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第四百三十六章:冰雪世界中的追殺看書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曾易对于方向感,有些不擅长。
说直白一点,就是路痴。
但是,在这幽密的星斗大森林里,曾易认为这也是正常的事情。
毕竟,星斗大森林的面积很大,横跨天斗,星罗两大帝国,面积如此宽广的原始森林,里面又是枝繁叶茂,曾易相信,无论是谁在这种地方,都会迷失方向感。
要是有谁敢说自己清楚星斗大森林里的任何一个地方,知道每一条路线,曾易肯定不会相信,吹牛皮谁不会?
要是还继续坚持的话,那曾易只想和他当场对线。
所以这不是路痴不路痴的问题,宛若迷宫一样的原始森林,有时候甚至连自己走反了都不清楚。
而且,自己身处的地方,还是森林的深处地带。
在森林悠悠转荡了足有一个月的时间,曾易也是感到很无奈。
但这并不会对曾易造成什么困扰。
反正他也不急着出去,在这森林里待久一些也没有什么问题。
以现在的实力,曾易并不惧怕星斗大森林里的魂兽,因为没有几只魂兽能威胁到自己的性命安全。
当然,十万年魂兽可能会有危险,但曾易没事也不回去惹它们啊。
再说了,星斗大森林里的十万年魂兽就那几只,它们的智慧也不下于人类,也不太可能会对曾易进行追杀。
一个能跑,跑的得还特别快速,精通各种躲藏的手段,这样的目标,十万年魂兽就算是遇到了,它们也会很头疼。
美女老板的贴身保镖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在这幽密的森林里,很容易让人失去对时间流逝的感觉。
不知不觉中,曾易的魂力也提升到了五十四级的程度。
不过,曾易却发现了一丝的不对劲。
他感觉到,自己前行的方向,周围的温度开始逐渐变冷起来。
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到最后,附近的树木上已是覆盖上了一层白雪。
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大地似乎陷入的沉睡之中。
一切的生机,都被这冷冽的冰雪覆盖。
曾易站在这雪白的空间中,抬头望天,天空之上,有着无数细小的雪花飘落,就像是飞舞的雪精灵,这场景真是无比的美丽。
这是,真正的冰雪世界。
不过,这震感的双眼中,却流露出了一丝疑惑。
冬天到了?
曾易记得,自己初进星斗大森林的时候,是从星罗帝国进入的森林。
但是,星罗帝国所占这个斗罗大陆的面积,是属于南方,而天斗帝国占据着大陆板块的北方。
曾易在星罗帝国转悠了有一年的时间,似乎是因为处于大陆版块南部的原因,星罗帝国的大部分地区,即使是冬天,也很少下雪。
而眼前的场景,确实一副白雪皑皑,冰封雪飘的景色,很难想象这种场景会出现在星罗帝国。
那就是说,自己现在的位置,是天斗帝国?
不过这种冰天雪地的模样,应该是天斗帝国的最北部吧。
曾易心中猜想着。
自己能出现在天斗帝国的境内,曾易也不意外。
毕竟,星斗大森林横跨两大帝国,曾易又是乱走的,出现在那一个位置,都不会意外。
对于眼前的雪景,曾易也是非常的有兴趣,自己在斗罗大陆生活了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壮观的雪景。
而天斗帝国的最北部,曾易也听说过,那是一个神秘的冰雪世界,没有人知道,这冰雪世界的深处,会有着什么。
因为,探索的人,几乎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
也有人猜测,那冰雪世界的深处,有着十万年魂兽栖息,类似于星斗大森林的最中心地带。
曾易也有打算,要来着给地方探索。
毕竟自己的目标,除了修行之外,就是周游世界。
可以说,曾易除了是一个魂师之外,还是一个周游大陆的冒险者。
如此来带这个地方,不正好随了自己的心愿。
站在这被冰雪覆盖的冰封森林中,林中不断有着寒风吹过,发出的声音,更像是鬼嚎一般,听着不由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刺骨的寒风幽幽吹袭而过,即使是曾易,也感觉到了寒冷。
虽然可以用魂力来做到御寒,但是这样也是极为的消耗魂力。
而且,现在还是处于魂兽森林之中,随时都有可能受到魂兽的袭击。
属于冰雪世界中的魂兽,应该多数都有着冰属性,而且在这种环境恶劣的地方成长的魂兽,也更加的强大。
曾易也是不敢大意。
在风度和温度之间,曾易还是很快的就做出了选择。
储物手镯中拿出了一件毛皮大衣,穿在了身上。
曾易能从着冷冽,呼啸而过的寒风中听出,这里已经里出去,很近了。
向着寒风吹来的方向,曾易迈步,缓缓走去。
奇怪的是,在那覆盖了厚厚一层的白雪的地面上,却没有留下一丝的脚步痕迹。
这让人感觉,他就像是在这环境光线有些幽暗的冰封森林中,一个游荡的幽灵。
当然,这对于能够精准控制力量和魂力的曾易来说,非常简单,比在水面上行走还要简单。
要知道,脚印,也是很多魂兽猎食的一个重要线索。
曾易这样做,也能躲避过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这宛若鬼哭般的寒风呼啸,这处幽暗的冰蓝色空间中,冰雪飞舞,凌乱。
雪下得越来越大,地面都树枝桠上的积雪,覆盖了一层有一层。
这冷冽冰寒的风中,也传来了一丝血腥的气味。
急促的奔跑声,离乱的呼吸声,还参杂着血腥的气味。
这漫天飞舞的大雪之下,银装素裹的大地之上,两队身影正在极速奔跑,追赶,在这幽暗的冰封森林中穿梭。
血腥的气味逐渐浓郁,那白色的地毯之上,也染上了血色。
“张叔!把我放下来吧!他们的目标是为我!不然大家都会死的!”
