“听闻你这一年中,带着人端掉了你自己在青州的三十多个据点,我还不信。却不想,你又跑来祸害老娘!”
“……”
余灵仙一时有些无从辩解,沉默了一瞬,方才道:
“你说是,那便是吧!”
她本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面对这位一向与自己关系不好的师姐,就越发不想说话了,身累心也累。
“老母座下二十七圣女,被人端掉老巢加下辖所有据点的,你还是第一个。牛师妹在云州那般恶地,都比你强!”
林素荣冷哼一声。
话音未落,远处就传来呵斥声:“奶奶的林素荣,老娘如今叫林文君!你再敢叫错,撕了你的嘴巴!”
话落人到,一袭薄纱,娇柔妩媚,却正是怜生教云州圣女林文君。
“林师姐也来了?”
见得她,余灵仙面色方才缓和,勉强有了说话的欲望。
“撕我嘴巴?”
林素荣冷笑一声,却也没有刺激她。
“余师妹,上次一别这才多久,怎么就混的如此狼狈?”
见得灰头土脸的余灵仙,林文君心情大好:
“听说你被人追杀了一年有余,真是可喜可贺……”
“换你是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余灵仙心中气恼,却也不愿在此和她们争论,沉声道:“还是换处地方吧,此处不是说话之处。”
林素荣两人对视一眼,也没反驳,嘲讽归嘲讽,她们此番要做的事,多个人帮衬总归是好的。
“回总舵吧,这几日舵中无甚人,倒也适合交谈。”
林素荣提议。
“……换处别的地吧。”余灵仙下意识的环顾四周,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她。
“呵呵!”
见此,林文君直接嘲笑:“余师妹真被吓到了?”
“那人,非同小可。”
余灵仙面无表情。
“不来也就罢了,来了,正好擒下来!听说那杨狱手里有道果,正好瞧上一瞧!”
林素荣轻弹手指,转身离开。
余灵仙微微犹豫,还是跟了上去。
不过,林素荣话说的很慢,却也并未带两人前往总舵,而是就近寻了处据点进去,这是一座建立于城外的庄园。
“呼!”
直至此时,余灵仙方才松了口气,心中稍松。
足月的追逃,哪怕有丹药进补,她也着实是筋疲力竭了。
“前几日,老母有法旨传来,要我召集三州高手……”
林素荣瞥了一眼余灵仙:
“可惜,青州怕不是只有你一人了,齐龙生貌似早死了……”
余灵仙心中发堵,却也发作不得,只得顾左右而言他:
“老母法旨何在?”
“法旨自然是阅后即焚。”
见余灵仙如此不符合往常的神色,林素荣心中反而越发好奇了,她的印象中,这位师妹可从未如果柔弱过。
当即就问道:
“那杨狱到底武功多高,能将你吓成如此模样?听说他曾接下魏正先双掌,莫非已是熔铸百经的宗师?”
林文君也饶有兴趣的托腮听着。
因怜生教在青州的据点几乎全毁,对于青州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她们也知之甚少。
“宗师……”
余灵仙顿了一顿,神情复杂:
“他尚未炼成气血熔炉……”
“什么?”
两女对视,皆瞧出彼此的惊愕与怀疑:
“那他有何本事,能将你追杀到如此境地?”
不怪她们两人不信,事实上若非亲身经历,余灵仙自己都不信。
她们二十七人,是从无数人中挑选出来,天赋最佳的女婴,用尽诸般宝药栽培,且得老母亲自传功的。
放眼天下,也足可道一声天赋一流。
裕凤仙也就罢了,此人疑似出身张家,更悟出了不败天罡,余灵仙不敌也就罢了。
还有人能以同阶之身,将其追杀到如此惨淡的境地?
“他……”
余灵仙张口欲言,突的升起警兆,熟悉的声音又自飘忽而来。
“圣女这是要借杨某之手铲除异己吗?”
音随风落,人也至。
杨狱立于堂屋之前,环顾屋内三女,神情微妙:
“也不是不行,不过,得加钱!”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界第一因》-第341章 白山黑水青州地讀書

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不败天罡?
循着魏正先的目光看去,就见得白鹤腾空,振翅高飞,裕凤仙还是有些迷糊,旋即清醒: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道果炼化,神通入魂,更借此推动真罡蜕变,气血攀升演化熔炉,哪怕她的武学造诣极高,也足足耗费了数日之久。
可这也才数日而已!
即便太祖重生,也绝无可能在短短几日将青龙真罡推至大成并以此练成不败天罡吧?