那位被一位身材壮硕,身穿这白银铠甲扛着的素衣少女,俏脸上已经是布满了泪痕,还有着悲伤。
神秘老公:老婆,不准逃
一支百人的护卫队,到现在,只剩下不到十人。
这样下去,大家都会死!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背叛。
不过,这位大叔仿佛却没有听到少女的话一般,依旧全力奔跑着,一脸络腮胡的脸上,满是坚毅之色。
只要进入了这冰封森林深处,那就有一线生机。
“公主殿下,您在说什么傻话?作为您的骑士,守护你的安全,这是我应尽的职责!”张叔看了肩膀上的公主一眼,眼眸中露出了慈祥之色。
“公主殿下,你一定要活下去!”
这时,他突然停了下来,把公主交给其他人。
“带着公主快走!老夫来挡住那些背叛者!”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团长!”其他人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团长,一副不可思议之色。
但是,他已经是做出了决心,双眸瞪得如铜铃一般,冷喝道:“快走!别忘了你们是一个骑士!更是一名军人!”
见团长已经有了赴死的决心,他们也不在说些什么,只能带着悲痛,眼含泪水。
他们知道,不这样,他们谁都跑不掉。
“我也要留下来!”
张叔看着这个年轻的骑士,一巴掌拍在她肩膀上。
“记住!一定要把公主带回王都!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请求!”
“快走!”
说完,他大吼一声,身体迸发出强悍的魂力,强大的力量把他们甩飞!
他转过身,一把宽大的重剑在手上显现,澎湃汹涌的魂力弥漫而出,瞬间震散了周围的冰雪。
那漫天飞舞的凌乱雪花之下,那高大的身影周围,闪亮着七个耀眼的魂环。
“父亲!”
“张叔!”
听着背后传来的两道悲切的呼喊,他那粗狂的脸上,展露出了决然的微笑。
而眼前,那些黑影,正在逐渐的接近。
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死,但这种时候,死亡的恐惧,他已经不在意了。
至少,作为一名臣,他尽到了责任。
作为,父亲,也做到了最大的努力。
一定要活下去啊!
若楠!
星际之银河战神 物雨
……

好看的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線上看-第四百三十五章:魂技,破刃!相伴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虽然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才组五十级的魂力突破到了五十三级的魂力,看起来修炼速度很慢很慢。
但毕竟是重修,这种速度,可以说是非常的快了。
这不仅仅改变了原来的修行方式,使得自己的魂力等级的提升,不在受魂环的限制,而且魂力纯度比原来的更加厚实。
这也是为什么曾易四个魂环也能升级到五十三级。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毕竟魂环是自己凝聚的,曾易想凝聚魂环就凝聚魂环。
当然,还是每十级才能凝聚一个魂环,不然武魂似乎承受不了。
总体来说,这几年的修行,曾易是非常的满意。
如今,不仅把实力恢复回来,还比之前更加强大,曾易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星斗大森林了,是时候出去,继续看看外面的世界。
恶魔少爷霸爱皇家公主宠儿
第二天清晨。
初阳之下的山谷间,还弥漫着氤氲,清脆悦耳的虫鸣鸟叫更是使得山谷显得无比的空灵,宛若仙境。
曾易看着眼前着高大的兽影,不禁微微一笑。
“大黑,把头低下来!”
大黑正是那只五万多年修为的荆棘破甲兽,因为在这山谷生活挺久的,曾易也不能一直叫它种族的名字来称呼,就随便给它起了一个外号称呼。
大黑也欣然接受了这个简简单单的称呼,而它的孩子,自然是叫小黑。
听了曾易的话,大黑那硕大的眼睛中闪过一抹人性化的疑惑,不过也没有多想,便趴下了身体,那有卡车头这么大的脑袋,放在了曾易的身前。
曾易看着这位一起生活了两年的朋友,不由伸出了手掌,在它那宽阔的脑门上摸了摸。
回想当初,自己可是差点要了它的命,没有想到现在竟然成为了朋友,还真是世事无常啊。
看着它,曾易心中不由感叹一声。
不过,曾易还真的得感谢大黑。
正是因为遇见了它,曾易才产生了动摇,从而走上了全新的修行之路。
自己现在的成功,大黑也有一份功劳啊。
“大黑,谢谢你这两年来的照顾了。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也要离开了。”曾易有些伤感的说道。
闻言,大黑低鸣了一声,似乎有着不舍之意。
曾易见它这般模样,不由笑了笑,“对了,我临走的时候,还有一件事要摆脱你。”
说着,曾易有些不好意思,然后把岚切抽离出来。
见到曾易抽出武器,望着那把闪烁着寒光的长刀,大黑心中不由一凉。
女人休想跑 季荭
他不会是想在打自己一顿吧?
实力恢复后的曾易,实力大增,即使是全盛状态的大黑,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最近这段时间里,曾易可没少把它当成陪练,为了验证自己的实力,给它一顿暴揍。
如今见到这把长刀,它总是止不住的心慌。
见到大黑的眼神中闪烁过一抹惊慌,曾易哈哈大笑,手掌抚摸着它的脑额,安抚道:“慌什么?我难道还能杀了你不成?”
“我只是想找你借点东西。”
说完,曾易的嘴上划起一抹坏笑,然后把岚切的刀柄口顶在了大黑着宽阔的脑门上。
曾易这行为,让大黑有些摸不着头脑,眨着大眼睛,疑惑的看着他。
感受着脑门上的一丝冰凉,刚开始还没有什么感觉,但下一刻,大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曾易手上的岚切开始放出光芒,光芒闪烁,像是在呼吸一般,似乎活了过来,刀柄口依附在大黑的额头上,像是在吸收什么。
这个异动,让大黑不由惊慌起来,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因为它没有感觉到危险,反而是有一股很温暖,祥和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里游荡,安抚着它的身体。
岚切刀柄与大黑接触的那一部分,开始有青色的光线蔓延,就像是电流一般,很快就遍布了大黑的整个身躯。
这个现象,足足持续了十分钟,大黑身上的青色光线才消退。
而这是,曾易也把岚切从大黑的脑门上放了下来,开始盘坐在地面上,闭着双眼,开始修行。
而岚切,就漂浮在曾易的身前,刀身闪烁着微光。
大黑虽然还搞不清楚这是什么回事,不过见曾易开始修炼,就与他拉开距离,然后在一边看着,帮他守卫护法。
强悍的魂力波动从曾易的身体里涌动而出,无形的风也围绕着他的身体选择,开始加速流转。
一个个魂环在他的身下显现,围绕着身体旋转,闪耀着银色的光辉。
然而,就在这一刻,周围的灵气开始往这曾易身前漂浮停留的岚切刀身上聚集,曾易身体里的魂力,也开始流入岚切刀身中。
岚切就像是一个无尽的深渊一般,疯狂的吞噬着周围的灵气与魂力。
曾易感觉到身体里的魂力不止,立刻释放了魂骨技储灵,把存留在左臂骨中的另一份魂力,注入岚切刀身中。
一直吸收了曾易的两份魂力,岚切也终于得到了满足,停止了吸收,刀身充溢着光芒,就像是吃饱了一样。
但还没有结束。
那环绕曾易身体的四个银色魂环,最上方,开始有魂力凝聚,隐约的组成环形。
最后,一个全新的银色魂环凝聚而成,一共五个银色的魂环,围绕着曾易的身体闪耀。
凝聚魂环完成!
曾易睁开了眼睛,看着漂浮在身上的五个银色魂环,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自己凝聚的魂环,看着就是顺眼。
虽然曾易现在的等级不受魂环的限制,这么看来,似乎魂环对曾易并没有意义。
但事情并不是这样。
魂环能够魂师带来一个特殊的魂技,而魂技的效果,基本取决去获得这个魂环的魂兽身上的能力。
魂技的效果,能使得魂师的战力就极大的提升。
或者说,魂师就是靠魂技来进行战斗,或者辅助的,没有了魂技,魂师战力就得不到多大的体现。
所以魂技对于魂师的重要程度,是不可忽略的。
而曾易能有现在的实力,魂技的提升也是不可忽略的存在。即使曾易有无双的剑术,但也不能忽略魂技给自己带来的提升。
技多不压身嘛。
但是,曾易自己凝聚的魂环,并不会附带一个魂技。
这样的话,哪怕修炼到了九十级封号斗罗,和同级的魂师相比,就会吃了魂技少的亏。
不过曾易倒是找到了一个可以解决的办法。
自己这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武魂岚切,自己终于发现了它有一个神奇的能力。
那就是复制魂兽的一种技能,让这个技能与魂环相结合。
所以,曾易在凝聚魂环之前,让岚切复制了大黑的一个能力,在凝聚魂环。
也就是俗称,借力量!
而自己的凝聚的第五个魂环,给自己带来的魂技,破刃,效果就是大黑,荆棘破甲兽的天赋能力。
破甲!
第五魂技,破刃!攻击附加百分之二十的破甲效果!
这个能力能让自己现在的战力又提升一大阶。
对于脆皮魂师,一道秒杀,战防御型魂师,更是多砍两刀的事情。
破甲技能配合自己一个极限攻击的剑士,那简直是完美!