“原来是大小姐的手笔……”
从她错愕而不是震怒的表情中,魏正先看出了什么,之前一瞬,他是有把握留下杨狱的。
哪怕是被裕凤仙打岔,他也有把握乘苍鹰追击而上,可惜……
他缓缓回头,就见得山林之中有着金光闪烁,飘扬的灰尘之中,两尊气息霸道的身影缓缓凝实,并锁定了自己。
“撒豆成兵……老大人,您到底信我不过。”
魏正先的眼底泛起一抹黯然,旋即落下断崖。
他的存在,无人能够忽视,哪怕是缓步退走的沧海大剑师,也始终留着八分注意力在这位身上。
不过,出乎意料,魏正先并未理会他,也不曾看掷出金珠的丘斩鱼一眼,而是向着山林所在的两尊金甲身影。
他的面上闪过回忆,继而单膝下跪,抱拳躬身:
“末将魏正先,叩见赵王爷!”
呼!
吐气如雷,字字铿锵。
然而但凡见得此幕,听得此话者,心中无不一颤。
仅凭一道残影就让魏正先甘心下跪者,大明、乃至于天下仅有一人,那便是西府赵王张玄霸!
见此,丘斩鱼方才如蒙大赦般松了口气,心知杨狱此危解了,同时又震惊于杨狱竟然能在这位手下全身而退……
沙沙沙~
金甲人缓步走出山林,面无表情的环顾四野,最后落于缓缓起身的魏正先身上。
后者左脚后退一步,右掌前迎:
“末将,得罪了。”
……
……
“这便是大宗师吗?”
赤眸白鹤背上,杨狱脸色微白。
他熔炼入体得亏空谷石太少,魏正先认真的那一掌,就超过了芥子空间所能容纳的极限,是以,最后他生生吃下了大半冲击。
饶是不败天罡初成,体魄也受了不小的冲击,皮膜刺痛,筋骨断折,内脏移位出血,甚至经络都紊乱成一团乱麻。
“不愧是青州第一人,即便我凝成熔炉,也无法与之抗衡……”
望着渐远的平独山,杨狱喃喃。
不算别有目的的魏正先,与流积山幻境中全然无法交手的张玄霸,魏正先算是他真正较量过的最强对手。
这位曾经天赋第一,甚至引得张玄霸亲自邀请加入玄甲精骑的天才,在数十年后的如今,已然是真真正正的青州第一人。
甚至于整个龙渊道,也只有寥寥几人有资格与他相提并论。
“以裕指挥使的地位足可庇护老丘了,可惜,浪费了两枚‘金珠’……”
丘斩鱼的到来,他自然知晓,可惜,这位大将军或许无心杀他,但自己若流连不去,就说不定了。
是以,他也无法与丘斩鱼、裕凤仙等人告别。
呼!
一口浊气吐出,驱使活死人上前遮挡气流,杨狱盘膝鹤背,静坐调息,呼吸声自急促变得轻缓、悠长。
他的身上散发着巨大的热量,炙烤之下,大黑狗早躲到了活死人的背后吐着舌头。
“不败天罡。”
杨狱自语,心中却是浮现着得自幻境的‘金刚不坏身’。
那门达摩手书、慧定批注的书卷,其价值颇过,不至有着后者的修炼心得,更有前者对于真罡、熔炉乃至于之后境界的批语。
自大佛山到拦江城的半年里,他沉浸修行,不至将金刚不坏身、佛陀掷象两门神功修到一定境界,更梳理着自己的武道。
其中,真罡是重中之重。
作为武圣四步的第一步,真罡的抉择关乎到之后的熔炉、百经、百窍,更决定了其人是否有资格立于武圣门前。
杨狱深知其重要,故也极为慎重。
半年里,他接连炼化了七八件食材,感悟着前人修持真罡的经验,已将青龙真罡推演到大成的地步。
当然,这其中与其熔炼玄石、修持金刚不坏身也有着不小的关系。
吞吐真罡入体,其本身是个危险的水磨功夫,想要加快这个速度,强大的体魄与足够的丹药必不可少。
为此,他的换血大丹消耗到只剩了一枚。
可即便如此,他对于这门不败天罡仍是不得门径,哪怕他服下人元大丹,将自己气血一举推动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也并无改变。
直到魏正先的出现,他方才明悟,他之前所思所想,出了岔子。
这门不败天罡,功如其名,可追寻的并非是武道碰撞的输赢胜败,而是心灵。
这一点,却正契合了达摩所言‘金刚心’。
不同的是,一者求的是‘不坏’,一者求的是‘不败’。
正因隐隐间明悟到了这点,他才不曾立即抽身,而是选择迎战魏正先,自其中寻觅‘不败’的契机。
“以不败天罡熔炼气血熔炉,方才可铸就武圣之基。不过,真罡是否可以进一步的夯实……”
感受着体内稀薄却如金石般凝练的真罡,杨狱心神平静,任由杂念翻飞。
修成不败天罡自然不是一夕之间的事情,可此门天罡最难之处就在于悟出,此门槛踏出,大成说不上水到渠成,却也不再有难以逾越的关卡。
因为他所学的这门真罡,究其根本乃是通过暴食之鼎炼化的食材所得,其与自身体质的契合,或许还要超过这门武功的创始人,张元烛。
相比之下,金刚不坏身与佛陀掷象就差了不少,进境在他的诸般武学之中,算是倒数一二。
滴答!