而且,自己凝聚的魂环,吸收了自己两份魂力凝聚而成,真要和从魂兽身上获得的魂环相比。
怎么也得有个5~6万的修为的魂兽魂环相比。
刚到得到新魂技的曾易,不禁有些手痒痒,要是有人能和自己战斗一番,那就好了。
这个想法闪过,曾易不由抬起了头,看向那边的大黑。
大黑对视上了曾易的眼神,似乎读出了他的意思,不由感觉背后一凉,赶紧逃离了现场。
看着大黑落荒而逃的背影,曾易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算了……”
曾易没有去追,反而是在这个生活了两年的山谷中转了一圈。
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
离别总是徒留伤感,曾易把消耗的魂力恢复完全后,没有去找大黑和小黑,见它们一面,悄然了离开的这座山谷。
謝 齊 人家
……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第四百三十二章:再遇鑒賞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上次的强行突破,身体受到的创伤,也完全恢复如初。
基于变态的恢复能力,仅仅一个星期的时间,身上的伤势就自行恢复了。
毕竟作为穿越者,曾经有着系统外挂的存在(不到半个小时就跑了。)曾易表示,有一个比较突出的体质,也是非常正常的。
经过上一次的反思,曾易领悟到了,想要自凝魂环,显然是有些难以做到。
也就可能就是,自己现在已经是走上了通过猎杀魂兽获取魂环的这个修行方式了。现在半路上,又想自行凝聚魂环,这个是不是有些太过于理想化了?
就是武侠小说里,主角机缘巧合的得到了神级功夫,要转修的话,也要把之前的功法废掉,重新修炼。
这么一想的话,曾易似乎又觉得有希望了。
难道说,自己要废掉现在的魂力,重新修行?
但问题来了,怎么散去魂力境界,从头开始呢?曾易不太清楚。
而且,魂环才是最主要的问题啊!
曾易运起了身体的魂力,四个魂环,紫,紫,紫,黑,四个魂环还是显露在他的身体周围。
看着这几个魂环,曾易有些无奈。
三个千年,一个万年的魂环配置,一个魂宗就拥有如此变态的魂环配置,要是被外人看见了,真的是被惊掉大牙。
如今大陆上的风云人物,在魂师大赛上大放异彩的唐三,仅仅是第四魂环为万年级别,就令天下人为之震惊。
而曾易,不仅仅是第四魂环万年,剩下都魂环年限都是千年级别的,一个百年魂环都没有,这不更加的恐怖?
如果放弃现在的想法,继续坚持已走的道路,曾易也能够变得更强!
第五魂环是五万年级别,第六魂环可能是十万年级别的,第七魂环,第八,第九魂环,都有可能是十万年魂环!
一个封号斗罗,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惊世骇俗了!
但是曾易知道,这还远远不够!
和天命之子,唐三比起来,远远的不足!
虽然曾易目前的实力比唐三强,但是唐三可是双生武魂啊!
狂 帝
等他两个武魂同时修炼,为昊天锤附上魂环时,魂环的数量可比曾易多上一倍,魂力也更加的深厚。
曾易只是按部就班的修炼,最后,是肯定比不上拥有双生武魂的唐三的。
虽然说比不上唐三,也没有什么,毕竟自己和唐三又不是敌人。
但是,自己在史莱克七怪面前,一直是老大哥的形象,被他们所崇拜,仰慕。
到最后,实力还比不上唐三,那确实丢人了。
可能是好胜心在作怪吧,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穿越者,大致知道剧情走向的男人,还有着不错的外挂。
这些因素加起来,都已经决定踏上魂师这条路了,要是不能当一个最强,那未免也太失败了吧!
所以,和普通魂师一样按部就班的修炼,是不可能超越极限的。
想要变得更强,就要忍受非人磨练,做出超越常人难以想象的修行!
要散掉修为,重新开始修行的话,若是能创造出独特的修行方式,曾易会毫不犹豫的放弃自己这十几年,来之不易的修行,才得到的强大实力。
从头开始,不过是多修炼几年而已。
曾易不追求速度,就算跟不上主角团们之后的修行速度也不要紧。
毕竟麻烦事一大堆,他也不想参与。
要是能安稳的归隐修行,花个几十年又如何?等所有的事情结束后,自己在突然显身,惊艳众人,也是极好的。
更何况,系统给自己的唯一任务,就是百级成神。
只要成就神之境,曾易就能离开这个斗罗世界。
运气好一些的话,说不定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所以,别的事情不需要管,只要一心修行变强就行了!
万一,自己散掉修为后,身体废了,无法继续修炼,又怎么办?
一想要这个问题,曾易不禁皱起眉头。
算了,想这么多干什么?
自己又没有仇家,就算没有了实力,成为一个废人,那又如何?
凭借着魂师大赛赢了不少钱的曾易,手里的钱,足以自己安详的度过一生。
配合着自己的气质和颜值,就算自己是一个没有魂力的普通人,想要找一个实力强大的魂师当老婆,作为背后靠山,也是简简单单的。
所以,只要放手一搏就是了。
至于怎么做?
那就先得把身上着四个魂环给去掉。
一时间,曾易的脑海中,浮现了炸环两个字。
曾易记得,炸环,似乎是唐三他老爹,唐日…唐昊的一个自创技能。
似乎是接触魂环的限制,刺激身体的潜力,以此获得强大的力量。
曾易依稀的记得,原著里,唐三似乎用着这一招,以封号斗罗的实力,抗下了已经成为神明的千仞雪的攻击。
由此可见,炸环的恐怖力量。
当然,炸环,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曾易也能做到。
唐昊自创的这个魂技,不是因为他自创了炸魂环,而是把魂环炸掉后,那些流失的狂暴魂力,加以控制和利用,刺激身体,是潜能激发获得超越常理的力量。
但曾易不需要那些技巧。
他只需要把魂环弄没就行。
只是,这种危险的事情,不能在这里进行试验。
毕竟这是星斗大森林,要是自己没有了力量,恐怖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所以,还是先离开星斗大森林吧。”坐在地上的曾易灵光一闪,大手在腿上一拍,站了起来。
可是,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声魂兽的吼叫。
强横的气息传递而来,令曾易的身体都不由为之一颤。
感受到有魂兽正在向着自己待的地方过来,曾易不禁有些无奈。
“这都第几次了?怎么总有不长眼的魂兽想来袭击我?”
曾易待在星斗大森林深处地带,这里的魂兽多如牛毛,几乎每一天,自己都要被魂兽给袭击。
不过这一次,这只来找事的魂兽,让曾易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这不是一只简单的魂兽,实力最少有三万年以上的修为!
“该死!老子倒要看看,那只不长眼的魂兽敢在我的地盘上耍横!”
曾易咬牙暗骂一声,一手提着长刀,就往树洞外走去。
外面。
曾易抬着头,看着眼前的这一个巨大的兽影,嘴巴张得很大,眼眸中布满了震撼,还有吃惊之色。
这不正是自己大半年前,差点杀死的那只修为足有五万多年的荆棘破甲兽吗?
看到这只魂兽,曾易心中升起了退却之意。
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但是,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会是这只荆棘破甲兽的对手。
上次能打败它,是因为这只魂兽受了重伤。
面对全盛状态的它,曾易可没有自信。
看着这只魂兽,曾易心情不由紧张起来。
这大家伙,伤好了,想要来找我报仇吗?
目光再继续往下移,大荆棘破甲兽身边,还有站着一只小荆棘破甲兽。
看着那个小家伙,曾易心中暗恨。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好家伙,竟然不知道感恩,还恩将仇报!
知不知道你母亲养伤的这半年,是谁保护的你们母子二兽?
曾易心中大骂,但已经开始寻找着机会溜走。
他才不会傻乎乎的和这只魂兽战斗,自己的实力,要走,这只魂兽根本拦不下自己。
曾易看着这只万年荆棘破甲兽,它那足有半人大的眼眸,盯着自己,让曾易不由感觉到头皮发麻。
曾易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那…那个,看来你恢复的不错。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一步,再见!”
话语一落,曾易立刻就闪身消失在了原地,迅速的向后跑去。
吼~
一声吼叫声从背后传来。
这让曾易不由愣了一下。
他并没有从这一声兽吼中听出愤怒的情绪。
而且,也没有感受到魂兽针对自己的杀意。
这让曾易不由停下了脚步,转身望着那两只荆棘破甲兽。
难道,这两只魂兽,不是来找自己报仇的?
或者说,其实是来感谢自己守护它们的恩情?
……

超棒的言情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笔趣-第四百二十九章:修行之路閲讀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我见诡的那几年
必须要猎杀魂兽,获取魂环,才能变强么?
魂师,就没有办法通过自己的手段,变得更加的强大吗?
很早以前,想法就在曾易的内心中萌生。
如今,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曾易已经开始怀疑起来。
自己走的路,真的是正确的吗?
这样的自己,跟滥杀无辜的恶人有什么区别?
魂兽也是有灵智的,更别说是修为上万年的魂兽,即使比不上人类的智慧,但也是一种生灵。
它们生活在这片原始森林之中,享受着自然的恩惠。
但是,人类却为了一己私欲,为了变强,来到此地,把它们猎杀,获取这些生灵的力量。
甚至把它们当作畜牲来圈养。
但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高校超神系统 西文
人类对人类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异族,魂兽?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为了变强,就如掠夺,就去杀戮,甚至不需要理由。
曾易早就知道世界是这种样子的,他也无法改变。
他能做到的,只有改变自己。
他想要变强,也渴望着力量。但得到了力量,并不是想通过杀戮还获取的。
可是自己是魂师啊!
想要变强,就需要猎杀魂兽,获取它们身上的魂环,这样才能继续修行下去,继续变强,直到拥有保护自己的实力。
但自己的原则,从自己成为魂师的那一刻,就已经违背了!