这时,杨狱听到异响,睁开眼,才发现是活死人身上正在淌血,龙血。
为了应对魏正先,在之前的几天里,他就转移了芥子空间中的龙血。
“是龙渊剑……”
杨狱心念一动,唤来活死人,将其携带的龙血收入芥子空间。
一头身怀道果的老蛟之血,放眼天下也是顶尖的炼药之材,他此时别无进项,这东西自然要珍而重之。
可活死人靠近,他又闻到一股浓烈的恶臭,这才发现,活死人的伤势。
龙渊剑意伤人伤己,他诛杀那老龙执念之时,未免重创以镇邪印转移了过半伤害,活死人伤势极重。
加之原本就没养好的伤势,此时已不可抑了。
取出伤药为活死人敷上,又喂其服下丹药,杨狱方才催使通幽,重新为其命数加持,重燃血气。
孤身一人行走江湖多少是有危险,毕竟哪怕是此时的他,也无法不眠不休,若是栖身荒野,自然就需要有人护法。
是以,哪怕活死人要消耗大量丹药与命数,杨狱还是留下了他。
毕竟,除了护法、探秘之用外,这活死人还能为他承受神通的反噬,或者他人针对魂灵的神通伤害。
“汪汪!”
瞧见丹药,大黑狗垂涎三尺,接连又喂了几枚,杨狱又去摸,这一摸,却摸了空。
这才惊觉,自己身上除了两枚换血大丹,就只有一些伤药了。
除此之外,便是益气补血丹,也都在‘达摩伏龙幻境’中吃了一干净……
“得去寻些药材丹药了……”
杨狱心中自语着,一指却按在了眉心,念动之间,依自己搜集的气息为凭,催动了千里锁魂:
“余灵仙!”
誰 家 mm
……
……
轰隆!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滚滚灰尘如潮水般淹没了整座山林,大片的树木枯干伴随着积雪抛飞。
观战的众人纷纷看去,想要看一看战况如何,可惜等到烟尘尽散,已无魏正先的身影了。
只有裕凤仙隐隐瞧见他的背影,但她心中正自烦闷,也没心思去理会其他人的去留了。
“怎么会,怎么会呢?”
余凉看的欲言又止,却还是默默退下,唤来苍鹰,就要去追自家大将军。
苍鹰展翅,其速快绝。
未多久,余凉就瞧见了雪原上的魏正先,以及,另一个着道袍的老者。
“嗯?那道人是……”
余凉瞧着那人,心头一震,忙催苍鹰高起,避开了雪原,转了一转,飞向他处去了。
“这是当年那头苍鹰留下的子嗣?”
望着振翅远走的苍鹰,林道人略带回忆道。
“四十年,仅留下两只,一只送去了龙渊王府。”
魏正先负手而立。
硬接了金甲人的两拳,哪怕是他,也有些狼狈,气息、血气都有些不稳。
“两式霸拳,都让你接下了,你这进步,真真惊人。”
林道人看向他。
“王爷固然盖世无双,可神通拓印受限于神通主人的武道修持,若相差这许多也接不下,魏某人这些年,也就白修了……”
“再者说了,林道兄天赋胜我十倍,早二十年就有人说你叩开了武圣之门……”
魏正先轻吐浊气,望向道人,眼神中带着探究:
“你这些年,去了哪里?”
“疗伤。”
林道人很坦然。
闻言,魏正先不禁挑眉:“疗伤疗了近二十年?谁有如此手段,能伤你至此?”
面前这道人,是青州少有的令他重视之人,其年岁比自己稍小,功行却不差,非但不差,更有着奇诡的道术、神通。
哪怕是此时的自己,都不敢轻视分毫。
这样的人,天下能伤他的,只怕只有那些位了……
“天下能伤我的,只那么几人罢了……”
林道人似有忌讳,避而不谈,转而道:
“贫道的来意,你已尽知,不知意下如何?”
“魏某何许人,他人不知,你莫非也不知,何必废言?”
魏正先眸光幽沉,语气冷淡:
“反倒是你,明知无用功,还来劝我……”
林道人淡淡道:
“多年前,我冒绝险深入一处险地,于那里,受了这毕生难愈之伤,算上疗伤的十多年,当去了甲子寿元……”
“甲子寿元?”
魏正先眸光一震。
如他们这般境界之人,早已知内而见外,静坐之时,即可感知冥冥之中的气机,亦可清晰把握到自己的寿数,精准到具体时刻。
以林道人如今的寿数,只怕是……
“不过,也因此,贫道窥见了大明的国运将崩……”
林道人背负单手,道袍随风而起:
“乱世风起处,正应白山黑水青州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