这就是一个互相矛盾的问题,无法调节。
眸光有些空洞的看着那对魂兽,母亲和孩子,这一刻,曾易心中的信仰,似乎崩塌了,破碎得淋漓尽致。
“呵呵……”
曾易嘴角苦涩的一咧,笑了一声,似乎是在嘲讽自己。
他现在,已经无力再提起剑。
他找不到再次战斗的理由了。
那身为母亲的荆棘破甲兽悲伤的嘶鸣,眼角流下的清泪,还有那小魂兽想要保护母亲的倔强身影。
这已经无法让曾易直视。
“算了……”
曾易低着头,可悲的叹息一声,把刀刃收入鞘中,转身,向着山谷外离去。
星斗大森林的月夜,夜风在吹袭着,树叶枝桠,发着沙沙沙的摩擦声。
万物沉寂,森林里显得格外的幽静。
可是,在吹拂而过的夜风中,似乎带着一股迷茫之意。
曾易坐在巨木的树干之上,背靠着宽大的树干,抬着头,视线透过茂密的枝叶,望着天上的那轮皎洁的明月。
聖 皇
眼眸中,透露着迷茫之色。
“自己究竟是来干什么呢?”
背靠着树,曾易自言自语的问自己。
进入星斗大森林,不就是为了变强的么?
对于每一位魂师来说,每一次进入魂兽森林,都应该感到高兴还有兴奋。
因为进入魂兽森林,就代表着他们要获得新的魂环了,变得更加强大。
曾易也是怀着这样的心情进入星斗大森林的。
但现在,他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
只感觉到,无尽的迷茫!
成为魂师,就要掠夺?就要去杀害其他的生命,哪怕是无冤无仇?
可笑!
既然是这样,自己为什么要成为魂师?
曾易有些搞不清楚了。
他是第一次感觉到,大陆上人人敬仰的魂师这个职业,是多么的可笑!
哪怕魂师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力量!
在这个世界,人人都有武魂,在武魂觉醒的时候,只要体内诞生了魂力,就能够修炼,成为魂师。
每提升十级的魂力,就需要魂环,才能继续修炼到下一个境界。
而魂环,只能魂兽身上获取。
如果一个人能修行到封号斗罗境界,那他就要杀九只魂兽!
这个修行方式,让曾易觉得可笑,人类自己想要修行变强,关键一点竟然要在魂兽身上。
试着想一下,如果这种修行方式一直继续下去,那千万年后,魂兽不得被人类灭绝?没有了魂兽,那魂师这个职业,就不服存在。
而反观,魂兽却不需要依靠别人,能自己修行,通过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在体内进行淬炼,或者吸收天才地宝,天地灵物,修行到媲美人类魂师中的封号斗罗境界。
也就是十万年魂兽!
而且,十万年魂兽还可以化形成人,转生修行。
哪怕是从头开始,也能自行凝聚魂环,不需要猎杀魂兽获取魂环。
依靠自己的修行方式,就能变强。
这样一对比,人类魂师,就显得无比的可笑!
甚至是可悲!
当然,猎杀魂兽并不是获得魂环的唯一途径。
还有一种方法可以获得魂环,就是神袛传承之地,通过神明设下的试炼,获得魂环。
这种魂环属于神赐魂环。
但问题是,还是要依靠别的力量,才能变强。
这样的修行方式,真的合适自己吗?
曾易在心中自问。
魂师,真的无法自己凝聚魂环吗?
或者,就一定需要魂环吗?没有魂环,就不能修行?
魂力真的就一辈子卡在这里?无法增进?
曾易现在就疑惑,到底是那个傻逼,创造出了魂师如今的修行方式?难道他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还是因为这样的修行方式,比较简单,就一直传承了下来。
确实,通过掠夺别人的力量,掠夺魂兽的力量来增强自己,这种修行方式简单多了。
创下这种修行方式的魂师,也是一个天才。
可是,这种修行方式真的值得继续下去?
这个大陆上,有人能通过这种修行方式,突破一百级,成为神明吗?
曾易似乎记得,原著里,想要修行成为神明,就得继承别的神明的神位。
神界里的神明,就是这样一代一代的更换的。
像唐三,千仞雪,比比东这几人,都是继承了已经存在的神明之位。
之后的其他史莱克几个人,也是在大陆上寻找各种神明的传承之地,成就神位。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那些原本存在的神明,会放弃自己的神位?
难道说,神位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束缚?
这样一想,曾易更加的疑惑了。
现在想想,自己当初立下的誓言,要自立成神,这似乎并不是可笑的话。
或许这才是正确的修行道路。
当然,这其中的难度,艰辛,也会成倍的增长。
不过,这才有挑战性不是吗?
曾易抽出了岚切,眸光在刀身上注视着,手掌抚摸着冰寒的刀刃。
“你也不希望通过掠夺生命来变强吧!”
铮~
这一刻,岚切似乎听懂了曾易的话一样,闪烁了一下亮光,锋利的刀身在颤鸣着,似乎在回应曾易的话。
这一刻,曾易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迷茫的眼神,此刻变得无比的坚定。
放弃现在的修行方式,走出全新的修行道路!
这个疯狂的想法,在曾易的心中冒起,开始萌生发芽。
在外人看来,这似乎是一个疯狂,又或者是愚蠢的想法。
但是,对于曾易来说,似乎有着一切可能。
因为,他的灵魂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本质有着区别。
而且,曾易还有着御风剑诀这一门功法。
曾易的武魂叫岚切,并不是因为它有着御风的能力,它只是一把很普通,但有神秘的长刀。
御风的能力,是在这门剑诀上获得的,那是属于曾易自身的能力!
曾易之所以能如此强,远超同级魂师的强大,这门功夫也有着决定性的因素。
雄厚的魂力,不是同级魂师能比的。
所以,曾易有信心,哪怕不猎杀魂兽获取魂环,也能变得更加强大!
一年不行,那就十年!
十年不行,那就百年!
一定要打破枷锁,
登峰造极!
决心定下,这一刻,曾易内心变得通明起来,似乎一切都豁然开朗。
萌芽开始种下,开始生根发芽,等待着破土而出的那一刻。
……

gp7wb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第四百一十六章:抉擇推薦-z4h9d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
“教皇大人,既然事情已经结束,那我等就先行告退了,呵呵……”
再次观看这次魂师大赛决赛的观众,有着大陆上各大势力的人。比如,除去昊天宗的其他两位上三宗,两大帝国的皇室代表,下四门的势力代表,还有着各地优秀强大的高级魂师学院的代表等等。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一届的魂师大赛,竟然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令人没有想到啊。
亲眼目睹了武魂殿吃瘪的场面,虽然有些人心中很是快意,但是这个情况,还是不要多待了,以免再出现什么意外,伤及自身。
蒼天有淚之愛恨千千萬 瓊瑤
“诸位,何必着急离场,本皇还有着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像大家宣布呢!”比比东眸光冷冽的盯着那些申请离场的人,嘴角上扬,勾起一抹美艳的笑意。
闻言,在场的所有人,心情都不由一沉。
曾易也是身体一个激灵,这终于要轮到自己身上了。
该来了,还是躲不掉啊!
“曾易,怎么你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啊?”
宁荣荣发现了曾易的异样,站在他身前,皱着眉头目光紧紧的盯着曾易。
“呵呵,只是刚才的战斗,魂力消耗有些大而已。”曾易讪笑一声。
看着曾易这副模样,朱竹清不由皱起了眉头,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高台之上,比比东手持宝石权杖,站立着身姿尽显风华,威严的气势弥漫全场,震慑住再场的所有魂师。
即使刚才武魂殿在昊天斗罗那里吃了一些小亏,但是,武魂殿的威严和强大,也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
护花邪少
该给予的尊重,还是要给的。
“刚才发生的一些意外,倒是让诸位受惊,不过还好,魂师大赛的决赛还是顺利完成了,本皇再次恭贺史莱克战队,夺得这次魂师大赛的冠军!”
堇色華年
比比东威严的声音在空间中传荡,所有人都很是诧异,有些不明白,这位教皇大人,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这个女人究竟想干什么?”
柳二龙站在玉小刚的身边,望着上方的比比东,嘴里小声的嘀咕着。
望着比比东,玉小刚想起了什么,不禁叹了一口气。
“或许,这个大陆的天,要开始变了……”
比比东眸光看着在场的众人,嘴角划起了一道意味深长的弧度,“既然诸位今天都在场,本皇就趁着这个机会,与诸位说明,省的到时候,还得一一的邀请诸位。”
“娜儿,上来!”
听到老师的吩咐,胡列娜开始迈起了脚步,一步一步的迈着台阶,向着高台上前去。
这时,胡列娜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衣着整齐,高贵,端庄优雅,尽显武魂殿圣女之风采。
很快,胡列娜就站在了自己老师的身后。
“曾易,你在等什么?”比比东眸光凝视着下方的曾易,冷冷说道。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曾易的身上。
“曾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宁荣荣眼睛睁得很大,望着曾易,脸色已经是变成煞白起来,连说话都开始不自然了。
看了一眼上方的那位武魂殿圣女,还有曾易,她似乎想要了什么,但她不希望这是真的。
朱竹清也站在了曾易的身前,眸光望着这个低着头颅的男人,眼中那平淡之色不复存在,已经出现了惊慌的波澜。
農門辣妻
“这……是真的吗……”
霸道王妃,請看招! 千層雪
面对两人的质问,曾易沉默不语。
见曾易这样,朱竹清紧咬着嘴唇,双拳紧紧握着,手臂在微微颤抖着。
曾易抬起来头,目光看着高台之上,与教皇比比东对视着,脸上浮现出一抹苦涩的笑。、
这个结果,他早已经有预料,从做出那个决定时,就已经没有了退路。
冷凰天下 紫夜霜影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怕的。
这都不是自己要选择的么?
那些年的酸
曾易迈起了脚步,向前走去。
朱竹清和宁荣荣愣再原地,看着曾易走来,眼眸中一副不可置信之色,还带着一抹绝望。
就在擦肩而过之际,曾易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一只柔滑温暖的手给紧紧的抓住。
曾易脚步不由一顿,低头看去,见朱竹清紧紧抓住自己的手腕,他甚至能感觉到她手掌传来的颤抖。
“不要走……”
朱竹清低着头,嘴里低喃着,声音很小,很低,但还是传到了曾易的耳中。
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落而下,滴落在地面上。
滴答~
看着她,曾易愣住了。
自己从未见过她竟然会露出这种状态,就像是失去了心爱之物的小孩,无助的哭泣。
曾易微微一笑,伸手在她那乌黑顺滑的长发上摸了摸。
“抱歉……”
这句话在她耳边响起,抓着他的手也不由一空,她惊慌的抬起了头,却发现,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自己身前。
再次望去,曾易已经出现在那高台之上,和胡列娜并列站着。
豪門崛起:重生千金是學霸 暮煙畫樓
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到胡列娜和曾易两人身上。
一边是武魂殿的圣女,另一边则是七宝琉璃宗的弟子,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不妙。
“本皇左侧这位,相比诸位也应该知道,她乃本皇的亲传弟子,我武魂殿的圣女,胡列娜。而本皇右侧这位少年,大家或许有些陌生,让就本皇给大家介绍一下。
他乃七宝琉璃宗,剑斗罗长老的亲传弟子,曾易!虽然他没有参加这次的魂师大赛,但是,他恐怖的天赋,还有强大的实力,这届大赛的任何一位魂师,都不是其的对手!”
听了教皇比比东的介绍,众人一片哗然,他们没有想到,那位实力强大的剑斗罗,竟然还有着这么一位弟子。
比比东又继续说道:“想必诸位都已经有所预料,没错!两位都是天赋异禀的天才魂师,更是才情绝艳的少年少女,两人的相遇,更像是命中注定一般,彼此都产生了对对方好感,爱慕。所以,我武魂殿与七宝琉璃宗,都非常赞同这一份珍贵的姻缘。
所以,本皇将会在一个月后,在武魂城,为我武魂殿的圣女,还有七宝琉璃宗的曾易,二人举行订婚大宴。希望到时候,诸位能过来捧捧场,凑个热闹,为这对天作之合献上祝福。”
她这话一出,让所有人心中都无比的震撼,宛若惊涛骇浪一般,席卷全场,震撼心神。
武魂殿与七宝琉璃宗联姻!
这可是能让整个大陆都为之地震的大事啊!
本来,光是一个武魂殿,就能令两大帝国,还有众多势力忌惮。可如今,武魂殿之下的第一宗门,七宝琉璃宗在加入了武魂殿这一方,那整个大陆,将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能抵挡这个联盟的脚步,还有野心!
“诸位意下如何?”比比东微眯着眼眸,威严的目光审视着所有人。
“呵呵,当然,当然要来!如此喜庆之事,若能过来,亲眼见证两位天才魂师,未来的封号斗罗相结合,此乃人生一大幸事啊!”
“哈哈哈,那是,那是!”
“我们等在此,就先提前恭喜教皇大人!恭喜宁宗主!恭喜圣女殿下,剑斗罗高徒曾易,两位喜结良缘,真乃天作之合啊!”
……
原本就站在武魂殿这一方的势力,脸上那是喜色满溢,而站在武魂殿对立面的,比如两大帝国,还有诸多中立势力,虽然脸上带着微笑,但是心中,那是一片苦涩,恐慌。
特别是天斗帝国,他们本来是和七宝琉璃宗联盟的,但如今,七宝琉璃宗这么一搞,简直是在他们身后插上一刀,这被盟友背叛的滋味,可是难受无比。
“果然是这样。”
戴沐白看着高台之上的曾易,听了教皇刚才的话,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
再看看身边的朱竹清和宁荣荣两人,她们两人已经是被这个消息给惊愕得呆在了原地,连眼眸都失去了光泽,变得空洞无神,似乎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
他似乎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
“武魂殿和七宝琉璃宗联姻,这天,要变了啊~”戴沐白不禁感叹一声,作为星罗帝国皇子的他,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一刻,他瞬间觉得,那个皇太子之位,变得无比的危险起来。
观众区域,千仞雪坐在某处,眸光看高台上的曾易和胡列娜两人,放在腿上的手,不禁握紧成拳,紧咬着牙关,眼眸中满是不甘之色。
“什么狗屁命中注定,天作之合?不过是你达成目的的棋子罢了,真是可笑!”
千仞雪看着那位风姿卓越的教皇比比东,嘴角上扬,划起一抹不屑之色。
咔~
她站了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高台之上,脸上没有一丝情绪的曾易,转过身,金发飘扬,离开了此地。
就在她离开的那一刻,她坐的那张座椅,已瞬间化成了湮粉,散落一地。
……